在他们离开许久后。

  一辆钢铁猛兽行驶而来,停在倒地的力量型丧尸面前,久久未能发动。

  几位幸存者待在车内,看着外面的丧尸尸体陷入深深的震惊中。

  徐泽阳惊道:“大姐,老茅,闻姐,你们看到没?”

  “看到了。”

  “没瞎。”

  “谁干的?”

  四位幸存者真的呆滞。

  开车的老茅道:“这是我们遇到的那头吗?”

  徐泽阳摇头道:“不是,我们遭遇的那头丧尸,腿部被我射中一箭,应该会有伤口,但这头丧尸没有。”

  被称呼为闻姐的男子叫闻杰,他有些不敢置信,“我就想知道,到底是谁杀掉了这丧尸,看丧尸是脑袋被一击毙命,不像是枪械造成的,总感觉像是利器刺穿。”

  “不可能,你是想说有人跟这玩意单打独斗硬碰硬?”徐泽阳瞬间摇头道:“不可能,绝不可能。”

  这不会有人相信的。

  人类跟这种大块头丧尸对拼,想都不用想。

  他们对这种巨型丧尸最为熟悉,亲眼看到他的恐怖之处。

  先前有开着车的幸存者逃离,被这种丧尸拦截。

  双方碰撞,没有出现丧尸被汽车碾压成肉泥的画面,而是巨型丧尸将轿车掀翻,将幸存者从轿车里拉出撕咬的画面。

  这股力量的爆发,惊世骇俗,难以想象。

  他们对末世有更深层次的理解,没有想象中的那般简单,末世中还有更多他们所不知道的怪物。

  砰!

  砰!

  随着他们停留的时间过长,随着他们奔跑的丧尸追赶过来,围着钢铁猛兽不断拍打的,想要将钢铁猛兽撕碎,将里面鲜美的血肉拉出来狠狠的撕咬着。

  大姐头拍着老茅的后座,“开车,走吧。”

  “好咧。”老茅一脚踩着油门,马力很足,拦在车前的丧尸直接被卷入车底,碾压成肉饼,粘稠的液体洒落的满地都是。

  别看他们有这样的钢铁猛兽。

  要是遇到巨型丧尸,未必能撑得住。

  阳光小区。

  保安室。

  林凡悠哉的背靠着椅子,看着墙壁上的时钟。

  1040。

  忙碌到现在,稍微歇一歇是很正常的事情。

  “休息二十分钟,十一点回家做饭。”

  林凡规划着,上班等待下班是很正常的事情,想到早上干那么多活,稍微歇会是很正常的事情。

  随手拿起桌上的日记,里面有内容。

  ‘我是一名保安,上班为了下班,工资只够早餐,爱吃小熊饼干。’

  看着内容。

  “真是多才多艺的前任保安,就是不太敬业。”

  十一点到。

  起身,拍着衣服,整理好,离开保安室。

  随着他离开没多久。

  一辆钢铁猛兽路过这边的小区。

  “有点干净的街道,像是被人清理过一样。”老茅开着车,透过车窗看着外面的情况。

  徐泽阳道:“你们看,这扇铁门有被改装过,我想里面应该有幸存者。”

  大姐头道:“先别管,如今末世,是人是鬼我们难以分辨,小心为妙,在非必要的时候,尽量少接触。”

  闻姐想到先前遇到的幸存者,很恐怖,一个小男孩假装无辜的幸存者,需要救助,在末世的情况下,他们的善心依旧还在,容易被迷惑,谁能想到那小男孩子露出奸诈的笑容,竟然用匕首刺向他,幸好大姐头反应的快,一脚将小男孩踢开,快速离开,否则后果不堪设想。

  704室。

  林凡淘米煮饭,动作娴熟,曾经就独自生活的他能够很好的照顾自己。

  等待米饭煮熟的期间。

  他拿着书来到阳台,翘着二郎腿,遨游在书中的世界。

  随着米饭的香味飘来。

  他来到厨房做菜。

  小葱跑蛋。

  蛋花汤,只有蛋的那种汤。

  一碗米饭,一菜,一汤。

  生活就是这般的简单,看似并不丰富的饭菜,凝聚着他所有的厨艺。

  要不是手机没有信号,他真想拍照发朋友圈,配文:

  “大伙,你们吃过了吗?”

  按照以前的情况。

  他能想象得到,会是什么样的评论,可能会出现以下的评论……

  赞!赞!赞!

