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世间有神。

  眼前这位肯定就是。

  林凡想着刚刚自己的行为。

  莫非真的很霸道?

  以至于他们总感觉不可思议吗?

  “你们好,我叫林凡,阳光小区保安,危险都是短暂的,当你们遇到我的那一刻起,你们已经安全了。”

  林凡语调温和,很是友好的说着。

  说完后,就等着他们反应过来。

  可是谁能想到,这群人就好像陷入某种特殊状况似的。

  “醒醒,醒醒……”

  林凡挥着手,想将他们从震惊拉出来,周围的味道有点刺鼻,能早点离开是最好的,肯定没必要在这里磨蹭着。

  马维远反应过来,看了一眼周围的情况,哪怕看过,依旧感觉特别的震撼,这种震撼是场面的冲击。

  “你是偶遇到我们,看到我们遇到危险,才来相救的吗?”

  他很好奇,这种突然在危机关头出现的拯救场景,总是那般的不现实,按照正常情况来说,面对如此海量丧尸的包围,结局显而易见,便是被丧尸啃食的连渣渣都不剩。

  就在他们绝望的时候,对方如同神兵天降,横扫一切。

  林凡摇头,“不是,我的同伴告诉我,有你们的存在,听说你们带着孩子在末世中求生,特意寻找你们,幸好及时找到,没有在你们有牺牲的时候,才找到你们。”

  悲伤是必然的,但能不悲伤自然是最好的。

  “你说的那四位幸存者吗?”马维远想到先前遇到的那几位幸存者,短暂的交流,没有说太多,是对幸存者的一种警惕。

  林凡笑道:“是的,你们接下来有何打算,有没有兴趣到阳光小区,有这么多孩子,在末世中生存着,难度很高,遇到任何一种危险都有可能团灭。”

  他朝着对方伸出橄榄枝。

  他能从这群幸存者的眼睛里看到对生存的追求,对未来的希望,更甚至,能够看出他们的勇敢,就算遇到困境,也会对困境发起总攻,直到精疲力尽。

  面对林凡的邀请。

  要是先前,没有遇到危险,突然出现一位背着剑的神秘幸存者出现在面前,邀请他们到某处庇护所,肯定是警惕的。

  他们带着这多孩子,但凡到对方地盘,岂不是任由着对方拿捏。

  而现在……

  还需要思考吗?

  “有,我们很有兴趣。”马维远想都没想就同意了。

  邱冰瞧了一眼马维远,心里感叹着,果然,人类在绝对的实力面前,永远是‘真香’最快的,甚至连想都不用想的。

  “哇,大哥身后背着的是霜之哀伤吧。”小刘惊呼着,眼里发光,经常玩游戏的他,只感觉眼前这位大哥实在是太帅酷了。

  林凡微笑道:“是的。”

  他对李姐送的霜之哀伤很喜欢,是他对付丧尸的必备神器,能够砍死丧尸靠的就是这些。

  没有多说,带着他们离开,马维远将货车里的物资搬运到大巴,虽说数量不多,但在这种情况下,能节省就得节省,肯定得带走。

  阳光小区。

  来到庇护所。

  这群幸存者在靠近阳光小区的时候,发现周围竟然没有丧尸,看的他们震惊万分,毕竟是在合市生存过的,那里的丧尸数量多的难以想象。

  让他们有种这座城市可能已经被丧尸占领的错觉,数百万人口全部变成丧尸,存活的人可能少之又少。

  如果是先前没有看到林凡砍杀丧尸的场面,可能会疑惑的很,但现在他们能理解,周围没有丧尸的主要原因,就是这群丧尸应该是被砍死的。

  马维远观察着周围。

  铁栏挡住两边的街道。

  走进小区后,看着充满人烟气息的环境,一时间看的有些入迷,很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。

  韩霜她们看到这群幸存者。

  没有半点惊讶。

  她告诉林凡这件事情的时候,就知道他肯定不会坐视不管,必然会去寻找,从而查看这群幸存者是否符合要求。

  “欢迎你们来到阳光小区。”韩霜面带微笑的说着。

  “谢谢。”

