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一个人砍翻末世 第139章 我看你是摊上大事了

小说:我一个人砍翻末世 作者:新丰 更新时间:2022-11-13 23:03:01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实木茶几上摆放着两杯热茶,腾升着清香热气。

  “好茶。”贺庆道。

  周阳笑着,“银行这地方除了钱以外,最好的就是茶叶,坐在办公室喝着茶,生活真的是有滋有味。”

  简单轻松的交流着,他知道贺庆的目的,但谁能一上来就开门见山,肯定是要先吹一会,虽说对周阳而,眼前这位是曾经黄市有名企业家,黑白都有门路。

  但现在不一样,末世中,曾经的荣耀荡然无存,一切都将重新开始。

  此时的贺庆放下手里的茶杯,端正的模样,一看就知道是要开始谈论正事了。

  “周老弟,先前的事情万分感谢你的通知,否则我那幸运号怕是难保了。”贺庆说着,当时的情况超出他的估算,谁能想到现在的年轻人完全不按套路出牌,完完全全将曾经的行事规则抛之脑后,差点让他阴沟里翻船。

  周阳笑道:“贺爷,这是我应该做的事情,朱振那家伙仗着自身是觉醒者,无法无天,嚣张跋扈,就跟疯子附体一般,做事从不考虑后果,贺爷收留那么多幸存者,那是大义,况且我跟阳光小区交好,深知林先生的行事风格,哪能知道不通知的。”

  他这一波吃的满嘴是油,西岗庇护所的资源都被他接收,同时也深知林凡的强大,绝对不是现在的他能够撼动的。

  做人做事得有自知之明。

  韩霜她们先前提醒过自己。

  自己又亲眼看到。

  如果还没点数,真的是自作孽不可活了。

  贺庆想了想道:“周老弟你就说句实话,你对林先生的看法是什么?”

  经过种种事情后,他的想法已经悄然发生改变,曾经他想的就是以幸运号为基础,发展他自己的势力。

  对幸存者的安排就是让他们居住在幸运号。

  但是不提供任何物资,需要他们自己出去拼命,最终抽成一半,比例高是高了点,可是能有安全的休息地方是任何一位幸存者都想要的。

  周阳看着神情认真的贺庆,笑着道:“贺爷,你心里已经有想法,有何必问我,我以银行为庇护所,始终秉承着我是一个人,一个充满正能量,相互帮助的人。”

  贺庆盯着周阳,不由的笑着,曾经的他不仅仅是位企业家,更是官方社会组织的一员,经常参加学习组织的当下新时代的精神会议。

  提到最多的就是要充满正能量。

  周阳同样笑着。

  没有说太多的话,但意思已经说的很明确,同样很直白。

  “是啊,的确要做一位充满正能量的人。”

  贺庆没想到末世中,竟然还能有这样的想法,这就是外界的压力,或者说当外界有一位不可抗衡的存在压制着的时候,往往都是能够改变任何人原先的想法。

  周阳道:“我只能说,未来的黄市应该是要当成人类最终的希望城市发展的,他在清理着黄市的丧尸,效果显著,在我眼里,真的能成。”

  贺庆沉声道:“黄市那么多丧尸,真的能清理干净?”

  “贺爷,能不能不是我们说了算,而是他表现出来的实力已经有这样的能耐,称王争霸的确是我先前的想法,现在我已经没有这种想法了。”

  周阳很直白的说着,直接就是摊牌,路就两种,要么继续干想做的事情,哪天被盯着彻底完蛋。

  要么就是跟随着对方的意愿前行,未来还能有点盼头。

  听闻这番话,贺庆沉思着,不得不说周阳这番话说的的确是有道理。

  不管是谁,野心是必然存在的。

  当有机会摆放在面前,谁会主动放弃?

  贺庆瞧着周阳,见他的表情很认真,他便知道周阳说的很认真,至于内心深处的真实想法到底是什么,已经不重要。

  能够让他们在意的。

  还是那让他们望尘莫及,难以触摸的林凡。

  贺庆起身。

  “明白了。”

  周阳望着贺庆,想着对方会有什么样的动作。

  是听到他说的这些。

  从而跟林凡形成密切的联络吗?