  居家好男人!

  看着就很有食欲!

  想到这里,细嚼慢咽的林凡嘴角浮现微笑。

  和平的时候,大伙都很友好的。

  唯一让他没有把握的就是那位秋刀斩鱼,他可能会发曾经发过的话,类似吃尼玛这种的吧。

  真的是素质贼低啊。

  想着,想着,这家伙也许过的真比自己要好。

  吃饭就吃饭。

  脑海里没有想那些复杂的事情。

  毕竟吃饭是一件很神圣的事情,需要放空大脑,享受着饭菜的香味,让味蕾得到完美的体验。

  用餐结束,就是清洗碗筷,这必须做,很多人都喜欢将中午的碗筷留到晚上清洗,这种习惯并不好,当时的事情,就该当时搞定,这样才能有序安排接下来的事情。

  咚咚!

  敲门声响起。

  开门。

  “小颜,你有事吗?”

  他本想称呼对方为颜姑娘,可是人家跟他提前说过,可以称呼为妮妮或者小颜。

  当然妮妮的称呼不适合。

  阳光小区已经有菲菲,婷婷,萌萌,久久,再加一个妮妮,真的感觉怪怪的。

  站在门口的颜妮妮精神恢复的很好,颜值又达到巅峰,身材方面很奈斯,穿着牛仔裤的她,有种说不出的魅力。

  “凡哥,我能进来说嘛?”颜妮妮脸蛋微红,像是有难之隐。

  “可以。”林凡侧身,让开过道,让她进来,“你是第二位年轻女性到我家里,第一位是我的邻居,但她被我砍死了。”

  刚踏入屋内的颜妮妮,听闻此话,面色一惊,明显被吓到。

  “凡哥,你说话真有意思。”颜妮妮笑道。

  她才不相信凡哥会干出这样的事情。

  别看认识的时间不长,但颜妮妮能感受得到,凡哥的内心很火热,是一位拥有热心肠的好人。

  林凡面带微笑,没有解释,有的事情说出来不好,越解释越迷糊,既然对方认为我说话真有意思,那就当做是有意思好了。

  客厅,沙发。

  林凡端来茶水,客人进屋,没有什么好东西招待,基础的热水还是有的,随后坐在一旁跟颜妮妮拉开一些安全距离。

  “小颜,是不是有什么事情?”林凡问着。

  刚吃过中饭就来找自己,应该不是闲聊,看她的神色就能看的出来。当然就算是闲聊,他也有耐心随意的聊一聊。

  毕竟末世的情况下,除了自己,别的人好像都有些压抑,在精神方面或多或少有点问题。

  想着,自己要不要去图书馆租一本心理学方面的书籍看看,等稍微学有所成的时候,开办心理辅导课程,或许也能赚一笔兼职的费用补贴家用。

  颜妮妮害羞道:“凡哥,能不能帮我买点东西,那个我亲戚来了。”

  “亲戚……”林凡稍微愣神,陡然,瞬间反应过来,“哦哦,明白,我知道,倒是忘记购买这些物资了,需要什么款式跟牌子?”

  他又不是傻子,听到这里,哪能不明白,女性始终烦恼着姨妈的到来,流血,肚疼,在末世中的确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。

  “随……随便就可以。”颜妮妮没想到凡哥问的如此直白,虽说这不是什么不好意思的事情,可是她跟凡哥的关系也就相识两天,这样说的太直接,总感觉哪里怪怪的。

  林凡道:“这是贴身东西,随意肯定不能太随意,舒服是最重要的,要是不舒服就一点意思都没有了,我见过曾经同事用过,好像用的是苏菲,你看苏菲行吗?”

  “行。”颜妮妮点头。

  “那好,放心吧,我下午要出去一趟,到时候给你带回来。”

  林凡想到李姐跟杨慧的情况,肯定也需要的吧,至于两位老奶奶肯定是不需要的,以她们的岁数来看,应该没这方面的需求。

  “谢谢凡哥。”颜妮妮感激着,末世对女性实在是太不友好了,竟然还会来亲戚,没有卫生巾的帮助,都不知道该如何渡过,按照道理,末世来就来呗,但起码也要让女人别来亲戚,这样才是最公平的。

