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一个人砍翻末世 第162章 孙能:你可真是喂不熟的狗

小说:我一个人砍翻末世 作者:新丰 更新时间:2022-11-13 23:08:32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《丧尸图册》散发的到处都是,不仅仅是黄市有,别的地方都有散发到。

  而监狱中只有何明轩有。

  他自己看过,没放在心上,其中的名字稍微让他有点上心。

  林凡……很熟悉的名字。

  但是不太想理睬,每当想到这个人,就想到曾经的事情,可能是八字不合,没有太大的恩怨,就是不愿理睬。

  好好的看看这《丧尸图册》吧,这其中可是有你们想要的消息。

  何明轩走到外面,呼吸着新鲜的空气,跟冯杰相视一笑,不明,不多说,意思到位就好,没必要想这些。

  许久后。

  临近中午,大家都简单的用餐结束,没有想的那些家常便饭,吃的都是从商店里搜集的物资,有面包,有泡面。

  相对而,这些食物在末世中已经算是很好的了,还有很多地方的幸存者未必能有这样的待遇,对那些人来说,他们只想活着。

  跟孙能享用的饭菜相比,完全没法比。

  “有随我出去收集物资的吗?”

  随着何明轩此话一出。

  现场宁静的连根针都能落下。

  齐刷刷的看向何明轩。

  他们看过《丧尸图册》的内容,看到其中记载的阳光庇护所,也知道那里有位他们难以想象的人。

  两个字。

  林凡。

  “我想去。”

  “我也想去。”

  有人默默举着手。

  “何哥,能把我妈带着吗?”冯杰轻声说着。

  “行。”

  何明轩点点头。

  愿意跟随着何明轩走的人有很多,最终只挑选六位幸存者,不是面包车坐不下,而是人数太多有点不好。

  大伙跟随着何明轩朝着监狱外走去。

  冯杰跟妈妈轻声交谈着,说着一些事情,母子情深,冯杰能放弃所有,唯独不能放下母亲,他能陪着母亲一起去监狱。

  但是何明轩对他有恩,他得陪着,哪怕知道有危险也是如此。

  二楼。

  孙能偷窥着,隐藏暗中的窥视,望着那一道道离开的身影,咔嚓一声,清脆的声音,透明的玻璃杯被他捏碎,也不知是红酒还是鲜血顺着手指滴答滴答的滴落在地面。

  直到何明轩开着面包车离开。

  他转身离开。

  留下的只有地面的猩红的液体。

  街道。

  待在面包车里的幸存者们看着外面的情况,有的在监狱就没有出来过,没想到城市荒凉成这样。

  除了刚出来的时候,能够看到丧尸,随着朝着远方行驶而去,丧尸的数量越来越少,甚至到现在的干干净净。

  何明轩安静的开着车,心里想着,自己为何要这么做,这样的目的又是什么?

  是一种行为上的无声反抗吗?

  面包车停下来。

  街道的尽头便是铁栏,那里就是阳光庇护所的大门。

  “你们看,那就是阳光庇护所,幸存者们生存的地方,在那里你们能过上正常的生活,无需受到压迫。”何明轩说着。

  他隐隐约约看到楼顶有人在巡逻着,好像还挎着武器。

  “你不去吗?”有幸存者问着。

  何明轩摇头道:“不去,你们到达那里,别说是从监狱那边出来的。”

  “为什么?”

  大家都望着何明轩,不太明白他为何要隐瞒。

  何明轩道:“听我的就好,别问那么多,也别说那么多,咱们相处这么长时间,要说没感情是假的,希望你们都能有好的未来。”

  众人看着何明轩,沉默的没有说话。

  最终,有人开口了。

  “何哥,谢谢你这段时间的照顾,如果不是你的照顾,我们未必能活着。”

  “是啊,孙能他是变态,你要小心啊。”

  听着大家关怀的话,何明轩笑着,曾几何时,他竟然也如此遭受大伙的喜爱,玛德,他喜欢这种感觉,更是享受着这种来自心灵深处的愉悦。

  如果和平时期能有这样的待遇,他睡觉都能笑出声。

  但他也在自身上找原因,曾经的他的确不受大家的喜欢,自身性格问题,对谁都不友好,总是想着占人家的便宜,更重要的是他长相跟体型,不管是谁看到,第一想法就是自己看起来好油腻猥琐。

  “多谢大家关心,照顾好阿姨。”何明轩说着。

  阿姨就是冯杰的妈妈。

  “嗯,我们知道,只是何哥,你回去怎么交代?”