  周阳跟贺庆都叹息着。

  明明有着凌云志,哪能想遭遇到林凡这样的人。

  贺庆想着离开时,回头道:“周老弟,你是觉醒者吗?”

  周阳摇头道:“不是,但小红是觉醒者,如果不是小红在我身边,朱振前来试探我,我拒绝他的合作,以他的脾性,绝对会对我下手,当然,现在是不是觉醒者都不重要,有阳光小区的林先生存在,没人敢肆意妄为。”

  贺庆笑着,看似像是认同周阳说的话,实则心中无奈,在他认知里,靠别人永远没靠自己来的靠谱。

  至于周阳是否说的真话。

  并不重要。

  至少他所面对的情况跟他是一样的。

  同样需要面对着阳光小区的林凡。

  望着贺庆离开的身影,周阳来到窗前,望着外面宁静的城市,摸着脑袋。

  “真踏马的难啊。”

  雄心壮志熊熊燃烧着,谁能想到竟然会出这种情况,真的是蛋疼。

  小红匆匆走来,脸色有点难看,“哥,我们救回来的四位女幸存者,其中一位趁着我们注意自杀了?”

  周阳诧异的看着,现在的人都想活着,这倒是好的很,竟然想着死。

  “看看去。”

  休息室。

  周阳看着三位稍微恢复一些精神的女幸存者,她们的眼神有些呆滞,而另一位刚刚自杀女幸存者已经被送走,地面还留着一丝没有清理干净的血迹。

  “哥,她们很难接受先前发生的事情,我能明白她们的绝望跟痛楚。”小红说着。

  同样身为女性哪能不明白。

  周阳道:“你们都想死是不是?”

  躺在床上,被捆绑着手的她们,毫无生机的目光看向周阳,点着头,没有错,我们就是想死。

  在西岗庇护所经历的那些事情。

  对她们的身心造成极大的创伤。

  小红道:“生命是很宝贵的,你们应该忘记那些痛苦的事情,从而勇敢的迎接明天的到来。”

  就算劝解,也是无动于衷。

  这些话对她们而,也是不痛不痒而已。

  “呵呵,真是懦弱,被朱振抓起来欺凌就想着死,那你们有没有想过朱振还活着,依旧在外面逍遥法外,就算你们现在自杀,对朱振造不成任何影响,我要是你们,我踏马就想尽办法变强,找到朱振,拿着刀一块块割下他的肉。”

  “而不是像你们这般的胆小,想的只有自杀。”

  “你们不是想自杀嘛,想着逃避,任由着朱振快活着,行,没有问题,我现在就给你们机会。”

  周阳解开捆绑她们手腕的绳子。

  直接将腰间的匕首往她们面前一拍。

  “工具就在这,你们自己解决,我们就当是白救了你们。”

  周阳明白她们此时的情况,不是什么简单的安慰就能改变她们的想法,就得剑走偏锋,说狠话刺激她们。

  小红看着周阳,又看着三位女幸存者。

  能理解哥说这些狠话的用意。

  只是她想着,朱振都已经死了,肯定是遇不到的,欺骗就是欺骗一辈子。

  周阳双手抱肩退到一旁,冷眼旁观。

  意思很明确,要死要活随你们,谁阻拦谁是狗,就算她们真的要死,他同样不会阻拦,有死志的人是救不回来的。

  躺在那里的三位女子,虚弱的目光望着摆放在那里的匕首。

  有的想抬着手,却是颤颤抖抖的,好像浑身力气都被抽干似的。

  想着周阳说的话。

  她们脑海里浮现那一张张如果魔鬼般的脸。

  眼泪忍不住的流着。

  看到这一幕的周阳心里松口气,能流泪就说明在发泄心中的愤怒。

  周阳将匕首放在腰间,“好好养着,这里跟别的地方不同,你们自己以后慢慢的复仇吧。”

  说完,转身离开。

  他想着,这三位以后绝对是狠角色。

  但凡能够从绝望的黑暗中走出来的人,那真的会很凶残。

  别问他是怎么知道的。

  朱振从愤世青年变成觉醒者,都变得如此变态,自然不用说别的了。

  ……

  夜晚。

  躺在床上的林凡看着界面。

  又要加点的时刻。

  姓名:林凡。

  力量:113290。(无限)

