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山影视城基地。

  十三岁的少年紧紧握着手中的丧尸图册,眼神迷茫的看着四周来来往往的人群,不知道自己的未来在哪里,在这里又能做些什么事情?

  他曾经有温馨的家庭。

  随着末世到来,一切烟消云散。

  “你们跟我过来。”

  一名基地幸存者喊着,带着这群刚到的可怜家伙来到一间宽敞的屋子里。

  初来这里的家伙们对这里的一切都充满好奇心。

  其中有人好奇的问着。

  “大哥,请问这里是政府接管的吗?”

  所有人都期待的望着。

  对他们来说,不管去哪都行,唯一能让他们安心的就是想知道是不是政府接管,如果是政府接管,肯定不会不管他们的。

  男人停下脚步,望着这群幸存者,知道他们心里想的是什么。

  “别多想,在这里没有人养着你们,都得靠你们自己,不能给基地带来贡献的人,要么离开,要么等死,就这么简单。”

  说完,也不管他们是如何想的,跟已经在等待的人打着招呼,随意的说些事情,指了指这群新来的幸存者,意思很明确,人数又增加了,需要好好安排。

  坐在那里的是位肥胖大妈,大妈的声音有些沙哑,有些洪亮。

  “有一技之长的往前一步,我说的一技之长是对现在这时候有帮助的。”

  众人对视着,皱眉想着,都是在想自己到底有没有一技之长。

  随后有六位幸存者向前一步。

  大妈颇为满意的点着头,指着较为年轻的男子道:“你有什么一技之长?”

  “我吃鸡贼厉害。”

  “吃鸡?”

  “对,虽然我没有上过战场,但在游戏里我有长年作战经验,甚至可以连夜作战,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,我想我这种本领很适合现在的情况。”

  大妈望着年轻男子,破口大骂,“滚犊子。”

  年轻男子缩着脑袋,有点委屈,好端端的骂人做什么啊,有什么事情好好说多好。

  大妈继续问着另外几位。

  得到准确的答案。

  点点头,还算行。

  大妈见幸存者中还有女性,便问着,“熟悉缝补衣物的有没有?”

  这几位年轻女子对视着,普遍的摇着头,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她们哪里会缝补衣物,甚至连针都没有拿过。

  大妈摇头,“会做饭的举个手。”

  见大妈有点失望,几位女人不算太自信的缓缓举着手,毕竟只会几道简单的饭菜而已,大妈没有多说,同为女人的她,一眼就看出这几位女人在和平时期,应该是一年到头都不会碰锅碗瓢盆的新时代时尚女性。

  适当性的放宽算是给她们一条活路。

  大妈接着道:“在这里,所有人都得干活,没有你们想的大鱼大肉,山珍海味,甚至连以往每天都能吃到的白米饭都未必能天天提供,有的时候一天两块面包,或者两碗稀粥,馒头,面条,吃的也只有山野菜。”

  “啊?就吃这些啊?”

  “这哪能顶得住啊。”

  “是啊,未免也太惨了吧。”

  他们嘀咕着,抱怨着,辛辛苦苦来到这里,才发现幻想的情况跟现实的情况完全不一样,简直就是天差地别。

  “安静。”大妈神色严肃,道:“你们想什么呢?能活着就已经不错,想要大鱼大肉,那就参加基地的搜寻队,在超凡者的带领下出去收集物资,待遇肯定有你们想的那样,但是生命得不到保障,你们谁想参加,现在就可以到我这里报名。”

  随着大妈说出这句话。

  刚到的幸存者都缩着脑袋,好不容易才从外面跑到这里,哪里还愿意继续出去冒险,他们最怕的就是丧尸。

  大妈见惯不怪,这些幸存者她见识的太多了,总是想着不劳而获,幻象着享用着别人拼死拼活从外面带回来的物资。

  这就是做梦啊。

  说道理是没用的,只有现实才能狠狠的教训他们一顿。

  事实就是如此,曾经危难时期,无数先辈用命换来和平,可是才几十年过去,被安逸笼罩的后辈们就已经开始忘记了根本。

  侵略者的穿着,活动,大张旗鼓的在各地举行,甚至得到了众多新时代年轻人的拥护,他们不知道举办的日子代表着什么意义,也不知道举办的位置隔壁是什么东西。

  有人说过

  吃得太饱,容易养出废物。

  大妈看到十三岁的少年,“孩子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  握着丧尸图册的少年,抬头看着大妈,“我叫周舟。”