  何明轩笑着,“末世,死点人不是很正常嘛。”

  大家:……

  众人打开车门,下车,朝着远方走去,何明轩待在车里望着他们的背影,看着他们到达阳光庇护所,然后走进去。

  他踩着油门,拐弯离开,回去前,他得继续收集点物资。

  至于孙能信不信,跟他没关系,你不信归不信,人都已经没了,跟我说这些还有什么用。

  ……

  关浩懵神的看着眼前六位幸存者。

  好家伙。

  这是组团到来的啊。

  他们来到这里的时候,好奇的观察着周围的情况,发现生活在这里的人都面带笑容的干着活,有的还追逐打闹,氛围瞬间就不同了。

  真的是人间天堂吗?

  “你们是从哪来的?”关浩问着,“刚刚那辆车又是什么情况,为什么没有跟你们一起到来?”

  大哥不在,他都不知道该如何安排这些人。

  能够入住到阳光庇护所的要求就是普通市民,要么是得到大哥的认可,要么就是得到黄警官的……哎,说曹操,曹操还真的来了。

  干干净净的黄警官慢悠悠的走来。

  先甭管这些人是从哪来,他们肯定是不知道黄警官的情况,“别紧张,那位是黄警官,你们说看过丧尸图册,那肯定是看过图册里记载的内容,第一次都是这样,如果黄警官接受你们,那么你们就能入住在这里。”

  六位幸存者有点紧张。

  虽然介绍是这样说,但黄警官真的是丧尸啊。

  而且这普通市民的标准没有界限,有点捉摸不透。

  关浩挥着手,“黄警官,早上好,来了六位幸存者,麻烦看看合不合适。”

  如果不合适怎么办?

  这问题关浩有想过,那就是挂掉呗。

  黄警官慢悠悠的来到他们面前,眼眸转动着,看了一眼关浩,扫着六位幸存者,什么都没做,什么都没说,出门离开。

  关浩松口气,“恭喜你们,你们已经得到黄警官的认可,可以居住在这里。”

  他发现这些幸存者的额头都已经溢出汗水了。

  很显然。

  刚刚他们真的很紧张。妙书斋妙书斋

  “你们跟我来,现在我带你们去王开那边,他会给你们安排好,在这里生活不要有太大的压力,就跟平常一样,在这里的所有人都是各地存活的幸存者。”关浩给他们讲解着这里的情况。

  没办法的事情,任谁来到这里,肯定都在想着,这里的规矩是什么等等。

  至于他们从哪来,王开会询问的。

  六位幸存者渐渐放松下来,可能是关浩说的那些话,真的让他们很安心,在来的时候,他们心里也都在想着情况,会不会规矩很多,又或者会不会是从这個压迫到另外一个压迫。

  ……

  监狱。

  何明轩开着面包车回来,冯杰等待许久,看到只有何明轩从车上下来,又看到何明轩朝着他点头。

  他便知道事情已经成了。

  冯杰的心彻底放松下来,他无惧死亡,只怕母亲受到伤害,而现在这点压力已经没有,彻底能跟随着何哥放开手脚的大干一场。

  “让人把物资搬运下来。”何明轩说着。

  “嗯。”

  何明轩想着下一波送谁走,苗燕姐弟俩可以送离开,这地方安全是安全,但孙能的存在,注定着不安全。

  就在他想着去歇歇时。

  “何明轩,你跟我来。”

  二楼,孙能冷漠的站在那里,声音很冷,听得何明轩收敛笑容,如同坠入到冰窖一般,四肢冰凉。

  “何哥……”