  体力:79280。(无限)

  速度:65480。(无限)

  点数:3。

  感受着自身的实力,真的是恐怖。

  他现在握着拳,都能感觉到体内蕴含着极其恐怖的能量在沸腾着。

  他不想用牛马来形容他的凶残跟霸道。

  这对它们而并不公平。

  “睡觉。”

  他对实力增强没有太大的兴趣,想的够用就好,而加点唯一能给他带来不同的感觉,便是享受着猎杀丧尸,加点的快乐而已。

  夜晚很宁静,放松心情,进入到空灵氛围里。

  敏锐的听觉,好像听到‘嗯嗯嗯’的声音。

  睁开眼。

  声音的来源是从店铺那边传来的。

  听闻是女人的声音。

  还有低喘如牛的闷哼声。

  林凡笑着,闭着眼睛,陷入沉睡中。

  “生活就是这样啊,男女吸引,能在末世中相识,也是一种幸福的好事。”

  清晨。

  林凡如往常一样的起床,照顾着萌萌,自己从冰箱里找出点食物,简单的做些吃的,他这样的生活水准,在庇护所中属于平均水准。

  抱着萌萌开门准备去找李姐,便看到颜妮妮也是开门而出。

  “早啊。”林凡微笑打着招呼。

  “林哥,早啊。”

  颜妮妮笑眯眯的眼神里闪烁着灿烂的喜悦。

  “我们好几次都是同一时间出门碰面了。”

  林凡感觉缘分好难说,有的时候很难碰面,但有的时候总是能够碰面。

  颜妮妮笑着,心里却是想着,所谓的缘分真的要看她有没有早早起床,穿扮好,然后蹲守在猫眼密切的观察。

  “嘻嘻,莫非这就是缘分。”颜妮妮穿着运动装,身材修长,扎着辫子,青春活力。

  “可能真的是吧。”

  林凡跟颜妮妮一起到楼上,将萌萌送给李姐,然后一起下楼,有说有笑,没有想的那种羞涩等等。

  王老爷子他们在那锻炼着身体,看到这一幕,也都是笑呵呵的。

  林凡跟老爷子们打着招呼。

  就看到顾航将煮好的粥朝着车上搬运着。

  “航哥,需要帮忙吗?”

  顾航道:“没什么需要帮忙的,就一桶粥而已,哦,对了,帮我去小晓那边将面包拿过来。”m..

  “好。”

  这些东西都是给腾煌药企的成员们送去。

  人家忙碌着,很是辛苦,在食物方面肯定是不能小气的。

  “小晓,面包好了吗?”林凡问着。苏小晓店铺里的蛋糕香味很浓厚,闻着就让人食欲大开。

  “好了,好了。”

  店铺里传来苏小晓忙碌的声音。

  苏小晓拎着两大包装袋出来,“林哥,面包都在这里,一共四十个,不知道够不够。”

  “应该是够的。”

  那群基地成员数量只有十几人,四十个面包,一桶粥,肯定是够的。

  颜妮妮跟随在林凡身边,“林哥,我能不能跟你一块去送?”

  “你不跑步吗?”

  “先不跑了,我想去看看。”

  “也好。”妙书斋

  运送食物都是由林凡跟顾航行动,如今加上颜妮妮也没什么问题,待在庇护所久了,想出去看看也是正常的事情。

  上车,准备离开的时候,林凡对着王老爷子,道:

  “王老爷子,麻烦跟李姐她们说声,今天午饭给他们准备丰富点,鱼虾多弄点。”

  王老爷子笑道:“好,没问题。”

  随着车辆离开。

  周老爷子感叹道:“小凡这孩子是真的好客啊。”

  王老爷子翻着白眼,“你懂啥,这能是好客的理由嘛,这是小凡的觉悟高,他是宁愿自己吃的简单,也要给那群专家提供丰盛的午饭。”

  周老爷子笑着,“哎,真不错。”

  “肯定是不错了,小凡这孩子可懂事了,觉悟高的很,要么你以为我们能每天这般轻轻松松,吃吃喝喝甩膀子嘛,就跟废物似的。”