  “不用谢,我是阳光小区的保安,除了保护小区,跑腿工作也是可以的,路费嘛,五十块就好,主要我也顺路。”林凡微笑道。

  他想着曾经给颜妮妮打赏的一百块,一下子就赚回五十,感觉很不错。

  “好,好的。”颜妮妮稍微能明白凡哥的思路,老爷子给她们上过课,如何认知林凡的思维方式,合情合理,没有毛病。

  ……

  水厂。

  林凡在家里没有休息多久,就带着王开去水厂巡逻,这是每天都要做的事情,水厂的水资源一直供应着全城,这对任何一位幸存者来说都是至关重要的。

  林凡跟狗子跟随在王开身边。

  有着凡哥的保护,王开丝毫不惧。

  站在机器前慢慢的捣鼓着,还仔细查看,看看机器有没有出现一点点未察觉得到问题,反正不急,有时间的。

  许久后。

  “凡哥,好了,可以回去了。”王开说道。

  他只有在水厂才能感觉到自己的用处。

  没人愿意当没用的废物。

  曾经在水厂的他也喜欢躺平,可现在,能够操作水厂设备,明白水厂流程的只有他,他不干还能有谁干,这不仅仅是供应着阳光小区的水资源,也供应着别的幸存者的水资源。

  回去的路上,走到先前的桥上。

  桥下有音乐响起。

  很劲爆。

  像是在开趴体似的。

  停好爱玛电动车,站在桥头往下看去,一艘游艇在江面上行驶着,能够看到游艇上有人在跳舞,也有人坐在游艇边钓着鱼。

  “是幸存者。”王开说道。

  “看到了,一共五个人,三女两男。”林凡点头,这是他第一次看到在江面的幸存者。

  王开道:“凡哥,丧尸会游泳吗?他们将声音开的这么大,就不怕将丧尸吸引过去。”、

  虽说末世发展到现在,可是对很多幸存者来说,还不熟悉丧尸的特性,唯一知道的就是他们速度快,爆发力强,咬合力强,对活人的渴望是让人畏惧的。

  林凡看着逐渐远去的游艇,那些幸存者的欢快舞姿,看在眼里,不知他们能坚持多久,如果丧尸不会游泳,他们真的能坚持很长时间。

  江水过滤煮沸能喝。

  江里面也有鱼,能够短暂的填饱肚子。

  “回去吧。”

  一辆帅气的电动车,两人一狗的回家之旅,荒凉的路面不会拥挤,除了偶尔能够听到丧尸的嘶吼声,别的一切都显得很宁静。

  如今,阳光小区范围是安全的,经过尖啸丧尸的吸引,周围的丧尸都被吸引过来,存在丧尸的可能性很低,但随着时间的流逝,满城蹒跚而动的丧尸何时游荡到附近,谁也说不准。

  回到小区。

  按照以前的情况。

  肯定是骑着爱玛电动车带着宣传单,出去寻找合适的租户,但是他还有事情要做,都是昨天跟今天积累下来的。

  离开小区的时候,顾航站在铁栏门面前,左右看着。

  “航哥,看什么呢?”林凡问着。

  顾航道:“看看铁栏门哪里需要改进的地方,那天丧尸潮的爆发,我就在想,如果丧尸聚集在门口,推着铁栏门,这门能坚持多久。”

  “航哥,没必要看的,其实挡不住的。”林凡说道。

  顾航诧异的看着林凡,随后就听林凡继续说着,“数量少点的丧尸可以挡住,等到数量很多的时候,丧尸会相互拥挤,就跟叠罗汉似的,不断增加高度,除非这铁栏门能有楼层那么高,也不对,多高都没用,丧尸数量多到一定数量,还是能叠出相对应的高度。”

  林凡也看丧尸片的。

  自己面对的丧尸比电影里的要厉害很多。

  而且还有超级大块头丧尸,那种丧尸的力量好强,就这铁门感觉也就一下子就被撞开,根本没有抵抗的能力,也就抵挡一些落单为数不多的丧尸。

  “这……”顾航明白林凡说的是真的,可他不想这样放弃,阳光小区是他们的庇护之所,他没有别的才能,只想着不断加强阳光小区的防御性能,能够给小区带来改变,发挥自身的微光。

  “航哥,你昨天跟我说,围墙上添加铁丝就是很不错的想法哦。”林凡发现顾航的神情有点失落,瞬间明白,自己刚刚说了实话,他理解,能够被他带到这里的人,都是很好的人,就算年龄大了,也想给小区带来帮助,不想成为累赘。