  在外面饱受丧尸压迫的他们,如今来到这里,感受到末世中的那股温馨,紧张的心情得到松缓。

  林凡看着这群幸存者,想着房屋可能要狠狠的租出去,中介费必然能大赚一笔。

  但是……看着他们的情况。

  心里叹息着。

  可能都是穷逼啊。

  年轻人能有存款的少之又少。

  更别说这群孩子,算了,别跟孩子聊这些深沉的话题。

  渐渐的。

  小区里的大伙来到门口。

  看到这群新到来的幸存者。

  大家的脸上都露出笑容。

  不断的有幸存者加入,对他们而就是一种希望,能够让他们感觉到未来的希望必然能够在他们手中绽放着。

  顾航跟王开并肩站着。

  “王开。”

  “航哥,请说。”

  顾航看着那群孩子道:“我们该好好的整理出教室了,咱们阳光小区已经朝着孩子小区发展,落在我们身上的担子,已经无形的加重了。”

  王开刚要开口。

  阿海缓缓走来,眼神坚定道:“大哥说过,孩子就是未来的希望,不管担子有多重,我们都要咬着牙,将担子扛起来,宁愿我们受苦受累,也绝不能苦了孩子。”

  顾航:……?

  王开:……?

  而王开看向阿海的眼神,很幽怨。

  好家伙,你能不能稳着点,你现在跟我们说这些有屁用,林哥又听不到,咱们能不能正常点。

  阿海瞧着他们,“航哥,开哥,你们说我说的有没有道理?”

  顾航拍着阿海肩膀,“思想坚定,很好,非常的好。”

  阿海又看着王开。

  王开深吸一口气,“阿海,我向你学习。”

  阿海笑着,“开哥,说笑了,我们得跟大哥学习。”

  王开:……

  他还以为阿海会说跟他学习呢,没想到还踏马的舔着我林哥。

  此刻。

  本就热闹的小区更加的热闹。

  林凡介绍着小区的文化跟设备,说的马维远他们惊叹不已,这已经不是简简单单的庇护所,而是朝着人类希望之地发展。

  王老爷子笑眯眯的看着林凡。

  以他对小凡的了解,那必然是说租房子嘛,价格便宜,给你合同等等,而现在小凡介绍阳光小区的时候,愣是没说房租的问题。

  他知道其中的情况。

  看看这群到来的幸存者就能看出来。

  谁能有钱?

  面带微笑的小凡,又要一人承担着如此沉重的房租嘛。

  真的是一种致命打击。

  哎,明明是末世,小凡非但没有赚到钱,还倒贴数万出去,王老爷子想着,真要是等到末世结束,小凡不会是全球幸存者中,负债第一人吧。

  夜晚。

  顾航在家里记录着笔记内容。

  他跟新来的幸存者团队中的马维远交流过,得知合市情况的时候,他震惊,惊骇,显然是没想到合市的情况竟然如此危险。妙书斋

  没想到别的城市,进化型丧尸都在以极快的速度进化,这对幸存者而,真的不是什么好事情。

  想他们黄市,就没有这般的情况,想想也能明白,那是因为林凡的存在,消灭很多进化型丧尸,以至于那群进化型丧尸没有继续进化的机会。

  “按照目前的情况,将来活着的幸存者,很有可能是以黄市为中心,建立黄市希望之城,高墙围堵,形成最后一块净土,确保人类的发展啊。”

  顾航仿佛是想到未来的情况。

  但是以他们现在的情况,根本做不到,人数太少,专业人士也太少,想要建立希望之城,所需要的人力,物力,将是庞大的,必须由专业的人士才能做到的。

  当然,随着晶体加持的能力,真要建立围墙,也的确不用那般的高端,只要有足够的晶体,就能让城墙无坚不摧。

  ……

  马维远站在阳台那里,看着外面的夜景,享受着晚风的吹拂。

  末世后,没想过能有如此悠哉的时刻。

  邱冰来到马维远身后,抱着他的腰。

  “看什么呢?”