  “王老哥,你这话说的不太让人爱听啊。”

  “不爱听也得听,实话嘛。”

  周老爷子想打死老王的心思都有了,这嘴说出的话真让人不中听,明明想说自己是废物,非得把别人也带着。

  真是气人。

  ……

  街道。

  车辆缓慢行驶着。

  颜妮妮入神的望着窗外,仿佛在遥想着曾经的辉煌,如今物是人非事事休,她不是短视频遭人吹捧的颜值舞蹈女主播,而是末世中的可怜幸存者。

  想着种种遭遇,她认为自己是庆幸的。

  望着林凡的侧脸,眼神中充满感激,都是眼前这位将她拯救于水火之中,每个女人都有着英雄情节,脚踏七彩祥云那是幻想,但随着接触,她感觉林哥应该能做到。

  末世中活着的人就很少,人口数量降低到历史上最低点。

  她跟大伙闲聊的时候,有大伙说着,未来我们想要保证文明的传承,就要做出贡献,比如以前只想一胎,现在三胎貌似不过分吧。

  对于还是小姑娘她来说,这话题扯得有些远。

  不过她也想着,如果要为延续文明做出贡献,她肯定是想跟林哥的。

  “看我干嘛?”

  林凡跟颜妮妮眼神对视着,疑惑的很,摸了摸脸,看看是不是有脏东西,没摸到任何东西,心里有点疑惑。

  颜妮妮撇开目光,“没有啊。”

  开车的顾航笑着,他一眼就看出颜妮妮对小凡是有意思的,只是小凡的想法好像有点迟缓,说实话,换做任何一位能懂得美,欣赏美的,遇到美女喜欢,绝对会兴奋的跳起来。

  只是他现在同样有点烦啊。

  杨慧的依赖跟进攻让他有些不知所措,他跟杨慧说过,你对我的情感只是一种在最无助的时候,有人保护着你,陪着你,让你感受到温暖,让你感觉有所依靠。

  你对我不是感情,而是依赖感。

  虽然说过,但是杨慧始终没有放在心上。

  这让顾航真的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  只能早出晚归,尽可能的避开。

  他也想过跟杨慧分开住,但是想着杨慧的情绪,如果分开,可能会对杨慧的情绪造成恶劣的影响。

  他还是能看出杨慧的情绪有点压抑,可能是当初怀孕被抛弃,所形成的情绪波动。

  “小颜。”

  “嗯?航哥?”

  “往后要是有时间可以找杨慧聊聊天。”

  “哦,好。”

  同为女人的颜妮妮看女人肯定是很准的,她能看出杨慧看着航哥的眼神很不对劲,那是有感情的,但是航哥表现的很冷淡,对这种眼神总是避之不及。

  她仿佛能想明白些什么。

  但又不是太明白。

  处在似懂非懂的情况中。

  很快,腾煌药企到了,林凡下车开门,紧闭的铁门,还有那生产间的大门也封锁着,对于这群专家而,他们的任务就是生产血清,别的事情无需多管,哪怕外面有巨大的动静,也要保持着冷静,当做外面没有任何事情发生。

  林凡敲着门。

  “我是阳光小区林凡,送早餐来了。”

  听到林凡的声音后,生产间的门缓缓打开。

  顾航跟颜妮妮搬运着,招呼着他们吃早餐。

  “黄教授,还有什么需要的吗?”林凡跟黄居龙交谈着,能理解这是很枯燥的事情,跟阳光小区庇护所相比,肯定是不能比的。

  黄教授笑道:“很好,这里的环境非常好,辛苦你们了,大早上的还需要你们送早餐,不如这样,给我们送点大米,我们自己解决就好。”

  “没事,你们忙重要的事情,这些小事就交给我们就好。”林凡摆着手,哪能让人家自己做饭,这不是说他们阳光小区都是懒人嘛。

  黄教授没在这件事情说下去,接过颜妮妮送来的粥跟面包,说声谢谢,随后跟林凡交谈着。

  “生产设备已经在调整着,预计明天或者后天就能投入生产。”

  林凡道:“辛苦了。”

  “哪里,我们只是充当小小的人力而已,真正辛苦的还是你们。”