  何明轩摇摇头,他看到冯杰的眼底浮现凶狠之色,仿佛是在说,要不咱们一不做二不休,直接跟他拼了,我打头阵。

  冯杰握着拳头,深吸一口气,如今老母亲得到稳当的安置,他什么都不怕。

  何明轩朝着二楼走去,乖乖的跟随在孙能身后。

  走进一间屋内。

  屋内漆黑。

  何明轩壮胆走了进去,没有听到孙能的声音,却被一脚直接从后面踹翻在地,啪嗒,灯光开启,灯光照亮屋内的情况。

  孙能关上门,走到何明轩面前,一脚将他踩在地面。

  然后拿出《丧尸图册》狠狠的甩在他的脸上。

  “你是不是感觉我对你的纵容,你就能无法无天的想做什么就做什么,甚至想着背叛我?”

  何明轩吃痛,想抬头说些什么,只是他看到孙能此时的表情时,被吓的脸色煞白,那是狰狞扭曲到极致的神情,就连那眼神都浮现着凶狠之色,仿佛想要将他彻底吞掉似的。

  他从来都没有见过孙能这般的愤怒。

  一次都没有见到。

  何明轩吞咽着口水,没敢说话,同时不知道孙能怎么会有《丧尸图册》,这玩意是他在外面捡到的,也就一份而已,他是哪里来的。

  只是轮不到他想那么多。

  惨烈的遭遇袭来。

  孙能一脚又一脚的踹在何明轩的身上,对他进行从未有过的殴打,一边踹着,一边怒声着。

  “背叛,你是想背叛我嘛,贱货,你就是个贱货,你将人送到哪去了,你是想将他们转移,所有人都转移,然后你再离开是不是?”

  何明轩蜷缩着身体,抱着脑袋,闷哼着,一句话都不敢说,只是默默的承受着孙能的暴行。

  “你给我说,你错了,你再也不敢了,给我说。”

  孙能咆哮的怒吼着。

  何明轩依旧蜷缩着,他嘴上想说,但心里不想说,他已经受够这种被屈辱的对待,他是贱人,也是被人讨厌嫌弃的网络键盘侠秋刀斩鱼何明轩。

  可是自己已经不是以前的自己了。

  “啊……”

  何明轩大喊着,爬起来,推开孙能,对着他咆哮道:“你给我闭嘴,我没错,我就没错,你这样羞辱我,我也是人,我也是男人,莪已经不是曾经的我,我是何明轩,已经不是那个在网上被人厌恶讨厌的秋刀斩鱼了。”

  “你总是这样对我,你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啊。”

  “你再敢动手,我打你啦。”

  也不知他到底是哪里来的力量跟勇气,竟然对着孙能说出这番话,直到说完的时候,他才重重的喘着气,后背也早已经被汗水浸湿。

  “呵呵……呵呵。”

  孙能低沉的笑着,笑的很阴沉,神情甚至有点疯癫。

  这样的笑声让何明轩有点害怕。

  孙能走到何明轩面前,啪的一声,一巴掌狠狠的甩在何明轩的脸上,力量很大,直接将何明轩扇倒在地,突如其来的情况,惊的何明轩都已经傻眼。

  怎么力量这么大。

  他一直有锻炼身体,不管怎么说,至少也不可能被孙能瘦弱的体型给一巴掌扇倒在地啊。

 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。

  他就被孙能摁在墙角,紧接着,一拳又一拳落在他的脸上,耳边继续传来孙能愤怒的声音。

  “有能耐了,有本事了,凶我,推我,还想打我,贱货就是贱货,喂养不熟的狗,你踏马的就是狗。”

  “我对你不好吗?

  “我对你不够放纵吗?”

  “我知道你自卑,我让你当个人,当个受人尊敬的人。”

  “你踏马非要当个狗,就跟那家伙一样,喂不饱的狗东西。”

  “背叛我?背叛我?”