  她跟马维远是在末世后,逐渐发展成情侣关系,对曾经的马维远来说,他都不敢想象,我一介保安,竟然能跟老师谈恋爱,这要是让我爹妈知道,还不到爷爷坟墓前烧香啊。

  他问过,如果是和平时期,我们会成为情侣吗?

  但邱冰跟他所说的话,却让他感觉的确如此。

  人与人的缘分本该很纯粹,不该有任何阶层,物质的影响,但现实是这种纯粹很难存在,阶层,物质,外界因数都影响着缘分的碰撞,而在末世中,阶层,物质等等都已经不在,所以我们相遇,相恋,是很正常的情况。

  “我看着外面的夜色,感受着宁静的夜晚。”马维远感叹着。

  邱冰缓缓道:“黄市存在着这样的庇护所,对充满希望的幸存者来说,是一种好事,王老爷子跟我们说过,阳光小区能够存在是因为林凡的存在,而我们也该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,我是体育老师,王老爷子建议我当孩子们的体育老师,带着他们跑步,训练,提升孩子们的身体素质,每个月工资有三千。”

  “三千?”马维远惊愣的很,不是认为钱很少,而是突然在末世中提及到金钱,总感觉怪怪的。

  “对,王老爷子告诉我们,林凡始终保持着和平时期的生活方式,我们跟着一起,将能更加完美的构建有序的秩序,我想老爷子说的很对,我本对未来有着迷茫,但现在经过老爷子的讲述,我豁然开朗,对未来充满希望。”邱冰刚来,便已经喜欢这样的地方。

  “那我呢?”

  “王老爷子说,你可以继续当保安,工资二千。”

  “二千?我以前工资可高了。”

  “但现在这是老旧的小区,二千不错了,林凡那么厉害,人家也才五千,半个他的工资,可以了。”

  “说的也是哦。”

  干一行,爱一行。

  马维远就是喜欢干保安,少走人生多少弯路,如果他有孩子,他肯定也想着带孩子入行,祖传三代干保安,那也是保安世家,到哪应聘,都能脱颖而出。

  704室。

  林凡躺在床上,看着界面。

  加点。

  姓名:林凡。

  力量:18200。(无限)

  体力:10800。(无限)

  速度:10400。(无限)

  点数:8。

  看着点数后面的介绍。

  无限?

  意思就是无限制的增长,还是无限的变强呢?

  他并不在意这些数据。

  稍微厉害点就好。

  能够对付丧尸就行。

  他需要重新认证的就是,他砍丧尸不是为了杀戮,变强,而是想着清理黄市的丧尸,真的如此,别人信不信无所谓,他自己始终都是这样想的。

  微微握着拳头。

  感受到很强的力量。

  他不想用打死牛来形容自身的力量。

  非要表现,肯定能石墨变钻石。

  或者捏水变成中子星?

  想到这里,不由的差点笑出声,怎么可能,人怎么可能做到这种地步,明显就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  清晨。

  楼下。

  刚来的幸存者们都是酣畅淋漓的大睡着,末世逃亡的压力,精神疲惫,压力极大,没有安稳的觉,往往遇到一点动静,都会被惊醒。

  哪怕是来到阳光小区,睡着松软的床,往往都是闭眼一会,就立马睁开眼,警惕着周围的情况,确定是安全的环境后,才又缓缓入睡。

  这是久而久之形成的习惯。

  “来,来,都站好。”

  菲菲站在台阶上,对着眼前这群刚来的弟弟妹妹们发号施令,她得知小区里来了一群弟弟妹妹,激动的难以入睡,求着妈妈给她点零用钱,她要去买面包。

  身为阳光小区的大姐大,肯定得将这群刚来的弟弟妹妹们拉拢过来,死死的捏在手里。

  她最近这段时间,感觉到自己的身份地位受到严重的威胁。

  婷婷妹妹总是有意无意的挑战她大姐大的权威跟地位。

  “各位弟弟妹妹们,你们好,我叫菲菲,你们可以称呼我为菲菲姐,我很早就来到阳光小区,对这里熟悉的很,你们要是遇到什么不懂的事情,又或者遇到什么麻烦,都可以来找我,我很愿意帮助大家。”