  黄教授发现林凡是真的好说话,很温和,对人很是友好,能够在末世中,遇到这样的人相助,对未来的期望,自然是大大的提升。

  此时。

  那群喝着粥,咬着面包的专家们看着林凡,轻声交流着,其中一位仿佛是被众人推出来似的,朝着林凡走来,有点紧张,有点不好意思。

  “你好。”林凡看到他,跟他打着招呼。

  “你好,他们非要我过来,听雄鹰说你特别厉害,这我们都很好奇,就是想知道厉害到什么程度。”这位专家小哥好奇的很。

  “什么程度吗?”林凡想着,“不好说,应该算是厉害点吧。”

  他想着跟丧尸拼命的场景,很难表现出自身到底有多强,遇到的丧尸很多都是被他一剑猎杀,很简单的,不是将丧尸劈成两瓣,就是砍掉丧尸的脑袋。

  “那你会飞吗?”

  “哈哈,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呢?人类怎么可能会飞,那是不科学的事情啊。”

  林凡没想到眼前这位高学历的小哥,竟然会问出孩子都不知道不可能发生的事情。

  “这倒也是哦,人的确不会飞,毕竟所有的一切都要有科学依据哦。”

  “对,虽然我不会飞,但是我会跳,跳的比较高,比较远。”

  “跳?”

  “对,就是这样。”

  在众人的目光下,林凡呼吸一口,摆动着双臂,如同是在跳远似的,砰的一声,一道狂风吹拂而过,刚刚站在众人眼前的身影,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  瞬间。

  众人呆滞。

  人呢?

  他们都没有看清楚是什么情况。

  就刷的一声,伴随着狂风,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  “喂,我在这里。”

  远方传来喊声。

  众人顺着方向看去,隐隐约约好像有道身影站在高楼天台,朝着他们挥着手。

  顾航跟颜妮妮很平静。

  早就从震惊的阶段发展到理所当然,也就他们刚到这里,思维还停留在,人类不可能这么强的。

  “牛顿的棺材板都裂开了。”

  这是所有人的想法。

  林凡又从远方跳跃而来,稳稳的落地,面带微笑的看着他们。

  “只能做到这些了。”

  很平静的说着。

  “大……大哥,你是怎么做到的?”

  明明岁数比林凡要大,但是对林凡的称呼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。

  林凡道:“很简单,就是站在原地,双腿并拢,摆动着手臂,一二三……跳,就行了。”

  顾航:……?

  颜妮妮:……?

  他们两人惊愣的看着林凡。

  你是不是把这群高学历专家当成幼儿园的小朋友一样在哄着呢。

  果然。

  随着他说出这番话。

  这群专家成员都懵神的看着林凡,手里的粥跟面包,不香了。

  林凡笑道:“别在意,我有点特殊,快点吃吧,等会粥可别凉了。”

  虽说黄教授同样震惊,但是他从夏老师跟雄鹰那边得知了一些,自然不会跟他们一样。

  当然,这是好事。

  他们对未来的希望是建立在科学的研究上,能找到对抗丧尸的希望,随着林凡表现出的非人实力,更像是一种强心剂深深的扎在内心深处。

  能让他们更加安心。

  见识到林凡的情况后。

  反正他们看向林凡的眼睛里都冒着光。

  这是一种膜拜的光。

  ……

  监狱。

  “何哥,坚持着,别随便的放弃。”

  冯杰拍着手给正在翻动着轮胎的何明轩打气,身上都是肥肉,想要在短期里有效果,只能玩命的练。

  当然,这种后果就是手臂会很酸痛。

  何明轩浑身是汗,咬着牙,翻动着轮胎,哪怕气喘吁吁,始终都在坚持着。

  “我知道。”

  何明轩憋红着脸,挥汗如雨,明明是很累的训练,心里始终有股力量支撑着他。

  此时。

  孙能穿着睡袍,端着红酒杯,胳膊撑着围栏,颇有兴趣的看着训练中的何明轩。

  “不服输的男人,总是那般的可爱。”