  孙能一拳又一拳的落在何明轩的脸上。

  指骨沾着血。

  墙壁上喷溅着血液。

  何明轩缩在墙角,发出吭哧吭哧的声音,孙能的眼睛里尽显着疯狂狰狞的神色,那模样就仿佛遭遇到背叛,从而彻底失去理智似的。

  渐渐的。

  孙能高举着拳头,仿佛恢复理智似的,猛地后退着,眼神惊恐的看着眼前的情况,他低着头,看着沾染血液的拳头,又看着墙壁上的血液。m..

  突然间。

  他看着蜷缩墙角迷迷糊糊的何明轩,愤怒的眼神荡然无存,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种懊悔。

  他一步步朝着何明轩走去。

  何明轩听着脚步声,迷迷糊糊的精神仿佛受到惊吓似的,身体蜷缩的更紧,“不要打我,呜呜……我错了。”

  孙能心疼的蹲在何明轩的身边,轻轻的抚摸着他满是鲜血的脸,后悔的说着。

  “不要害怕,我错了,我不该打你,我不该下手打你。”

  看着何明轩那惶恐不安的眼神,孙能的心阵痛的很。

  “是不是很痛?其实你听话,不要总是惹我生气,不就好了嘛,你想要什么,我都能满足你,背叛不好玩的。”

  “我已经很纵容你了是不是。”

  “你说你非要这样干什么呢,我的就是你的,你的就是我的,未来所有的都是你的,荣耀,爱戴,尊敬,都是你的,我甘愿当你身后那个不需要你付出的人。”

  “你看多好啊,是不是。”

  孙能轻声的说着,手掌抚摸的伤痕,渐渐的消散,那种冰冰凉凉的感觉,让何明轩感觉的很舒服,发出一丝丝嘤嘤的声音。

  他真的不想伤害何明轩,可是刚刚他真的没有忍住。

  “来,听话,站起来,让我看看你。”

  孙能将何明轩扶起来,何明轩就跟受到虐待的小狗狗似的,受到莫大的惊恐,谁触碰都会浑身颤抖。

  孙能细心的给何明轩擦拭着脸上的血迹,动作很温柔,就如同一位贤惠的妻子给丈夫整理着衣容似的。

  “我……我不敢了。”何明轩宛如惊弓之鸟,就怕突然间,孙能又狠狠暴揍他,就刚刚已经将何明轩揍的哇哇哭。

  砰!

  就在此时。

  房间的门被冯杰一脚踹开,而他的身后还站着一些幸存者。

  刚刚他们就听到了那悲惨的惨叫声,还有怒骂的声音,一直以来,他们都受到何明轩的帮助。

  听那声音,对他们而,就仿佛何明轩要被打死似的。

  虽然害怕孙能。

  可是在冯杰的带领下,他们毅然决然的冲上来,准备拿下孙能,解救何明轩。

  他们看着墙壁跟地面的鲜血。

  心里一紧。

  现场都已经变成这样了,足以能想象到,当时的情况是有多么的惨烈跟恐怖。

  孙能眯着眼,脸色渐冷,“你们想干什么?造反吗?”

  “何哥,我来救你。”

  冯杰猛地扑向孙能,他是专业的拳击教练,对付这种体型的角色还不是手到擒来,一上来就全力,那是担心孙能会掏枪射击。

  砰!

  想的好好的冯杰,都已经想好反手擒拿,将孙能扣在地面,但是谁能想到,倒飞出去的竟然是他,一股距离席卷胸膛,对方赫然只是一脚踹出。

  哗啦!

  冯杰直接被踹飞出去,撞倒数位幸存者。

  所有人都懵逼的望着。

  彻底傻眼。

  好家伙,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  冯杰可是专业的拳击教练,怎么可能如此简单的就被干翻在地,这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啊。

  所有人惊骇的望着孙能。

  孙能缓缓的拔出手枪,指着众人,“你们是想死还是怎么的?现在给你们机会,不想死的给我滚,哪里来的给我滚回到哪里去。”

  众人望着低着脑袋的何明轩,又看着已经被踹晕死过去的冯杰,向后退着,随后扛着冯杰快速离开现场。

  “你站住,苗易对吧。”

  孙能道。

  苗易害怕的看着孙能,苗燕更是挡在弟弟的身前,大有一种你有什么事情就冲着我来,别搞我弟弟。

  孙能朝着苗易走去,一把将挡在身前的苗燕推开,随后将枪口对准苗易的脑袋。

  “闹事是需要付出代价的,何明轩,你看着,这些都是因为你的背叛。”

  噗通!