  很久前,林叔叔给她买的一本书《毛选》,刚开始看的时候,感觉枯燥无味,但看着看着,她就有点想法。

  妈妈说这是一代伟人在几十年的生活当中,在大大小小的挫折和实践中,在大量前人思想光芒的基础上演变而来的。

  根据她对当前情况的分析。

  为何婷婷能让她感觉到自己的地位受到威胁呢,现在想来,是自己的一种错误判断,不该在这方面计较下去。

  她拎着袋子,给新来的弟弟妹妹们发着刚出炉,香喷喷的面包。

  “谢谢菲菲姐。”

  “菲菲姐。”

  听着这群弟弟妹妹们声音,她面带微笑,昂着脑袋,很是满意,时不时的朝着婷婷看去,仿佛是在说……

  婷婷妹妹,看到没有,这就是格局。

  你要学的还有很多。

  老爷子们被眼前的情况给逗笑了。

  “老周,看到没有,现在的孩子们可不得了啊。”王老爷子笑着说道。

  周老爷子道:“年轻有活力,有想法,将来还是靠他们的,你看看小顾他们,在不断的完善着小区的设施,就是为她们打好基础。”

  王老爷子感叹道:“是啊,新的一代还是他们,而我们这已经被淘汰的一代,只能贡献最后的余光。”

  ……

  幸运号。

  贺庆脸色凝重的很。

  金鼎到现在都没有回来,情况基本已经定数。

  “贺爷,阳光小区那群家伙,完全就是不给贺爷面子,要不要……”保镖待在一旁,示意性的问着。

  武翔,金鼎都是贺爷的手下,算是贺爷的人,后者更是带着物资前去交好,连这都能被搞,足以说明,那阳光小区庇护所,根本就没将贺爷放在眼里啊。

  贺庆冷着脸,呼吸略显急促,目光渐冷。

  “下去吧。”

  挥挥手,没有多说。

  保镖点点头离开。

  一层甲板。

  刚从贺爷身边离开的保镖,站在船边抽着烟。

  “毅哥,怎么来这抽烟了。”

  远方,一位男子走来,对方光着脑袋,满脸横肉,就是在武翔之后,被贺爷提拔为这一层管理的费隆。

  “贺爷遇到了烦心事。”毅哥简单的说着。

  费隆听闻这话,顿时来了兴致,“毅哥,贺爷到底遇到什么烦心事了?”

  他被提拔为管理,很兴奋。

  但也想着能够跟贺爷更进一步。

  毅哥将先前的事情简单的告诉他,听的费隆很是愤怒。

  “玛德,这阳光小区未免也太猖狂了,竟然胆敢拒绝贺爷的好意,我看他们是不想活了。”

  毅哥瞧着他,缓缓道:“别说哥没提醒你,一次能走进贺爷眼里的机会来了,你知道贺爷最恨的就是有人不给他面子,如果你能将这件事情干漂亮,那好处你能明白吧。”

  费隆自然知道能干成的好处,但他也不是傻子。

  武翔跟金鼎都失败了。

  那说明阳光小区没有想的那般简单。

  “毅哥,那这是抓活的,还是不管死活?”费隆问着,如果是要抓活的,那他就打消想法,可要是不管死活,那他就有点办法了。

  “活的,死的不重要,重要的是贺爷很生气。”

  “我明白了,交给我吧,我刚成为这一层的负责人,肯定得干出事情给贺爷看看。”

  费隆面露坚定,脑海里浮现一些恶毒的想法。

  “你好好干。”毅哥拍着费隆的肩膀,随手扔掉烟头,转身离开。

  监狱。

  此时的场面很危险。

  办公室里。

  何明轩脸色难看的站在那里。

  地面躺着他不愿看到的人。

  就是被何明轩救下来的苗燕。

  “我很想知道,明明被埋掉的女人,为什么会好端端的出现在我面前?”