  大妈点着头,对可怜的孩子,她是比较关照的,但是在基地的规矩就是所有人都得干活,这是不能被破坏的,所以她想着可以给这叫周舟的孩子安排一件比较轻松的活。妙书斋妙书斋

  至少保证能活下去。

  ……

  阳光小区。

  804室。

  菲菲跟婷婷满嘴油腻的吃着面前金灿灿的蛋炒饭,吃的别提有多香了。

  李梅跟陈鹤是组合家庭。

  没那种关系。

  就是居住在一起,节省房屋租金,顺便能相互照顾。

  “真好吃。”婷婷特别喜欢吃蛋炒饭,尤其是李阿姨的蛋炒饭,她是最喜欢的了。

  菲菲得意道:“我妈妈手艺好吧。”

  “嗯,阿姨手艺是最棒的。”婷婷说着。

  李梅笑着,“婷婷,菲菲,你们中午想吃什么吗?”

  她以前就是家庭主妇,现在更是如此,随着阳光小区的幸存者越来越多,很多活都有人干,想着先前人手不够的时候。

  她不仅要照顾孩子,还要种地,甚至还要看着鱼塘。

  但现在,她能全心全意的照顾着孩子们,空闲的时候就去菜地里看着菜。

  韭菜生长的是最快的。

  往往割一波。

  二十四小时就能生长很多。

  菲菲想着,“妈,我想喝鱼汤,要白白鲜美的鱼汤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李梅笑着回应着。

  她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,对林凡的感谢始终埋藏在心里,千万语都难以形容。

  婷婷道:“阿姨,我想吃麻辣豆腐。”

  “好,没有问题。”

  李梅笑着,弄出豆腐是很简单的事情,庇护所里黄豆有不少,她们一群女人有的时候,就弄黄豆制作些豆腐出来。

  老人的牙口不算好,需要吃嫩点的东西,不像年轻人,搞些简单的火锅,方便面等等随意品尝着。

  陈鹤同样笑着,对李梅很是感激,至少他们父女的一天三餐都是她准备的。

  “快点吃,等会还要上课。”李梅催促着。

  “哦。”

  “知道了。”

  婷婷对学习的兴趣还是很高的,反倒是菲菲有点无奈,到现在为止,她都没有想过末世后,竟然还要读书。

  陈鹤好奇道:“婷婷,你们班级里的那位冬冬同学情况怎么样?”

  知道冬冬是丧尸,也知道丧尸的危险性。

  但是所有对冬冬的信任都是建立在林凡的身上,他们相信林凡,所以相信丧尸冬冬不会伤害别人,就跟那位黄警官一模一样。

  婷婷很认真的想着,“冬冬同学很不错,上课从来都不做小动作,很喜欢听老师讲课,就是不愿意回答问题,总是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的,有同学想邀请冬冬一起玩耍,可是冬冬同学就是看了我们一眼,又盯着黑板。”

  听着闺女说的这些,陈鹤心里有点小紧张。

  好家伙,果然还是孩子们够胆大的,要是换做任何一位成年人,面对这样的情况,恐怕早就吓的不知该说些什么的好。

  菲菲道:“婷婷妹妹,人家冬冬弟弟那是很认真的听课,就算下课也在想着老师讲解的知识。”

  “嗯,菲菲姐,你说的对。”

  得到婷婷的认可。

  菲菲心情愉悦的很,几下就将蛋炒饭吃的干干净净,拉着婷婷背着书包,飞奔的离开家里,来到楼下的时候,又被苏小晓喊着,让她们带些面包,到班级跟同学们分一分。

  屋内。

  陈鹤跟李梅相视一笑,期盼着,“只希望这一对小姐妹能开开心心,健健康康的成长起来。”

  李梅坚定道:“会的。”

  ……

  幸运号。

  “林先生,你看我能过去吗?”