  苗燕跪在孙能面前,“求求你,不要伤害我弟弟,你要杀就杀我。”

  低着脑袋的何明轩,看到孙能的枪口对准苗易,而孙能的目光锁定着他,那是冰冷的眼神,他知道孙能肯定是干得出这样的事情。

  噗通!

  何明轩双膝弯曲,随着这一跪,原先该有的傲气跟尊严,彻底支零破碎,他知道自己是斗不过孙能的,一切都只是他的幻想而已。

  “我错了,不要伤害别人,我真的错了,我以后再也不敢胡思乱想了。”

  “你真的知道错了吗?”

  “我知道了。”

  孙能缓缓收回枪,走到何明轩的面前,轻轻拍着他的脸,随后弯着腰,浅浅的亲了一口何明轩的脸,“记住,这是你最后一次机会,别的事情都好说,背叛我的下场,就是死,明白吗?”

  “我明白了。”

  何明轩疯狂点着头。

  “滚吧。”

  随着话音刚落,何明轩急忙带着苗易他们离开。

  望着那离去的背影。

  孙能冰冷的神情消散,取而代之的则是孤寂,“好好的不好嘛,为何总是要惹我生气,就算你是扶不起的阿斗,我都愿意扶着你,帮着你做出改变啊。”

  他的一段段感情都是掏心掏肺的温柔对付,愿意舍弃自身的利益,帮助着喜欢的人达到他心中的野望与目的,哪怕将自己牵连进去也在所不惜。

  可惜……遭遇的总是背叛。

  性别的界限,真的有那么重要吗?

  孙能想着……如果自己是个女人,或许就不会是这种结果了吧。

  “呵呵”

  他笑着,笑容是自嘲的。

  此时。

  大伙看着何明轩,都羞愧的低着头,毕竟他们听到何明轩被孙能暴揍的情况,想帮助却帮不到忙。

  他们感觉自己就是废物,一直以来都承受着何明轩的相助,而当对方想要得到帮忙的时候,他们却什么忙都帮不到。

  何明轩同样不敢看他们。

  他现在才发现,自己始终都是个小丑,懦弱的人,所谓的尊严早已经支离破碎,都是虚假的,都是不存在的。

  夜晚,凌晨。

  熟睡中的何明轩眉头总是皱着,仿佛是在做着噩梦。

  “不要……不要打我了。”

  他颤抖着,额头有汗水。

  黑暗的床边,孙能坐在那里,手掌轻轻抚摸着何明轩的脸,他的脸上写满着自责跟懊悔,不该将何明轩吓成这样的。

  这就跟父母朝着孩子歇斯底里怒吼后,看着孩子惶恐害怕的神情,陷入深深的自责中,为何当初没有控制得住理智。

  从而发生这样的事情。

  “做个好梦,不要被噩梦侵扰着。”孙能摸着他的额头。

  ……

  翌日!

  三河区。

  林凡来到贺庆所说的冷冻仓库,周围的丧尸刚刚被他清理干净,街道中躺着的都是丧尸破碎的尸体。

  遇到林凡的普通丧尸,往往都没有好的下场,全尸难度很高,基本不是被劈成两瓣,就是脑袋被砍掉。

  走进冷冻仓库的厂房。

  周围停靠着很多报废的车辆,其中一辆车里躺着一具尸体,已经变成干尸,好像就是躲在车里,活生生饿死的。

  虽然没有亲眼看到当时的情况,但在他的脑海里能够构思出画面。

  肯定是外面的丧尸实在是太多,想逃离却逃离不掉,想开车,又因为车辆有问题,寸步难行,最终在煎熬中饿死。

  走进厂里。

  “嗬嗬”