  他面带微笑的点评着。

  监狱的发展在他的预料之中,一切都朝着好的方向发展着,他自然知道何明轩跟苗易走的比较近,而苗易的姐姐苗燕跟何明轩的关系很好。

  只是他知道,这种关系很好,只是朋友的关系而已,做人还是不能太小气呢。

  有的时候想到陈志勇,他同样只想说,真是贱人。

  孙能静静的看着,就跟女人似的,往往喜欢看着喜欢的人工作或者运动,而他同样如此,在阳光的照耀下,肥肥的身躯被汗水包裹着,看的他心里酥酥麻麻的。

  只是何明轩真的好笨,脑袋一点都不聪明。

  想到和平时期的何明轩生活的如何,他能理解,如果聪明也不可能混的那般凄惨。

  “何哥,歇会。”冯杰递来毛巾。

  何明轩接着毛巾擦拭着汗水,真的很累,双臂就跟散架似的。

  “咳咳。”孙能咳嗽着,声音吸引着何明轩跟冯杰的注意。

  何明轩看到孙能,心里很不满,训练的时候,他感觉自己是有尊严的人,可是看到孙能时,他就感觉自己的尊严,早就被踩踏在地面,狠狠被践踏着。

  “这样就不行了嘛,感觉你这样锻炼跟没锻炼可没区别啊,哎,不仅笨,还有点懒。”孙能悠哉的说着。

  何明轩捏着拳头,真的很气,咬着牙,想都没想,又开始投入到翻动轮胎的训练中,他现在最讨厌的就是孙能,嘴巴真的恶毒,想他曾经在网络上同样恶毒的很。

  但是跟他比起来,自己还是太弱了。

  看着何明轩又投入到锻炼中,孙能笑着,不知为何,就是喜欢看着何明轩很生气,却非要假装坚强的跟自己作对的模样。

  冯杰心里想说,这样勉强训练对身体是有损伤的。

  他回头看向孙能的时候,却发现那边空无一人,仔细寻找,发现孙能朝着远方走去。

  “何哥,先别练了,歇会,否则你的身体会很难受。”冯杰说着。

  何明轩咬牙道:“不行,我不能让这狗贼羞辱我。”

  “他不在,好像有事。”

  听到这话。

  何明轩赶紧回头望着,“早说嘛,累死我了。”

  冯杰:……

  此刻,孙能来到监狱监视塔,任何一座监狱的位置都在偏远的地区,好处就是不会出现那么多丧尸。

  而他们监狱随着经常有人出去寻找物资,就算周围有丧尸,也早就被吸引离开。

  但如今周围又逐渐出现丧尸。

  这在孙能看来,透露着一种并不是很好的消息。

  “什么时候出现的?”孙能问着。

  “就在刚刚,我看到有一头丧尸出现,然后就陆陆续续的出现别的丧尸了。”巡逻的幸存者说着。

  孙能沉思着,“继续给我观察,有任何动静第一时间通知我。”

  “是。”

  ……

  街道。

  林凡继续猎杀着丧尸,范围逐渐扩张,对黄市而,代表着丧尸数量逐渐的减少。

  “希望随着我的努力,越来越近了。”

  他的心情很好。

  阳光小区庇护所朝着越来越好的方向发展。

  “也不知黄警官在做什么?”

  想到黄警官。

  想着自己清理的范围已经很大,黄警官所在的派出所距离丧尸活动的区域貌似有点远。

  先前没想到。

  如今一想,可能真有这种情况。

  黄警官离开派出所,可能要走很远的道路,才能跟丧尸碰面吧。

  “嗬嗬”

  拐弯,出现在新的街道,丧尸在蹒跚游荡着,看着周围的环境,便知道没有人路过此地,一眼望去,直到街道的尽头,丧尸就跟在这里扎根似的。

  “喂。”

  林凡出声,以往还会多说几句话,现在只是渐渐的一声‘喂’,便将丧尸们激怒,而他自然而然的也就进入自卫模式。

  还能有什么好说的,自然就是拔剑就砍。

  ……

  别处。

  真的跟林凡说的一样,黄警官从出门走了很远的路,终于跟丧尸碰面,面对游荡的丧尸,黄警官只是转动眼睛,直勾勾的看着。

  “嗬”

  黄警官朝着丧尸低吼着,围靠在黄警官身边的丧尸就跟看到某种害怕的东西似的,低着脑袋,转过身体,不敢跟黄警官对视。

  就仿佛是黄警官在说:你想干嘛?