  贺庆期待的问着。

  随着林凡来到幸运号,告诉他已经将阳光庇护所扩张,足以生活上万人甚至更多的时候,他的心思就活跃起来了。

  到现在这种情况,如果还看不清楚现实,那真是足够的蠢笨,甚至都不能用蠢笨来形容,在没有林凡存在的时候,他的确有着自己的想法。

  但如今,他已经彻底的看明白。

  融入才是最为明智的选择。

  这段时间,贺庆想过很多未来,也许未来就是以林凡为基础,形成庞大的人类文明体系,规则,规矩都将彻底形成。

  想他贺庆肯定不可能成为整个庇护所的掌权者,但绝对有着相对应的地位,简单点说,就是他有组织能力,领导能力,自认为能够成为一个不大不小的领导人。

  只是现在,唯一让他担心的就是,他能不能到阳光小区里,毕竟那里可是有着一位分辨黑白的黄警官。

  林凡微笑道:“贺先生,这段时间你的变化蛮大的。”

  贺庆笑着,肯定有变化啊,他现在那是一心从良,别的想都不想。

  甚至,他都没想过,自己竟然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。

  直白点就是赔本的买卖。

  “林先生,我纵横商场数十年,始终牢记着,跟着什么样的人就会变成什么样的人,我自己知道曾经的我一心只想着利益,但自从跟林先生结识后,我的思想已经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。”

  贺庆说的很诚恳。

  站在贺庆身边的徐勇同样感觉贺爷的变化是有点大的。

  不过在他的心里,贺爷变化的方向是正确的,用明朝的历史来说,朱标要是活着,朱棣也不会对皇位有想法,甚至所有的皇子都是如此。

  但凡真有得了失心疯的想要当皇帝,都不用朱标动手,别的兄弟就将他抓起来,送到朱标面前,告诉大哥,这小老弟得了失心疯,得灌金汁治疗。

  “贺先生,我认为你现在很不错,我想黄警官看到你,绝对会将你当成普通百姓一样保护着。”林凡说道。

  贺庆就喜欢听到林凡说的这样的话。

  现在的他的确是没有多余的想法,野心那是建立在自身有本事的情况中,当没有足够的本事支撑自己野心的时候,还是老老实实的好。

  “如果真的能被黄警官所接受,那么对我而,将是一件天大的喜事。”贺庆感叹着。

  林凡道:“你想什么时候带着他们到我那里,是现在还是过段时间?”

  贺庆道:“过段时间吧,幸运号的幸存者人数有点多,其中有些可能不适合阳光庇护所的要求,我想在这段时间跟他们好好的聊一聊,让他们的心性逐渐改变过来,如果现在过去可能会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烦。”

  他知道黄警官的情况,那是能够分辨出好坏的。

  这群甲板的幸存者中有好人吗?

  肯定是有的。

  也有好的朝着黑暗转变的,不是他们想转变,而是现实不得不逼得他们转变自己的想法,所以这一切都需要时间的调节。

  他相信只要有足够的时间,一切都能改变过来的。

  “好。”林凡点着头。

  随着林凡离开后。

  贺庆来到栏杆处,从徐勇手里接过喇叭,“各位,请你们放下手里的事情,听我说几句话。”

  如今的幸存者们很感谢贺庆的恩赐。

  没有像以往那样,让他们自己出去冒着危险寻找物资,而是愿意给他们分物资,有的幸存者明白,如今的时代,物资是很珍贵的。

  不是他们想不劳而获,而是外面的危险不是他们这样的人能够对付的。

  众人抬头望着那里的贺庆。

  “刚刚你们看到了,那位是阳光庇护所的林凡林先生,他是一位希望大家都能在末世中活下去的人,他来这里跟我说阳光庇护所已经扩张,能够居住上万人甚至更多的人,意思就是大家都能去。