  有动静传来,拐角处出现一头蹒跚的丧尸,哪怕时间有点久,依旧能看出对方身上穿着的就是冷冻仓库员工的服装。

  看到人类的出现,那丧尸狰狞嘶吼着,如同疯狗一般的扑来。

  “真的是不友好。”

  林凡摇摇头,挥着剑,一剑斩掉丧尸的脑袋。

  想着昨天王开跟他汇报,有六位幸存者来到这里,他听闻后很震惊,在这种时候,竟然有六位幸存者突然投靠过来,本以为是幸运号的幸存者偷偷跑过来,询问后,才知道不是。

  至于询问他们到底是从哪里来。

  却没有得到想知道的答案。

  他知道这六位幸存者在说谎,至于为何要说谎,他也不知道,但这六位都是普通市民,不是自私的不想别的人活着,肯定是有原因的,为此,他没有多说什么,当想说的时候,自然会说。

  随着猎杀一头丧尸后,混在厂里的隐藏丧尸又出现了。

  “真的是敬业的丧尸,哪怕都已经过去那么久,还遵守着岗位,打工人打工魂,对待工作的态度真的很值得敬佩。”

  这让他想到末世初期的自己。

  还想着到公司上班。

  看似好像很怪异,实则是很正常的事情,毕竟老板要是活着,肯定会不问理由的克扣工资,哪怕外面都已经发生这样的事情,老板或许还会来一句,我都没允许你不上班,那就是旷工,别跟我找理由,我是老板,我说了算。

  林凡回以敬意,挥剑斩掉脑袋。

  很快。

  他来到冷冻仓库的大门前。

  这里通着电,仓库始终运转着,打开大门,一股寒气扑面而来,眼前的就是满满堆放在货架上的冷冻品。

  走到货架前,看着包装袋上的贴条。

  “鹅掌”

  满满的一包,数不尽的数量。

  “猪肉”

  “牛肉”

  “鸡肉”

  “鸡翅”

  满满当当的货物,就这冷冻仓库里的食物,足够很多人食用。

  突然间。

  他听到有动静。

  朝着动静的来源看去,赫然看到数头丧尸坚硬的移动着,它们身上结着寒霜,明显就是被关在这里很长时间了。

  只是这样的温度都没有冻死它们。

  不得不说,丧尸的生命强度真的厉害。

  想到雪山等地方极寒地区,怕是就算躲到那里也会遭遇到丧尸的袭击。

  “嗬嗬”

  看到林凡的丧尸嘶吼着,口腔里喷出雾气,想狂奔而来,但动作有点迟缓。

  “效果是有,能够限制它们的速度。”

  林凡观察着。

  明明两三秒就能冲来过来的距离,这群丧尸却足足用了六七秒,他本想着现场猎杀,但想到这里是冷冻仓库,便往后退着,离开仓库,将它们引到外面。

  挥剑。

  解决这群丧尸。

  检查这的情况后,他离开冷冻仓库,暂时还带不走。

  私宅基地。

  杨荣悠哉的待在楼顶,望着四周的环境,心情颇为轻松,独自待在这里的他,感觉很轻松,心里想着妹妹杨璐在阳光庇护所的情况。

  应该过的很舒服。

  一道身影出现在他的视线中。

  他起身,匆匆的来到楼下开门。

  “好啊。”他打着招呼。

  林凡笑着,“好啊,最近怎么样,有遇到幸存者吗?”

  杨荣摊手,“没有,连个鬼影都没有看到,你说黄市别的地方还有幸存者活着吗?”