  就像徐奶奶,在没有人生病的时候,她就会跟李姐种地。

  梁奶奶则是教育两个孩子的读书,将知识传承下去。

  顾航点头道:“铁丝网的目的主要是防备危险的幸存者潜入到这里,但是对丧尸的用处并不大,刚刚你说的丧尸叠罗汉事情,我认为是很有可能发生的,我得想想到底有什么办法,能够解决。”

  “小凡,你有事就先忙吧,我继续想想。”

  顾航对这方面的情况有着倔强的想法,也是身为军人的一种习惯,明知道危险的情况在哪,怎么能坐视不管,就算想破脑袋,也得想出办法。

 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,林凡露出欣慰的笑容,末世最可怕的不是丧尸,不是道德沦陷的幸存者,而是孤独的笼罩,无所事事,自身心理的扭曲,最终转变成变态。八壹中文網

  如今有事情做,就能让心情愉悦,舒服,所以他也希望顾航能有事情做,有事情想。

  ……

  新华书店。

  孩子的事情不能忘记,婷婷跟菲菲那般期待的想要他的礼物,想要试卷,这种小小的要求,就算刮风下雨,天打雷劈,也要满足她们。

  他在货架前挑选着,五年级已经是很重要的阶段,学习的内容往往都已经开始有点难了,就算是大人,都未必能在第一时间想到答案。

  梁奶奶跟他闲聊的时候说过,菲菲是很聪明的孩子,也很懂礼貌,但……她的数学基础是最差的,别的学科也只能算是一般,好在有些学科死记硬背还是很容易赶上来的,就是数学需要多做多练,需要一点点悟性。

  数学是所有学科中最重要的一门学问,没有任何一门学问能够跟数学的重要性相抗衡的。

  曾有有人说过。

  宇宙之大,粒子之微,火箭之速,化工之巧,地球之变,生物之谜,日用之繁,无处不用数学。

  说这话的是我国一名伟大的数学家——华罗庚。

  超强的人物。

  对林凡而,末世后的文明与建设,他是帮不上太大的忙,他所能做到的就是在末世中将希望传递给下一代,由她们继承着希望与未来,恢复曾经的繁荣。

  他不是推卸责任,他也想起到作用,可是他的学习成绩贼差,砍丧尸,看电影,发朋友圈是最拿手的事情,但这些在往后的作用微乎其微。

  “咦,这是?”

  他无意间在五年级数学试卷种类里,发现一本先前没有看到的种类。

  《五年级数学奥林匹克竞赛练习题大全》

  拿起来。

  翻看着,有介绍的内容。

  题题经典,开发脑力,让学数学变得更简单。

  “菲菲在数学方面不行,这或许能弥补她的不足。”

  选好教材,还有婷婷的礼物也要购买,加上王老爷子答应给她们的礼物,一共买四本练习册就行。

  结账,离开书店。

  他以前没有来过书店,但知道书店很热闹,很多对孩子抱有希望的家长,都会给孩子买练习册,让他们学习。

  这种氛围很好。

  能让孩子们欢快的遨游在知识的海洋中,随着不断的增长知识,对孩子们来说,一定是很开心的事情。

  走在街道,偶尔遇到落单的丧尸,他也只是简单的挥剑,轻而易举的击杀丧尸,对于丧尸的认知,他始终想着,你们的存在也许有你们的道理,但你们不该对我释放恶意。

  如果有恶意,那他只能持剑自卫。

  母婴店。

  家里的奶粉是够的,他想到杨慧刚出生的孩子,知道她们母子的难处,终究没能看得过去,想着给刚出生的孩子买点奶粉等一些必备的东西。

  他没多大的能耐,也没很多财富,只是社会中的一位普通人而已,但他有着每一位普通善良市民的想法,明明自己过的稀巴烂,却总是见不得人间疾苦。

  有的事情没有能力做到,但有的事情,能够做到,他愿意帮一把。

  也许在别人陷入绝望的时刻,简单的伸出手,或者简单的友好询问一句‘你还好吗?’都能将绝望的人从泥潭中拉出来。

  这些都是力所能及的事情,重要的是在于你愿不愿意给予一丝丝的温暖。

  挑选着,跟萌萌一样。

  飞鹤奶粉,奶瓶,恒温水壶,尿不湿。

  购买这些需要花好几百,相当于林凡开张一天的收入基本全都砸进去了。

  他没有感觉心疼,金钱的确很重要,但要看在金钱花在哪方面,有的东西失去了就不会再有,但有的东西失去了,反而能感觉到快乐,感觉到心安,只要稍微努力点,失去的东西还是能够回来的,甚至回来的更多。