  但是刚刚我拒绝了,不是我不想带着大家去,而是到阳光庇护所的首要前提,就是大家能保持和平时期的初心,做一名优秀的普通人。

  末世是可怕,但是人性是更为可怕的,曾经的我就是一个黑心的资本家,无利不起早,但是在林先生的引导下,我已经寻找到正确的方向。

  因此,我希望大家跟我一样,保持初心,莫要被末世影响到,希望到那时候,我们能一起去阳光庇护所。

  迎接美好的新未来。”

  贺庆说的很真诚,大伙听的也很认真。

  没有错。

  现场的很多幸存者,都发现贺庆这段时间的变化有点大。

  没有想到竟然是这样。

  有的被末世逼的内心逐渐黑暗的幸存者,望着贺庆,仿佛内心深处那即将熄灭的光芒又在跳动着,闪烁着,随时都能如烈阳般耀眼,驱散黑暗。

  徐勇激动的想给贺爷鼓掌。

  这就是他心中的贺爷啊,他始终相信贺爷是明事理的人,曾经的贺爷为何会是那般的模样,那是因为现实就是如此,不得不这样的保护自己。

  如今遇到林凡这样的人,彻底的将贺爷心中的真诚释放出来。

  好,实在是太好了。

  贺庆看着甲板上逐渐清醒的众人。

  他已经下定决心。

  就是不胡思乱想,好好的跟随着林凡在末世中,好好的发展庇护所吧。

  感觉经过种种情况。

  觉醒者。

  超强各种类丧尸。

  这已经不是他能够玩耍的。

  ……

  林凡同样去了唐岛。

  首富唐礼在最初见到林凡的时候,同样提出是否能去阳光小区生活,那时被林凡拒绝,如今能够前去,这些都是接触过林凡后改变的。

  只是唐岛的重要性,已经不而喻。

  土地的价值很高。

  阳光小区那边的确能种植,但是跟唐岛这边相比,那是完全没法比的。

  没想到唐礼他们不去阳光小区了,而是要待在这里种植物资,用唐礼的话来说,如今的城市被工业代替,到处都是水泥地面,无法种植,想要未来长久的生存下去,必须有种植的地方。

  曾经刚开始的时候,林凡说这些唐礼绝对是想都不会想,就带着家人去阳光小区,但现在,我明白我的使命跟责任,这一块地方必须利用好。

  唐佳雨同样要留在这里。

  “林哥,你有卫星电话,要是我们这里有危险,我直接打电话给你就好,这里的土地需要种植,万一末世持续一年,两年,甚至更久,总不能坐吃山空,还有那些物资都有着时效性,总不能到最后什么都没有才着急,所以现在不断的开荒是必须的。”

  唐佳雨说的很有道理。

  林凡想着,也赞同他说的话,的确如此,唐岛处在湖面中,远离城市,普通丧尸可能会飘荡过来。

  但那也是少数。

  安全性是可以得到保障的。

  要是真的有危险,唐佳雨联系自己,他也能以极短的时间到达这里。

  ……

  两日后。

  香山影视城基地。

  在基地外,三位觉醒者正在围杀着一头暴君,其中的谭青手持钢枪,招式霸道凌厉的很,每一枪击出的时候,钢枪都好像能旋转出旋风似的,割裂着丧尸的身躯。

  城墙上站着幸存者。

  惊叹而又震惊的看着。

  尤其是看到超凡者们跟丧尸斗的有来有回,一个个只感觉热血沸腾,心脏跳动的很快,恨不得是他们在下面跟丧尸搏斗。

  周舟望着那头丧尸的造型。

  瞬间知道那丧尸叫什么。

  “暴君。”