  林凡坚定道:“有,肯定是有的,昨天就有六位幸存者来到我那里,我最近这段时间,也在加快清理。”

  他将阳光庇护所最近的情况告诉他。

  杨荣听的很认真,觉醒者,战甲,那都是他喜欢听的,没想到在这段时间里,竟然发生了那么多事情。

  “我想弄个冷库回去,幸运号的贺庆告诉我三河区新丰冷冻仓库的地方,我去看过,里面存放着很多冷冻食物,很多肉类,现在庇护所有很多孩子,正好是成长身体的时候,营养得跟上。”

  “蛮好的,现在物资真的很重要,不过我一直想着,动物之类的没有遭遇到丧尸的危害,你说森林里的动物是不是很多。”

  “是啊,我还真没看到动物,也许真的有,但森林里的动物能有多少,还有那些养殖场,都过去那么久,就算是养殖的恐怕也都饿死了。”

  林凡无奈的很,随后接着道:“离开这里吗?”

  杨荣摆摆手,“我感觉这里蛮好的,我继续等等,万一又能等到幸存者,那不是很好。”

  林凡没有多说什么,他尊重杨荣的选择。

  各人有各自的想法。

  他肯定是不会左右别人想法的。

  简单的交流几句后,林凡离开这里,他得继续去清理街道,遇到那些进化型丧尸肯定是最好的事情,能有淡金色,金色晶体的丧尸更是受林凡的欢迎。

  如果是新型种类,他也能更好的完善《丧尸图册》里的内容。

  ……

  荒凉野外地区。

  存在着一座庇护所,这座庇护所看着很简陋,低层的,有着围墙,围墙上有着铁丝网,而围墙外面又有护栏,是用各种废弃的工具制成。

  而这座庇护所能存在到现在。

  也是因为位置很好,四周都是荒凉的黄土,风一卷,都能卷起漫天黄沙。

  此时。

  一辆破旧的皮卡缓缓的从远方行驶而来,皮卡是经过改装的,但是车身锈迹斑斑,很快,皮卡停在庇护所门口,

  为首先走下来的是位壮汉,带着墨镜,穿着黑色皮夹,紧接着,又有幸存者下车,将车上的各种东西搬运下来。

  回到庇护所里。

  正中间有座大平层,在平层房的两边搭建着很多帐篷,都是临时搭建的,供着幸存者们生活。

  别看这地方好像才千把个平方,但是却居住着六七十位幸存者。

  壮汉推开大平层走进来,里面已经围聚着一群人,这群幸存者的脸上都布满着风霜,甚至多了几分冷酷,能在末世中存活的人,没点能耐是不行的。

  壮汉一进来,便将墨镜扔在桌上,“玛德,没多少东西,竟然只有几箱泡面,几桶纯净水。”

  他们没有去城市里收集,那里太危险,到处都是丧尸,所以他们去的都是零零散散有着房屋的地方。

  大伙看着壮汉,对这样的收获不是很满意,按照这样的情况下去,那么接下来要去的地方,必须是城市才行。

  可城市那是人能够去的吗?

  简直就是地狱。

  遇到的丧尸可不是按照个位数算的。

  而是成千上万,一旦被这样的群尸围住,想跑都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  壮汉道:“你们看什么呢?”

  “这个……”

  有人扬了扬手中的图册。

  壮汉走过去,看着图册,随着观看,他的脸色有点难看,“丧尸图册?这是哪来的?”

  众人朝着角落的一个孩童看去。

  这孩童满脸脏兮兮的,头发跟鸟窝似的。

  壮汉抓着孩童,“哪来的?”

  孩童道:“我在外面捡垃圾的时候,捡到的。”

  壮汉将孩童扔到地上,随后道:“这上面记载的丧尸咱们先不说,这阳光庇护所什么玩意,真有这样的地方?”

  “有,肯定是有的,否则也不可能写在上面,就是这图册咱们这里有些家伙已经看过,好像蠢蠢欲动,想着往那边去,你说这怎么办?”

  “呵呵,没有车辆,谁去的了,那路途遥远,别的不说,没有车辆那就是找死,就算有车辆,都未必能到。”壮汉丝毫没有放在心上,但是已经将黄市阳光庇护所牢牢记在心里。

  “这倒也是,所以我丝毫不担心。”

  “有女人没?这一趟出去差点憋死我。”

  “不都在外面嘛,你不是已经看过了嘛。”

  “玛德,都跟臭咸鱼似的。”

  “不是有水嘛,洗洗就好。”

  “切……现在水资源难搞的很,好不容易搞到这些,老子都已经半个月没洗澡,还能轮得到她们?”