  比如自身的善意,当丢掉的时候,也许某天想要找回来,但就算找回来,想到曾经的往事,也会深深的自责,如果那一次但凡我稍微关怀一点,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。

  而能够找回的便是金钱,重要的确重要,可只要想要,努力一下还是能得到的。

  结账离开。

  手里拎着袋子,看着外面的街道,清静的很,丧尸的数量比以往要少很多,那一场阳光小区保卫战,可能真的将周围大多数丧尸吸引了过来。

  加点加的他人都有些麻了。

  但是事情做的很不错,他知道周围还有别的幸存者,不管是好是坏,给对方减轻一下丧尸的压力,也是一件不错的行为。

  说实话,末世对他的影响有点大,主要是原先的工作没有了,变成现在的保安岗位,唯一的好处就是不用加班,自由的时间较多,能够兼职别的工作,整体来说是很好的。

  超市。

  有段时间没有来了。

  他停下脚步,门口多了两具尸体,先前来的时候没有看到,仔细观察着,发现其中一具尸体的脖子被咬断,脑袋跟尸体分离,从而没有变成丧尸。

  连活第二次的机会都没有。

  走到另外一具尸体面前,没想到对方已经变成丧尸,只是他的四肢应该是被丧尸咬掉,变成残缺的丧尸。

  “真惨。”

  感叹着,为对方的遭遇感到悲哀。

  “嗬嗬……吼。”

  这头残缺的丧尸面朝天,动弹不得,看到林凡的出现,发出狰狞的嘶吼声,张着布满粘稠血液的口腔,想要狠狠的撕咬。

  “你来超市想着买东西,却遭遇到丧尸,变成这样,对你的遭遇深感遗憾,没有别的办法帮到你啊。”

  林凡朝着超市里走去,他没有击杀对方,人家变成丧尸无法动弹,都还朝着自己吼叫,像是在打着招呼。

  比如是在说。

  你好,你看我现在惨不惨。

  超市里,乱糟糟,到处都是洒落的杂物,有食物,有鞋子,各种东西都有,购物车被掀翻在地,仔细看,还能看到凝固的血迹。

  能想到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,应该是幸存者前来寻找食物,最终遭遇到丧尸,应该真的是这样。

  看着货架品种的分类。

  “女性生活用品。”

  很快,他看到生活用品的楼层是在三楼,如今的自动扶梯已经停运,只能迈着脚步,推着购物车朝着三楼出发。

  回想起,曾经的超市很热闹,人声鼎沸,尤其是购物车车轮滚动时发出的声音,更是超市中的一种特色。

  如今,宁静的超市里,只有林凡推车购物车的声音。

  变的安静的可怕。

  角落的环境很阴暗,超市的灯光已经熄灭,好在周围墙壁都是落地窗户,阳光能照射进来,离开阴暗的角落,便能看到宽敞的购物区。

  一楼,二楼最乱。

  三楼相对的要好很多。

  可能活着的幸存者,没有想过到三楼购买东西。

  看到一些生活用品,牙刷,牙膏,沐浴露,洗头膏,还有卫生纸,这些在末世前,那是家家必备的,没有这些东西,总感觉生活缺少了一些东西似的。

  但随着末世到来,还能有谁关心这些东西,能够活着吃饱,就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。

  他将这些放到购物车里,先备用在家里,省的以后还要出来购买。

  咚!

  咚!

  咚!

  有声音传来。

  他看向尽头,那是安全通道,声音是从那里传来的,没有在意,有声音是很正常的事情。

  继续寻找着。

  “找到了。”

  他来到女性用品处,牌子种类很多,对林凡而,这些玩意显得很陌生,知道是干什么的,但对这些东西并不熟悉。

  “苏菲超熟睡420。”

  这应该是日用的。

  又看到另外一种类型。

  “苏菲安心裤,享受极致睡眠。”

  这应该是夜晚睡觉的时候用的。

  两种类型都拿了些。

  不知不觉,购物车已经装满,但大多数都是一些生活用品,比较轻巧。

  “踏踏……”

  安全通道那边有密集的脚步声,从远到近。

  紧接着。

  他又看向头顶的通风管道,也有声音是从通风管道传出来的。

  “丧尸?”林凡有点疑惑。

  “嗬嗬……吼。”