  许久后。

  暴君被击杀,五位觉醒者,除了谭青外,另外四位觉醒者身上带着一些伤势,其中一位更是被暴君轰飞,只感觉胸膛的骨头断裂似的。

  在搀扶下,他们朝着城墙里走来。

  围观的幸存者们兴奋的朝着下面跑去,要去迎接英雄的归来。

  周舟同样想去看看觉醒者的风采,就在他准备离开的时候,猛地看到远方有一头丧尸站在那里。

  他瞪着眼,仔细的看着。

  那丧尸看着就跟普通丧尸一样,可是他发现那丧尸竟然站着一动不动,就跟古代的斥候似的。

  陡然间。

  他赶紧从口袋里掏出叠好的‘丧尸图册’。

  翻阅着。

  他记得好像见过一种类似的丧尸。

  找到那一页,有照片,有文字介绍。妙书斋

  监视型丧尸

  注:形体跟普通丧尸一模一样,但是它不会看到人类就凶残的扑来,而是站在远方观察着,一动不动,它叫监视型丧尸,一种很恐怖的丧尸,能够记清楚人类生存的地方,回去喊来尸潮,任何一头监视型丧尸背后都有着一头精神型丧尸。

  危险程度:本身不强,但是会拉帮手,很恐怖,能形成叠罗汉,灭掉一座庇护所。

  击杀方式:砍掉脑袋就好。

  收获:跟随着,能遇到精神型丧尸

  看到这里。

  周舟急忙朝着城墙下跑去。

  此时。

  一群幸存者围在路边,崇拜的看着回归的超凡者,在他们眼里,这就是他们心中的英雄。

  那一双双膜拜的眼神,看的刚刚受伤的超凡者都昂着脑袋,假装没有受伤,毕竟这种时刻哪能表现出受伤的模样。

  必须硬起来。

  谭青对周围的情况早就见惯不怪,丝毫没有放在心上。

  刚刚的丧尸很强,脑袋里是黑色晶体,收获很是不错。

  “让我进去,我有重要的事情要说。”

  周舟挤着人群,他相信丧尸图册上说的内容,绝对不会有错的,刚刚看到的暴君就是那副模样,怎么可能会是假的。

  人群很疯狂,感觉到被人挤着的幸存者,不耐烦的挥着手,想将周舟推倒在地。

  只是对周舟而,他已经知道事情的严重性。

  别看他才十三岁。

  可不是傻子,更知道安全来之不易,他不想就此发生危险。

  “谭青,谭叔叔,我有重要的事情汇报。”

  他大声喊着。

  只是他的声音被人群的声音掩盖。

  周舟很着急,眼前挡路的胖子真的好烦。

  突然间。

  他想到办法,手臂从对方裤裆背后伸到前面,猛地抓住对方的裤裆。

  啊的一声。

  胖子挥动着手臂,将周围的人撞开,脸色露出疼痛的模样,看到罪魁祸首的周舟,刚想动手给一巴掌,却见周舟灵活的就跟猴子似的,跑到路中间,拦住谭青们的去路。

  “谭叔叔,我有事情要说。”周舟着急道,他知道监视型丧尸在看到同类被消灭,就会离开,从而去通知精神型丧尸,带着丧尸大军前来占领基地。

  裤裆受创的胖子,怒气冲冲的朝着周舟走来,想将他抓出来,手臂刚要伸过来,就被谭青抓住,在谭青的注视下,胖子害怕的缩回手,退到路边,不敢有任何想法。

  谭青看着挡路的少年,“你有什么事情?”

  周舟急忙道:“谭叔叔,还没有结束呢,那暴君不是最恐怖的丧尸,在不远处还站着一头丧尸,它叫监视型丧尸,它才是最恐怖的,它能引来丧尸,形成尸潮,而且它背后还有一头精神型丧尸。”

  随着周舟说出这番话。

  现场显得很宁静。

  紧接着。

  众人大笑着。

  “哈哈,这孩子可真逗啊,这是动画片看多了。”

  “是啊,暴君是什么东西?是刚刚那被我们基地超凡者猎杀的丧尸嘛,还有那什么监视型丧尸?真是搞笑啊,丧尸看到咱们那就跟狗见到肉似的,早就冲来了。”