  陈志勇阴沉问着,看向站在那里有些不知所措的何明轩。

  龙哥怒声道:“死胖子,你竟然敢违背勇哥的命令,你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?”

  何明轩脸色有点白,明明躲藏的很好,怎么会被龙哥跟曹艳发现,这是他真的没有想到的事情。

  “勇哥,我将她藏在废仓库,那里根本没人去,龙哥跟曹姐怎么会到那里呢,勇哥,我的事情是我的错,但是他们肯定背着你有问题。”

  已经到达这种程度,何明轩知道求饶是没用的,必须能拖几个是几个。

  果然。

  随着他说出这番话的时候。

  站在他身边的龙哥勃然大怒,一脚将何明轩踹翻,“艹,你踏马的胡说什么呢?”

  随后急忙看向陈志勇,“勇哥,我对你的忠臣是有目共睹的,你要相信我。”

  曹艳也是脸色一阵青,一阵白,哭诉着,“勇哥,他诬陷我。”

  陈志勇眯着眼,看着龙哥,又看着曹艳,那眼神看的两人心里有点慌。

  被暴揍过一顿的苗燕,虚弱道:“我看到的,我也听到的,曹艳跟他的谈话,她说要让他杀了你……”

  随着苗燕说出这番话。

  现场氛围更加的凝重。

  “艹,臭表子,老子弄死你,让你在这里胡说八道。”龙哥听闻,就要搞死苗燕,但刚准备有动作。

  砰的一声。

  他低着头,看着血染一片的胸膛。

  又不敢置信的看着陈志勇,“勇哥……你”

  砰!

  又是一枪。

  陈志勇冷声道:“老子,最讨厌的就是背叛。”

  随后又将枪对准曹艳。

  噗通!

  曹艳被吓得跪在地面,“勇哥,不要杀我,我没有,我真的没有,都是他勾引我,都是他……”

  砰!

  陈志勇毫不手软的一枪爆头。

  三声枪响。

  两条人命。

  何明轩紧张的很,手心全是汗水。

  “你来说说,救她干什么?”陈志勇将枪对准何明轩,倒是想听听,他想说些什么。

  何明轩看着陈志勇,又看着站在一旁的孙能。

  他知道今天要是不将话说明白,或者让陈志勇满意,真的不可能活着走出去。

  “我……勇哥,我这辈子没碰过女人,我想试一试,所以就犯迷糊了,勇哥,我不敢了,我真的不敢了。”何明轩求饶着,满脸惶恐,任谁看了都知道,他已经被吓得迷糊。

  陈志勇笑了。

  笑的很鄙视。

  “是嘛,那好,别说勇哥不给你机会,来,现场就来,勇哥满足你的想法。”

  陈志勇就想亲眼看着。

  何明轩呼吸有点急促,苦苦哀求着,希望勇哥别这样。

  但是……

  “你踏马的不弄,我一枪打死你。”陈志勇指着苗燕,逼迫着何明轩当着他的面搞。

  何明轩看着勇哥,又看着苗燕,心里真的绝望,自身就像是小丑,任由着别人的戏耍,他真的是受够这样的生活,可是他又不想死。

  他一步步朝着苗燕走去。

  “勇哥,如果真的做了,能不能放了我们。”何明轩问着。

  陈志勇笑着,“先给我弄,要是让老子看爽了,就不杀你们,可要是不爽,那可别怪老子手里的枪不长眼。”

  以曾经何明轩的性格,真要遇到这种情况,那绝对兴高采烈的蹦蹦跳跳,毕竟喜欢洗脚的他,就是爱这一套。

  但现在,他对苗燕是做不出这样的事情。

  他何明轩的确不是好东西,好色,又喜欢喷人,但是身为男人谁能不好色,看到坦胸的肯定得直勾勾的看去,可要是看到喂孩子的,肯定是看都不看,扭着脑袋离开。

  如今,他被陈志勇逼着。

  陈志勇很残暴,很凶残,绝对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。

  这点是无需质疑的。

  随着何明轩朝着苗燕靠近。

  陈志勇脸上的笑容就越发的变态,末世真的好,为所欲为,能将所有人都玩弄在鼓掌间。

  而就在何明轩摸到苗燕的片刻间。

  噗嗤!