  通风管道里有丧尸的嘶吼声,还有稚嫩的惊慌失措的声音,听到这里,他仿佛是想到什么似的,猛地弹跳而起,双掌刺入通风管道,撕拉一下,直接将通风管道撕开巨大的口子,瞬息间,一道身影想要快速的爬行过去,看着那张脸是孩子的脸,满脸的惊慌,看到林凡的时候,瞳孔明显猛地收缩着,像是没反应过来似的。

  在孩子的惊呼声中,林凡一把抓着他的衣领,将他从管道里拉了出来。

  紧跟着,一头丧尸也从通风管道中掉落下来,林凡向后退了数步,一脚踹出,砰的一声,直接将丧尸踹到尽头的墙壁,后脑勺直接跟墙壁碰撞,粘稠的鲜血四溅开。

  被他抓下来的男孩挣扎着,感觉是被丧尸抓住似的,拼命的挣扎,不断的挣扎,他害怕丧尸,害怕被丧尸抓住。

  “别害怕,我是人。”林凡开口道。

  这话明显是有用的,男孩没有挣扎,而是呼吸急促的抬头看着林凡,他手里抓着袋子,袋子里放着面包等一些很少的食物,脸上也是脏兮兮的,还有像是丧尸粘稠的血迹。

  砰!

  安全通道的门被暴力撞开,一群丧尸狰狞的咆哮着,看到新鲜血肉的丧尸哪里还想那么多,拼命的朝着林凡冲来。

  站在林凡面前的男孩,害怕的后退着,“快跑,快跑……”

  男孩拔腿就跑,跑几步,朝着后面看去,就这一眼,看到他这辈子都未必敢相信的画面,将他从安全通道拉下来的人,手里拿着剑,竟然游走在丧尸群中,一剑一个,一脚一个,看的他傻傻的愣神在原地。

  在他的眼里丧尸是很恐怖的,真的特别恐怖,他看过太多的人被丧尸扑倒撕咬,最后变成一样的丧尸。

  现在眼前的情景,狠狠的冲击着他的认知。

  片刻后。

  满地的丧尸尸体让林凡颇为无奈,竟然弄脏了超市的环境,但是他并没感觉有什么问题,这是超市的问题,我来购物,那就是客人,遇到危险,肯定是超市保安出手帮忙。

  按道理来说,他这种情况超市还得感谢他。

  他要是被这群暴徒弄伤,遇到能说会道的,肯定让超市赔偿一大笔费用。

  林凡来到男孩面前,疑惑道:“你来这里做什么?”

  末世很危险,成年人都未必能轻轻松松的活着,更不用说一个孩子。

  “我……我来找食物。”男孩抓着手里的袋子,很重视,很紧张,像是这些食物就是救命稻草一样。

  “就你一个人吗?”

  “嗯,我就一个人,谢谢大哥哥救我,我先回去了。”男孩给林凡鞠躬,随后就想着离开。

  “等等。”

  林凡打量着男孩,外面很危险,一个孩子跑到超市,真的很怪异。

  男孩有点紧张的看着林凡,虽然眼前这位大哥哥救了他,但是他依旧紧紧的抓着手里的袋子,始终有种警惕的心。

  “外面很危险,送你回去吧。”林凡说道。

  男孩看着林凡,最终点点头,就算不点头也没办法,他还是个孩子,根本没有任何反抗余地的。

  走在超市里,男孩害怕的看着周围。

  林凡神情轻松的很,并不为周围的环境感到害怕。

  经过短暂的交流后,他知道男孩的名字,原来叫做顾子铖,很不错的名字,陡然间,他又想到新丰中介年轻帅气的老板也姓顾。

  只是可惜,帅气的老板变成丧尸被他砍死,当然,后事给他处理的很好,抬着放到垃圾桶,送到垃圾站,终究没有曝尸荒野。

  也算是对得起帅气老板对他的友好。

  “你知道我是做什么的吗?”林凡笑着问道。

  顾子铖摇摇头。

  “我是一名保安,兼职干中介房屋出租,你说你有爷爷在家对吧。”林凡道。

  “嗯,我跟我爷爷在。”