  “孩子就是孩子,总是喜欢异想天开。”

  周舟没有理睬周围人的话,而是急忙将丧尸图册打开,递到谭青面前,“谭叔叔,你自己看,这是你们刚刚杀的丧尸,这里面记载,那种丧尸叫做暴君,它脑袋里的东西叫晶体,而你们是觉醒者,这里都有记录的。”

  “你再看这一页,这是记录的监视型丧尸信息,虽然跟普通丧尸一样,但这里面说的很清楚,监视型丧尸形态跟普通丧尸一样,它不会看到人类就冲来,而是会将基地的位置告诉精神型丧尸。”

  谭青凝神的看着。

  身边的另外几位觉醒者,有点痛,“谭青,赶紧回去吧,小孩的话有什么好信的,看看我这情况啊。”

  意思很明确。

  就是没有相信周舟说的话,还有刚刚跟丧尸战斗受了点伤,需要好好的看看呢。

  别在这里耽误了。

  谭青没有理睬他们,而是继续看着,越看神情越发的凝重,随后拉着周舟快速的朝着城墙上跑去。

  来到城墙。

  “在哪?”谭青急忙问着。

  周舟指着远方,只是哪里还有监视型丧尸的踪影,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,一望无际的路面,一头丧尸都没有。

  “不……不见了,刚刚还在这里的。”周舟都快急哭了,明明就在那的。

  谭青凝神的望着远方,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  “周舟。”

  “这东西是哪来的?”

  “是我在黄市捡到的。”

  “你跟我来。”

  ……

  “谭青,这孩子说有种丧尸叫监视型丧尸,能引发尸潮?”

  会议桌前,一群人望着站在那里不知所措的少年周舟,说实话,对于孩子的话,他们是持有着怀疑。

  但是谭青都将人带过来了,说明这件事情可能是真的。

  “你们先看看这个吧。”

  谭青将丧尸图册甩到桌前。

  现场的人凑过来,看到第一页的四个字时,都露出怪异的神色,总感觉这就跟游戏攻略似的。

  《丧尸图册》?

  还没有太重视的翻开第一页。

  随意的看着。

  只是看着,看着,他们的神情就跟先前的谭青一模一样的凝重。

  继续翻阅着。

  神色更加凝重。

  一直看到最后的时候。

  所有人的眼神都透露着一种懵逼。

  “这……这……”

  说话都开始结结巴巴了。

  谭青道:“周舟说,这是他在黄市捡到的。”

  大伙表情各异,有很多话想说,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  “这里面描绘的也太详细了吧,别说是丧尸,就连晶体的作用跟觉醒的能力,都给我们写的一清二楚。”

  “是啊,我以为暴君就是我们遇到最厉害的丧尸,这里面竟然还有一种丧尸叫成熟期混合型丧尸,甚至晶体都是金色的,这得是什么概念?”

  “什么成熟期混合型丧尸啊,我看到领主的介绍,晶体是红色的。”

  “干,你们有没有注意到其中的关键点啊,黄市阳光小区,林凡,这名字你们就没有看到嘛,这丧尸图册就是他写的,甚至对付成熟期混合型丧尸的办法都写出来了,那就是他能击杀,别的人击杀不了。”

  “林凡?林凡是谁啊?”

  “艹,就是写这丧尸图册的人啊。”

  随着众人都有些懵逼的时候。

  一名两鬓发白的中年男子道:“都安静。”

  大伙望着他,这位中年男子就是香山影视城的拥有者,曾经的大企业家慈善家毛平,虽然没有觉醒能力,但是收留着前来投靠的幸存者。

  深受大家的敬重。

  谭青道:“毛先生,现在最关键的是,周舟看到了监视型丧尸,你们也都看过册子里如何介绍的,尸群袭来,虽说我们有围墙,但是这里面介绍着,尸群数量达到一定的时候,就会形成叠罗汉,从而翻过围墙,现在我们该如何解决?”