  仿佛有什么东西刺到肉里的声音响起。妙书斋

  何明轩惊愣的抬着头。

  赫然看到陈志勇身后,孙能嘴角带着笑,戴着的眼睛反着光,透过眼镜,能看到那阴冷的目光。

  是他在用笔插着颈脖。

  陈志勇仿佛是没有想到似的,想转动着脑袋。

  噗嗤!

  孙能拔掉笔,颈脖处喷着血,随后又狠狠的插着陈志勇的颈脖,手段霸道,凌厉,狠辣,完全看不到一丝的犹豫。

  “为……为什么?”陈志勇真的没想到孙能竟然杀他。

  孙能靠在陈志勇耳边,阴森森道:“你踏马的知道我跟他有点事情,你还让他当着我的面,碰别的女人,你是在羞辱我啊,我不杀你,你是想让我眼睁睁的看着吗?”

  噗嗤!

  又怒插颈脖。

  鲜血喷的满地都是。

  何明轩瞪着眼,张着嘴,他真的没有想到会是孙能下手,他都在想着等会如果陈志勇还要杀他们,该如何是好,但现在看来,已经不用想这件事情了。

  孙能捡起地面的枪,走到何明轩面前,沾着鲜血的手擦拭着他的衣服。

  “我说过,我可以帮到你的,你的野心我早就看出来,但是你太慢了,又想不到好的办法,我可是跟你提醒过,他跟曹艳有一腿,你怎么就不想想办法呢,还要让我主动引导他们去废弃仓库,真的是胆小啊。”

  说完后。

  孙能又摸着何明轩的脸,“我知道你恨我,但是你可别想着杀我,存放武器的密码,在他死后,也就只有我知道,要是没武器,你可降服不了这里的人。”

  “呵呵……”

  何明轩就跟一块木头似的。

  惊骇的看着孙能。

  他一直都将孙能当成一种病恹恹,无能的变态。

  但是真的没有想到,他竟然还有这样的手段。

  ……

  ……

  街道。

  “那是监视型丧尸。”

  林凡清理一片区域的丧尸,看到远方有头丧尸傻乎乎的站在角落跟他对视着。

  要是以前没见过。

  还真能当成普通丧尸给砍掉。

  “跟随着监视型丧尸离开,就能遇到进化型丧尸,上次遇到的是幼体精神型丧尸,这次不知道能遇到什么。”

  林凡朝着监视型丧尸走去。

  敌进我退。

  这就是监视型丧尸的套路。..

  “别害怕,带我去你大哥那边吧。”林凡朝着监视型丧尸说道。

  他也知道丧尸听不懂人话。

  就是随口说说而已。

  他现在能明白合市的情况,他们所说的合市就是丧尸的地盘,到处都是丧尸,甚至有很多进化型丧尸,想着也是,他所在的这片区域,进化型丧尸那般的稀少,也是因为他不断的扫荡丧尸,从而不给丧尸任何进化的机会。

  随着他不断往没去过的地方扫荡,遇到的进化型丧尸逐渐增多。

  一边跟随着监视型丧尸。

  一边看着袋子里的晶体。

  一共五枚。

  都是白色的晶体,也就是类似力量型,速度型种类丧尸晶体,如果能遇到那种可怕的暴君丧尸,就能得到黑色晶体。

  不同颜色晶体,蕴含的能量也是不一样的。

  此时。

  每当他遭遇到周围丧尸扑来的时候,那头监视型丧尸就静静的站在原地看着,仿佛是在想着,那跟随着自己的人类,应该会被撕成碎片吧。

  随着林凡轻而易举的解决后。

  那头监视型丧尸又开始行动着。

  没过多久。

  他看到监视型丧尸走进了一家商场里。

  商场门口围聚着很多丧尸,仿佛是受到监视型丧尸的指挥,这群丧尸转动着灰白眼眸,齐刷刷的盯着已经走来的林凡。

  嘶吼着,快速的朝着林凡扑来。

  “真是暴躁的家伙们,没有一点自己的思路,甘愿受着别的丧尸指挥,你们……算了,安息吧。”