  林凡微笑着,没有多说什么。

  他想的就是,这种事情还是跟大人商量的比较好,跟孩子说再多,小孩也没法决定,干工作就是这样,得多出来跑跑,跑着跑着就能遇到业务。

  这对任何一位干推销的人来说,都是一件愉悦的事情。

  无心插柳柳成荫。

  林凡跟随着,没想到顾子铖跟他爷爷居住的地方就在超市旁边,紧紧的挨着,就连楼层都一样高。

  小区很老旧,应该是跟阳光小区一个年代的产物,电梯是后装的,装在楼外面,那说明这楼房要比阳光小区还要早。

  他们居住在二楼,顾子铖小心翼翼的掏出钥匙,打开防盗门,然后快速的带着林凡走进屋内。

  林凡打量着屋内的情况。

  很朴素,很简单,比他居住的地方还要简单,甚至面积还很小。

  墙壁有裂缝,地砖铺设的都是很老旧的地砖,至少有几十年的时间,就连电视都是唯一的大屁股电视。

  给林凡的第一印象依旧是朴素。

  “爷爷,我回来了。”回到家的顾子铖开心的朝着一位坐在轮椅上的老人说着,老人一直在客厅等待着,苍老的脸上满是焦虑,直到看到孩子回来,才狠狠的松了口气。

  顾子铖打开塑料袋道:“爷爷,我在超市里找到好多吃的东西,有面包,有挂面。”

  老人摸着孙子的脑袋,疑惑的看向林凡,疑惑中还有一丝的警惕,先前他们家里是有吃的,但是被邻居一位男子给抢走了,当时敲门的时候,孙子开门,谁能想到邻居进来就将所有的食物抢走,他瘫痪坐在轮椅,孙子又小,哪能是对方成年人的对手。

  所以看到有陌生人,老人真的担心。

  害怕那种事情又再次发生。

  林凡看出老人的想法,温和道:“老爷子,我不是坏人,我跟您孙子是在超市相遇,看外面危险,送他回来的。”

  他本想跟老人推销一下房屋,但是进入屋内后,经过短暂的观察,他决定先等等。

  老人看向孙子。

  顾子铖道:“爷爷,都是这位大哥哥救了我,他好厉害,好多丧尸都不是他的对手。”

  林凡始终站在那里微笑着,他没别的意思,就是想让对方知道,我林凡可不是什么坏人。

  “小伙子,谢谢你救了我的孙子。”老人感激道。

  林凡道:“没事,举手之劳。”

  此时,他看到一面墙壁上贴着很多奖状,走过去,抬着头看着,都是三好学生,还有优秀少先队员。

  “您的孙子很优秀啊。”林凡说道。

  提到孩子,老人一脸的骄傲自豪:“孩子很优秀,学习很好,在学校表现的好,老师给的奖状。”

  “孩子的父母呢?”林凡问道。

  老人叹息着,“我这孙儿命苦,他爸几年前救溺水的人死了,他妈改嫁,对他也是不闻不问,我瘫痪的早,没什么用,一直是我这孙儿照顾着我,他真的是懂事的孩子,小小年纪不仅仅要照顾自己,还要照顾我,从未让人操过心,这些年也亏政府的帮忙,还有爱心人士的相助,才让我们爷俩没有挨饿,也有一处栖息的地方。”

  “如今外面发生这样的事情,家里的粮食被人抢走,我这孙儿说要出去找食物,如果不是遇到你,我这孙儿怕是也……”

  说着,说着,老人抹着眼泪。

  顾子铖拉着爷爷的手,“爷爷,你别哭,我现在可是大人。”

  林凡看着眼前的爷孙,有种说不出的感觉,他早就背熟的房屋介绍语也没有说出口,眼前的顾子铖也就十二岁。

  数年前就要开始照顾瘫痪的爷爷,还要照顾自己。

  那意思很明确,除了要读书,还要照顾老人。

  这种日子,可不是一般小孩能承受得住,别说小孩,就算大人都未必能撑得住,也许能坚持一段时间,但要是数年,这绝对不是谁都能做到的。

  在林凡看来,就算不是末世的降临,这爷孙过的也很苦。

  而如今末世到来。

  生活更加的苦。

  爷爷瘫痪。

  小小年纪的顾子铖就要冒险出去找食物。

  啥叫好少年,好孩子?