  一位背着斧头的壮汉道:“要不来了就杀?”

  “放屁,尸潮,人家都说的很清楚了,是尸潮,你能杀多少?”

  毛平示意大家安静,看着周舟,“小朋友,你能不能告诉我,除了你,还有谁是从黄市过来的?”

  “还有好多人。”周舟回着。

  毛平道:“现在将那群从黄市过来的幸存者喊来,我有话要问他们。”

  很快。

  刚从黄市过来没几天的幸存者们,有点紧张的站在会议室里,对他们而,有点小紧张,不知道这里的大佬们有什么事情。

  毛平道:“大伙别紧张,我有点事情想问一下,就是你们从黄市过来,有没有去过阳光小区?或者知不知道林凡这个人?”

  对于大佬的问话,大伙迷茫对视着。

  没人去过阳光小区。

  也没有人知道林凡。

  就在此时。

  “我……我好像知道点。”人群中,一位年轻人缓缓的举着手。

  大伙回头望着。

  满脑子问号。

  好家伙,咱们一直都在一起,我们都不知道,你是怎么知道的。

  “知道点什么?”毛平急忙问着。

  “其实我也是不知道的,就是我哥跟我说,他有一套无线电设备,一直没事的时候就跟外面联络,前段时间联络到人了,对方自称是黄市阳光小区的林凡。”

  毛平道:“你哥在哪?不对,赶紧带我们去找你哥,快。”

  “哦,哦……”

  ……

  一间古代小屋里。

  龚明辉赤着身躺在床上,清晨是美好的,糟糕的事情就是清晨醒来总是有点躁动。

  此时的他,看着贴在墙壁上的一张妖娆美女海报。

  所有的工具都准备好。

  叠着的白色纸巾摆放在肚皮上。

  手有规律的一上一下。

  “哎,这日子啊……多么想有一位贤惠的媳妇,哪怕是女朋友也好。”

  他就静静的干着活。

  哪怕外面有声音也无妨,窗户关的好好,没人会偷窥他这个宅男的。

  在这种紧张的末世中,唯一能麻痹内心深处的恐慌,就是现在这种时刻。

  来了,感觉来了。

  就在他准备彻底上天的时候。

  砰!

  紧闭的木门被人一脚踹开,紧接着,一群人鱼贯而入,惊的龚明辉目瞪口呆的望着,整个人都已经傻眼,甚至连握着的造型,都仿佛被时间禁锢似的。

  突突!

  冒泡泡。

  龚明辉社死。

  就连他弟弟都捂着脸,拍着脑门,有种说不出的羞耻。

  “哥……哥。”

  毛平他们同样看到眼前的情况。

  毫无波动。

  能理解。

  但是对龚明辉而。

  就现在这种情况,对他造成的伤害是难以想象的,可能这辈子都得有阴影,甚至无法重振雄风。

  错觉,肯定是错觉。

  龚明辉自自语着,想用纸巾擦拭干净。

  只是……谭青上前,一把抓着他的胳膊,将他从床上提起来,甚至连给他穿裤子的机会都没有。

  “你是不是能联系到黄市阳光小区林凡,赶紧联系。”

  “我能不能先擦一下……”

  “快,赶紧联系。”

  龚明辉知道他们是谁,被吓的赶紧用无线电联系起来。

  “阳光小区林凡在不在,呼叫,呼叫,请问在不在。”

  所有人都焦急的等待着。

  对他们来说,能否联系到黄市林凡是很重要的事情。

  “兄弟,你又联系我了?”

  随着设备传出声音。

  谭青等人脸上露出喜色。

  谭青道:“你好,我叫谭青,香山影视城基地的幸存者,请问刚刚我们看到监视型丧尸,那尸潮会什么时候到来?”