  普通丧尸:我路过。

  突然。

  黄警官昂着脑袋,嗅着味道,转变方向走去,没过多久,前面就出现一头力量型丧尸站在丧尸群体中。

  黄警官低吼着。

  力量型丧尸还在捶着路边废弃车辆,听到低吼声,转身看向黄警官,发出沉闷的‘嗬嗬’声。

  丧尸的交流也许只有丧尸能听懂,别的人听不懂。

  要是林凡在现场,可能会将黄警官跟力量型丧尸的声音翻译成。

  黄警官:你破坏别人的车辆干什么?

  力量型丧尸:关你屁事。

  黄警官震怒嘶吼,没有慢慢的走动,而是加快速度朝着力量型丧尸冲去,面对着黄警官的情况,力量型丧尸同样挥着双拳,发出沉闷的声音。

  随着靠近。

  黄警官避开力量型丧尸挥来的拳头,抬着手臂,五指瞬间凝成肉刺,噗嗤一声,直接刺穿力量型丧尸的脑袋。

  曾经的黄警官想要对付进化型丧尸是很难的。m..

  但是自从那次的进化后。

  却变的如此简单。

  轰隆!

  力量型丧尸轰然倒地,重重砸在地面,可能想都没想到,竟然会被一击刺穿脑袋。

  黄警官撕开丧尸的脑袋,找到白色晶体啃食掉。

  自力更生,维护黄市治安,让黄警官显得有些亢奋,对着周围丧尸发出阵阵嘶吼声,仿佛是在说,你们要是不老实,这就是你们的下场。

  也许这群丧尸真的听懂。

  没有一头丧尸面对着黄警官,都背对着身体,站在原地摇摇晃晃的摆动着。

  黄警官穿梭着丧尸群,时不时抬头朝着两边的建筑望去,仿佛是在想着看看有没有别的幸存者存在似的。

  此时。

  在黄警官前进的那条道路前面。

  周围的建筑里。

  有三位幸存者看着路面的情况,尤其是看到那头体型壮硕到极致的丧尸时,都有种无力感。

  这三位幸存者是两男一女。

  其中有位三十多岁的胖男子,摇头道:“这是暴君,脑袋里出现的是黑色。”

  “黑色?”另外一名年轻人面露惊讶。

  就连唯一的妹子都不由的凝重着。

  能够看到丧尸情况的胖子叫祝成。

  他们都是在末世爆发后,慢慢聚集在一起的幸存者,胖子的能力,也就是前段时间那场雷暴雨后,突然有了能够看到丧尸层次的能力。

  用胖子的话来说,普通丧尸没有颜色,长得怪怪的丧尸是白色,而黑色的是他们到现在为止,看到的最高颜色。

  “董佳,我们会死吗?”说话的这位年轻人叫马岩问着。

  董佳摇头道:“在这未来的两秒里,我还活着。”

  她同样是觉醒者,能够看到未来两秒的事情,只是她只能看到以她为中心的一米范围内即将发生的事情。

  对她而,这样能力是从末世爆发后出现的,距离是如何出现的,她同样也不知道,只是这样的能力对她来说,有用处的,但用处就是能提前躲避一点点小灾难。

  说到底,还是比较有些鸡肋的。

  自身还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弱鸡。

  当然,她的能力比胖子祝成要好很多,胖子的能力才是真正的鸡肋,除了看丧尸叫什么,脑袋是什么颜色的,就没有别的作用。

  “我们不能待在这里,得离开这里。”马岩说着。

  董佳道:“可是怎么走,这家伙在楼下等着我们。”

  而就在此时。

  “嘘,别说话,又有一头丧尸过来了。”胖子祝成小声说着。

  马岩跟董佳缩着脑袋,朝着远方看去。

  “只是普通丧尸啊。”

  “别吓人好不好,普通丧尸可没这暴君厉害。”

  胖子祝成瞪着眼,小声道:“不是啊,那不是普通丧尸,我看到它的脑袋也是黑色,就是没暴君那么黑。”

  听到胖子说的话。

  他们张着嘴,面露绝望,明明已经有头恐怖的丧尸,怎么又来一头,这要是都待在这里,绝对会将他们困死的。

  胖子祝成揉着眼睛,仿佛看错似的,自自语,“黄冠?黄警官?”