  眼前这位就是。

  就在此时。

  坐在轮椅上的老人挣扎的起身,想要下来,林凡眼疾手快,将老人扶着,而老人却死死的抓着林凡的手,抬着头,浑浊的目光蕴含着乞求之色。

  “小伙子,能不能求你一件事情,我看得出来你是位能人,我孙儿也跟我说过外面发生的事情,可能我的乞求有点过分,但我希望你能将我这孙儿带走,不求你如何照顾着他,只希望你能让他活着,给他一点吃的,饿不死就行。”

  “他很听话,很懂事,绝对不会给你拖后腿的。”

  “你放心,我不会跟你们走,我留在这里就行,这孩子真的太可怜,太可怜了。”

  老人抓着林凡的手,埋着头,声音带着哭腔,带着乞求,带着卑微。

  “爷爷,我不走,我要陪在你身边,我不走,大哥哥,谢谢你送我回来,我这里没事了,你就走吧,我凭借我自己能照顾好自己,也能照顾好爷爷的。”

  顾子铖想推着林凡离开,他明白爷爷的意思,同时,他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,他没有开口求对方,求对方带着他和爷爷一起走。

  爷爷行动不便,瘫痪着。

  他知道外面那些是丧尸,也知道是末世。

  没有谁愿意带着累赘。

  留在家里,在他的照顾下,爷爷能安全,能活着。

  林凡看着眼前的情况。

  他想着……不是想要不要带对方离开,而是在想着,曾经为何没有注意过这些事情,是因为和平年代下,让我们看到的都是美好的,容易忽略每座城市角落中在泥潭中挣扎的人吗?

  累赘?

  在他眼里,没有累赘这两个字。

  丧尸可怕吗?

  貌似并不可怕。

  他很愿意帮助充满善意又有希望的人,和平年代的好人很多,末世中的魔鬼更多,想要在末世中寻找到充满希望的人很难。

  但每当遇到一位的时候,那都是振奋人心的,能够给浑浊污秽的末世添加很多光彩。

  他从顾子铖的身上,看到了当今时代少年该有的精神。

  坚强,勇敢,孝心。

  不被绝望压低头,努力奋斗拼搏跟绝望抗衡。

  如果遇到这样的孩子都不愿意出手相助,那么自己在末世中守护着什么?又在期待着什么?所追寻又是什么?

  林凡摸着顾子铖的脑袋,真诚的看着老人。

  “老人家,您是他的亲人,也是他唯一的亲人,您不会是想让他连最后的亲人都没有了吧。”

  他懂没有亲人的痛苦与孤独。

  悲伤留给自己,幸福留给别人。

  他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发生。

  他经过那些苦,那些孤独,那些无助。

  只有经历过的人,才明白,那是多么的绝望。

  他愿意当未来希望的领路人。

  愿意做一位希望的推手。

 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,阅读最新内容

  “沈兄!”

  “嗯!”

  沈长青走在路上,有遇到相熟的人,彼此都会打个招呼,或是点头。

  但不管是谁。

  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,仿佛对什么都很是淡漠。

  对此。

  沈长青已是习以为常。

  因为这里是镇魔司,乃是维护大秦稳定的一个机构,主要的职责就是斩杀妖魔诡怪,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副业。

  可以说。

  镇魔司中,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许多的鲜血。

  当一个人见惯了生死,那么对很多事情,都会变得淡漠。

  刚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,沈长青有些不适应,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。

  镇魔司很大。

  能够留在镇魔司的人,都是实力强横的高手,或者是有成为高手潜质的人。

  沈长青属于后者。

  其中镇魔司一共分为两个职业,一为镇守使,一为除魔使。

  任何一人进入镇魔司,都是从最低层次的除魔使开始,

  网站即将关闭,下载爱阅app免费看最新内容

  然后一步步晋升,最终有望成为镇守使。

  沈长青的前身,就是镇魔司中的一个见习除魔使,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级的那种。

  拥有前身的记忆。

  他对于镇魔司的环境,也是非常的熟悉。

  没有用太长时间,沈长青就在一处阁楼面前停下。

  跟镇魔司其他充满肃杀的地方不同,此处阁楼好像是鹤立鸡群一般,在满是血腥的镇魔司中,呈现出不一样的宁静。

  此时阁楼大门敞开,偶尔有人进出。

  沈长青仅仅是迟疑了一下,就跨步走了进去。

  进入阁楼。

  环境便是徒然一变。

  一阵墨香夹杂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,让他眉头本能的一皱,但又很快舒展。

  镇魔司每个人身上那种血腥的味道,几乎是没有办法清洗干净。

  请退出转码页面, 阅读最新章节。

  为你提供最快的我一个人砍翻末世更新,第078章 我在守护着什么,期待着什么,追寻的又是什么免费阅读。

  s..book5637427095221.html

  天才本站地址:..。手机版阅址:m..pppp('我一个人砍翻末世');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