  林凡拔剑,开始日复一日的挥砍工作。

  在没有他人遇到危险的时候,他比较喜欢闲庭漫步的挥砍,这样能观赏着丧尸们狰狞的嘴脸,仿佛能想到人性的丑陋,从而让自己深刻的明白,末世中的希望幸存者,是有多么的难得。

  噗嗤!

  噗嗤!

  血肉挥洒着。

  普通丧尸们的嘶吼是无用的,在正义之剑面前,任何反抗都是无用的行为。

  最后一头丧尸。

  林凡一剑挥砍,从脑袋劈下,身体被劈成两瓣,倒在地面。

  朝着商城里走去。

  昏暗的环境中,大厅安静的很,到处都乱糟糟,走道,墙壁,沾着各种不知何物的粘稠血液,任何一位幸存者来到这里,恐怕都会停留着脚步,不敢往里面更进一步。

  陡然。

  “嗬嗬……”

  四面八方传来丧尸的嘶吼声,上方传来震动的声音,他抬头看着,赫然看到监视型丧尸站在最高层的栏杆前,默默的注视着。

  瞬间。

  二层,三层,四层,五层,六层,都有丧尸从高空跳跃,仿佛是想将他狠狠的碾压住。

  这种场景实在是太惊人。

  就见林凡握着霜之哀伤,眼神凌厉,挥动着剑,银白锋芒形成大网,将从高空落下的丧尸们覆盖。

  刹那,想要从高空落下的丧尸,仿佛受到难以想象的锋芒切割似的,瞬间崩裂,无数血水哗啦啦的坠落下来。

  林凡往后退去,退到商城外。

  噗通!

  粘稠血液如同江水浇灌,冲击着地面,化作血浪崩腾,流淌到外面,顺着楼梯流淌下去。

  “真是恐怖的画面,如果不是我稍有自保的能力,真能被你们害死。”

  林凡摇着脑袋,踩着粘稠的地面,抬脚,看着脚底板,猩红粘稠的很,露出嫌弃的神色,无奈的落脚,朝着里面走去。

  走着楼梯。

  一层层的攀爬着。

  最终达到六层。

  他跟监视型丧尸对视着。

  监视型丧尸转动着灰白眼眸注视着林凡,没有冲来,就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。

  就在此时。

  监视型丧尸稍微往后退一步,没有看着林凡,而是看着阴暗的角落。

  他仔细看着,在那阴暗的角落,出现一道黑影,随着光线照射,终于看清楚黑影的真面目。

  体型不算壮硕,脑袋很大,有着肉球在挪动着,有着耳朵,耳朵就跟蒲扇似的。

  双手是锋利的肉爪,如同恶魔般的魔爪一般。

  “这是什么玩意丧尸?”

  就在他疑惑的时候。

  脑袋很大的丧尸嘶吼着,跟别的丧尸发出的‘嗬嗬’声不同,像是一种能直击人内心深处似的。

  咔嚓!

  砰!

  围栏玻璃破碎着,灯泡破碎着。

  这道刺耳的声音,仿佛蕴含着一种能量似的,林凡的衣服都在微微震动着。

  “先前遇到的幼体精神型丧尸,可没有这样的能力。”

  林凡纹丝不动的看着。

  迈着脚步,朝着特殊丧尸走去。

  未知丧尸继续咆哮着。

  仿佛真的是精神意念的冲击,地面,墙壁出现裂纹,那是无形的能量在冲撞着。

  “别喊了,你的攻势对我可能难以造成影响。”

  林凡走到丧尸面前,轻声说道。

  特殊丧尸仿佛是没想到竟然会没用,猛地挥动着锋利利爪,朝着林凡挥来。

  噗嗤!