  开门见山,长话短说,直接自报家门。

  “什么?监视型丧尸?我擦,那你们可能要完蛋了,听我说,监视型丧尸具体什么时候会带着尸潮过来,那就得看精神型丧尸的距离有多远,只要监视型丧尸到达精神型丧尸那边,汇报这里的情况,就会带着尸潮过来,我想它们可能已经在来的路上了。”

  听着对方说的这番话。

  众人的脸色很难看。

  “请问如何解决尸潮?”

  “这问题我可能没法回答你,我们阳光小区也经历过尸潮,但是处理人是林凡,他将所有的丧尸都猎杀干净,尸潮就能结束了,但是以你们的情况可能做不到,最好的办法就是赶紧找地方躲起来,最好就是躲到地窖里,我现在给你们通知林凡,问问他有什么好办法,兄弟撑住,有希望的。”

  声音传来。

  谭青看着众人。

  “毛先生,我想我们香山影视城基地怕是要面对难以想象的灾难了。”谭青凝重道。

  毛平没见过尸潮是什么模样,但是同样感觉事情很严重。

  周舟道:“谭叔叔,那位黄市的人是不是会来帮助我们?”

  谭青摇头道:“先不说人家愿不愿意来帮助我们,就说真的要来,开车都要十个小时,如果尸潮是我想的那样,别说十个小时,就算是一个小时,都可能有点悬。”

  他们是觉醒者。

  厉害是厉害。

  但要是面对成千上万的丧尸,也是顶不住的。

  就在此时。

  一位在城墙巡逻的幸存者,脸色惨白的跑进来,“不好了,丧尸来了,好多,好多啊。”

  众人听闻,脸色瞬间大变,赶紧朝着城墙那边跑去。

  眨眼间。

  屋内空无一人。

  龚明辉的弟弟想留下来安慰下哥哥的,可是想到哥哥刚刚的情况,那是社死的场面,他怕留下来会被打死,就跟随着众人一起出去了。

  此时的龚明辉仿佛没有听到丧尸袭来的事情。

  而是呆滞的坐在那里。

  低着脑袋。

  看着小兄弟。

  顺便随意的拨弄两下。

  废了。

  他知道从今以后,所谓的清晨之立,可能跟他再也无缘相见,人生就是如此的奇妙,永远都是双面性的。

  软软硬硬符合阴阳之道。

  而他以后只能是软。

  阴阳失调。

  城墙。

  眼前的情况已经彻底将他们震惊。

  远方之处,密密麻麻,漆黑一片,能够听到密集的嘶吼声,那些都是丧尸,如同浪潮般排山倒海,势不可挡。

  自从觉醒能力增强后。

  他们就从未有过这般的畏惧。

  眼前的场面更是他们想都没有想过的场面。

  “毛先生,这次我们香山基地可能真的面临灾难了,麻烦你让女人跟孩子们躲到地窖里去吧,男人都随着我们到城墙上,跟丧尸战斗,这样才有一线生机,否则我们基地必定灭亡。”

  谭青凝重的已经感觉呼吸都有些困难。

  毛平道:“好,我知道。”

  谭青看着周围的众人,有的人双腿在打颤,有的人在吞咽着口水,有的眼神中的恐惧是难以掩盖的。

  “怕是没用的,事情已经发生在我们眼前,畏惧,胆怯只是加速我们灭亡而已。”

  “还想活着,那就干,这是我们唯一的选择。”

  如今可不是畏惧的时刻。

  真要是未反抗就被吓住。

  那还打什么?

  直接自杀算了。

  省的被丧尸咬的撕心裂肺的疼痛。

  此刻。

  香山基地乱了。

  幸存者们得知数不清的丧尸来攻城的时候。..

  所有的幸存者都被吓傻。

  有的人慌乱的到处乱跑,尖叫着。

  “地窖装不下了。”

  “你是男人,你不能进来的。”

  “放屁,老子都踏马的要死了,还什么男不男人的,给我出去,位置让给老子。”

  但同样的。

  也有一群人跟那群逃跑的幸存者的方向不一样,他们扛着各种工具往城墙上赶去。

  逆行。

  明知危险,也义无反顾的朝着城墙走去。_dou