  “啥啊?”

  “不是,那丧尸的称呼有问题,那丧尸跟别的丧尸不一样,我说的就是那丧尸的称呼啊。”

  从他见到的丧尸中,就没有见过如此奇怪的。

  他见到的丧尸中,有叫力量型丧尸、速度型丧尸、自爆型丧尸……就真的没有见过这样称呼的。

  “嗬嗬……”

  黄警官看到远方的暴君,怒声咆哮着。

  躲在建筑里的他们,瑟瑟发抖,不敢发出任何声音,丧尸真的恐怖,普通丧尸就已经很恐怖,不管是速度还是爆发力,都跟魔鬼似的。

  谁能想到,竟然还会出现比普通丧尸更恐怖的。

  这要普通幸存者该如何活啊?

  虽说他们可能不算普通幸存者,但也得看看这都是些什么能力,连自保靠谱的能力都没有啊。

  紧接着。

  让他们震惊的事情发生了。

  本想着那看起来跟普通丧尸一样的黄警官,竟然直接跟暴君打斗在一起。

  就连暴君都没想到,竟然有同类胆敢对它动手。

  狰狞的神情更加恐怖。

  黄警官面对着暴君挥砍而来的镰刀,丝毫不慌,曾经所学的战斗技巧爆发出来,没有选择跟暴君硬碰硬,能够变化的手臂化作利爪,肉刺,不断在暴君身上留下伤痕。

  躲在暗中观看的三位幸存者。

  瞪着眼。

  “好厉害的黄警官啊。”

  “这丧尸到底是什么情况,为什么要跟暴君拼命呢?”

  “你们说,会不会是因为这丧尸是警官,所以总是想着跟丧尸拼命啊。”

  随着他们的交流。

  砰的一声。

  浑身流淌着粘稠血液的暴君,抓着黄警官的脑袋,狠狠的砸在地面,砰的一声,沉闷的声音实在是吓唬人。

  祝成惊悚道:“看到了吧,这暴君真的很恐怖,我想这位黄警官丧尸肯定不是对手的。”

  眼前的情景对他们造成极大的震撼。

  “嗬嗬。”

  暴君怒声咆哮着,仿佛是在跟躺在地面的黄警官示威,仿佛是在说,看到没有,挑衅暴君的下场,就是如此。

  暴君高举着镰刀手,准备将黄警官劈成两瓣。

  噗嗤!

  镰刀狠狠落下,直接被黄警官翻滚避开,就见黄警官手臂肉刺,刺中暴君的腹部,却受到肌肉的压制,无法深入一点。

  这样的举动彻底激怒暴君。

  “嗬嗬”

  暴君咆哮着,镰刀挥砍斩断黄警官的手臂,一拳挥出,瞬间将黄警官打飞。

  被轰飞到远方的黄警官在地面翻滚着。

  如同皮球似的。

  黄警官低吼着,哪怕自身的情况很糟糕,依旧想着跟暴君拼命。

  只是……

  脚步声。

  黄警官微微抬着头,看到满脸诧异的熟人面容。

  没有错。

  就是林凡,顺着黄警官出警的路线,顺路砍翻看到的普通丧尸,直到遇到翻滚中的黄警官。

  林凡看着远方狼狈的暴君。

  继续低头看着模样很惨的黄警官。

  脑海里想到曾经看到的短视频。

  足以形容眼前的黄警官。

  警局先锋,丧尸大将,只干进化型丧尸,而且还是暴君。

  “哎。”

  他感觉黄警官看似进化,但是进化的速度没有想象中的那般快速。

  喂养很多进化型丧尸。

  到现在依旧不是暴君的对手。

  “黄警官,以后咱们能稍微稳着点嘛,你遇到暴君还算好的,要是遇到混合型丧尸,怕是真的……”

  见黄警官朝着他低吼,好像是不满。

  林凡直接没说话,而是指着远方血流满地的暴君,道:

  “暴君,你连黄警官都敢伤害,我看你是摊上大事了。”_dou