  血肉飘散。

  一只利爪腾空而起,从高空落到地面大厅。

  林凡握着霜之哀伤,轻轻挥动着,片刻间,特殊型丧尸身体表面出现裂纹,紧接着,变成一块块血肉洒落的满地都是。

  击杀发育精神型丧尸

  点数 20

  幼体?

  发育?

  这是进化的精神型丧尸。

  想到在地下停车场遇到的那头丧尸,远远是没有眼前这头丧尸厉害的,点数给的跟暴君一模一样。

  暴君是体能,力量全方位的。

  而眼前这种发育精神型丧尸,有着精神念力的攻势,仔细想想……应该是精神型丧尸占有优势。

  随着丧尸的死亡,监视型丧尸嘶吼着,朝着林凡扑来,但是正在想事情的林凡,直接随手将监视型丧尸朝着楼下推去。

  砰的一声。

  监视型丧尸可能运气不好,脑袋跟地面碰撞,瞬间破碎。

  切开发育精神型丧尸的脑袋,一枚黑色晶体出现。

  放到袋子里。

  “还有没有了?”林凡朝着周围喊着。

  声音传荡着。

  宁静的商城,只有林凡的声音在响彻着。

  新丰儿童服装店。

  准备离开商城的时候,他刚好看到这家店,想给萌萌买件衣服,至于给小区所有的孩子买衣服……这真的很有难度,就算将他给卖掉,也买不起这里的衣服。

  “孩子的衣服换的好快啊。”

  萌萌生长的很快,过段时间衣服就显小了。

  挑选好衣服。

  两百块。

  付账离开。

  随着林凡的离开后,那被放在柜台的钞票,轻轻摇晃着,仿佛是在诉说着喜悦,哪怕是在末世中,依旧有人使用着我。

  ……

  ……

  路边。

  一辆大货车停靠在路面,货箱开着门,里面捆绑着一位疲惫到极致的幸存者。

  “滴滴……”

  轿车的声音传来。

  一辆轿车从远处朝着货车行驶而来。

  轿车后面跟随着一群丧尸,紧接着,轿车加快速度,快速的将丧尸甩开,而那群跟丢轿车的丧尸逐渐减缓速度。

  但很快,大货车里有声响传来。

  瞬间将这群丧尸吸引着,听到声音的丧尸表现的很疯狂,加快速度的朝着货车这边狂袭而来,紧接着,就看到货箱里有新鲜的血肉。

  争先恐后的朝着货箱里跑去。

  被捆绑在货箱里的幸存者,看到有丧尸,害怕的呐喊着,紧接着,惨叫声传出,驾驶室里的费隆脸上带着笑,按着按钮,关上货箱的门。

  “完美。”

  他想的就是这种办法。

  主动将丧尸送到阳光小区,然后让自认为固若金汤的阳光小区庇护所被丧尸攻破。

  正面跟对方较量,他肯定是没有这胆量的。

  但现在已经是末世。

  什么手段都能搞。

  既然要搞,那肯定是搞最安全的,也最为凶残的。

  驾驶着货车,朝着阳光小区那边驶去。

  ……

  阳光小区。

  封锁的街道。

  在外面清理丧尸的林凡,早早回来,带着不少的晶体,按照航哥的想法,外骨骼装备重要是重要,但现在目前,不是最重要的。

  装备跟直刀,就先各自加持一枚,别的晶体用在防御上。

  小区的铁门,围墙,都被晶体加持着。

  按照目前的情况。

  就算力量型丧尸狠狠的冲撞,都未必能撞破。

  林凡看着两边的店铺,看看有没有哪家需要清理的,这段时间,他们清理的很干净,赚钱的业务暂时没有了。

  看来得将安全区域往外扩散,别的商铺还没有清理。

  就在此时。

  巡逻查看的林凡,听到汽车的声音,然后就看到铁栏外,有货箱缓缓升起,逐渐越过铁栏的高度。

  林凡站在这里,静静的看着。

  在夕阳的照耀下。

  他的脸显得黄灿灿。

  驾驶室里。

  费隆操控着。

  发出奸诈的笑声。_dou