  他们待着的地方安全是安全,就是什么都稀缺,没水,没电,唯一多的就是汽油,但是汽油能当水喝嘛。

  外面。

  刚刚被扔出来的孩童回到自己的帐篷里。

  他叫金秋。

  末世前,他有着幸福美满的家庭,有疼爱自己的父母,原本就是开车出来旅游的,但是父母都死了,只有他一个人跑了。

  后来就跑到这里,待在这个地方。

  这里没有人关心他,没有人爱他,所有的东西都需要自己去找。

  他饿过肚子,也有想着爸爸妈妈。

  但他知道,这些都已经不在了,剩下的只有靠他自己一个人努力。

  此时,在他的帐篷里,躺着一位女子,这位姐姐是他在外面捡垃圾的时候,捡到的,当时遇到这位阿姨的时候,这阿姨浑身都是血,看着很恐怖,他以为人已经死了,就想着去摸尸,看看有没有什么好东西。

  但是谁能想到这阿姨突然抓着他的膀子。

  吓得他很害怕。

  后来他就带回来了,进来的地方是个狗洞,那是先前就有的狗洞,谁都不知道,只有他知道。

  他不敢将阿姨的到来,告诉别的人。

  因为他知道这里的人很可怕的。

  尤其是刚刚将他扔出来的壮汉,会对各种阿姨做出很过分的事情,像这位阿姨这么漂亮,要是被他们知道,肯定会很惨的。

  所以他就偷偷的放在帐篷里。

  看着阿姨干裂的嘴唇,金秋刨着地面,将埋在地里的矿泉水瓶子拿了出来,里面还有一半的水,这是他在外面捡到的。

  虽然不知道放了多久,但是他知道,能有水喝就好,别的已经不重要了。

  而且,他也不敢告诉别人有水,否则就会被人抢夺,他是小朋友,谁都打不过,上次为了保护捡到的方便面,都被人狠狠揍了一顿,现在想来,都感觉脸蛋有点疼。

  他小心翼翼的拧开瓶盖,用瓶盖装着水,慢慢的撬开阿姨的嘴,将水倒进嘴里。

  “阿姨,喝点水吧。”

  看着阿姨的嘴唇还是很干。

  他又看着矿泉水,咬咬牙,又倒了一杯到瓶盖里,给阿姨喝掉。

  “阿姨,我水也不多了,再给你喝一杯。”

  倒一杯,喝掉。

  “好吧,最后一杯咯,水很珍贵的。”

  “阿姨,你嘴唇能不能不要这么干啊。”

  一直倒了好多杯,直到矿泉水瓶的水都减少一半的时候。

  他才给自己倒一杯,然后心满意足的舔了舔舌头,拧好瓶盖,看着剩余的矿泉水,有点心疼,但是不后悔。

  以前妈妈一直教育着他,不要浪费水,水是很珍贵的,可是他总感觉水特别的多,直到现在,他才知道,真的很珍贵。

  还有食物,他真的好像吃一顿妈妈做的饭菜,绝对不会有一点点浪费的,只是他知道,这是永远都不可能实现的事情了。

  随后,他将矿泉水瓶又埋在土里。

  等着下次渴的时候再喝。

  这是救命的东西,喝一点就少一点。

  他用东西将阿姨的身体盖着,然后拉开帐篷的缝隙,确定周围没有人,然后从帐篷的另一角的狗洞爬了出去。

  他要出去找点吃的。

  他可是知道的,以前很多人都喜欢自驾游,都喜欢将吃不掉的东西随意的扔在路边,当时那些东西谁都不在意。

  直到现在,谁都知道东西的珍贵。m..

  而正因为如此。

  他才能捡垃圾捡到吃的东西,填饱肚子,一直活到现在。

  随着他离开。

  被盖着的女子,手指头微微一动。_dou