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一个人砍翻末世 第219章 高光时刻

小说:我一个人砍翻末世 作者:新丰 更新时间:2022-11-13 23:13:16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第219章高光时刻

  “这女人不会是想诱惑我吧。”

  在这短短的0.1秒的时间里。

  朱贵的大脑运转速度达到人类极致。

  他已经想到很多种可能性,在末世中,怎么可能有女人跟婴儿活着,分明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  “待会我要是下车,肯定会被偷袭,周围肯定藏着别的幸存者。”

  朱贵想好情况。

  必须无视。

  如今的末世很危险,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已经降低到极致,你表露出好心,往往会收获相反的结果。

  朱贵跟那位女幸存者对视着。

  待在车里的他没想过下车。

  他看到女子渴求的目光,像是想上前,但是又仿佛是想到什么事情似的,停着脚步,看着待在车里的朱贵。

  “抱歉,现在的人很难让我信任,我得找我的同伴去了。”

  朱贵自自语着,转变方向,踩着油门行驶离开。

  他望着车镜,发现那位女幸存还待在那里,远方好像有一头丧尸出现,蹒跚摇摇晃晃的朝着女幸存者靠近。

  店铺前的女幸存者低头望着怀中的孩子。

  眼神中透露着绝望。

  她转身想要回到店铺里,可就在她转身的片刻间,看到后方有一头丧尸仅仅跟她还有十米的距离,丧尸奔跑的很快,突如其来的情况让女子脸色瞬间苍白。

  想逃跑,却没有跑,仿佛是已经做好某种打算似的。

  坦然面对着如今现实的环境。

  就在她以为要死在丧尸口中的时候。

  砰!

  枪声响起。

  冲来的丧尸脑袋瞬间炸开,应声倒地。

  “你不知道跑啊?”

  听到声音的女幸存者回头,看着又回来的吉普车,眼里逐渐浮现希望。

  朱贵终究还是没能做到坐视不管。

  他知道想要在末世中好好的活着,得视若无睹,这才是真正的自保方式,任何一种怜悯,往往都会带来悲剧。

  话是这样说。

  可是真要遇到这种事情,内心往往都会争斗起来。

  “能带我离开吗?”

  女幸存者面露可怜,声柔渴望。

  朱贵回来已经冒险,要是继续发展,必定越陷越深,但凡有圈套,绝对逃脱不了,看了眼被击毙的丧尸,又望着静悄悄的店铺。

  女幸存者好像明白什么,将婴儿缓缓放在地面,脱衣自证。

  “我不是诱饵,我身上没有武器,我只想带着孩子离开。”

  她就穿着一件t恤衫跟牛仔裤,脱掉就剩黑色的内衣,有没有武器自然一眼看到底,想藏都无处可藏。

  正经人可能会蒙着眼,大喊着,妹子光天化日,你这样搞让我很为难,快穿上,快穿上。

  但是朱贵看的很仔细,从上到下,从下到上来回数遍,仔细观察,观摩,为的就是确定对方身上没有藏着武器。

  “转过来。”

  朱贵没有在对方前面看到武器,内衣肯定是不能藏的,要是藏着武器必然有凹凸,但凡有点疑惑,他都会踩着油门快速离开。

  只是他没想到,眼前的女幸存者,竟然当着他的面,解开上内衣,将内裤褪到膝盖,这种状态往往只会留给最亲近的人。

  “穿上衣服带着孩子上车吧。”朱贵说道。

  他是正常男人,看到这种情况会有反应吗?

  肯定是没有的。

  现在是末日,外面很危险,一天到晚精神都紧绷着,安全休息都是一件奢侈的事情,哪里还有精力搞这些乱七八糟的。

  在他看来,愿意搞这些的,那都是身处在某处庇护所,吃饱着撑着的。

  “谢谢,谢谢。”女幸存者感激道。

  车上。

  朱贵看到女子怀中的孩子嘴巴被布包着,神色稍微有些差异。

  女子解释道:“孩子还小,哭闹不能控制,怕声音引来丧尸,只能这样。”

  朱贵感叹着,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,能有哪位当妈的愿意这样对待孩子,可是现实的情况不允许啊。

  “没事了,解开吧,让孩子舒服点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女子快速的解开,感激看着朱贵,目光迷茫的望着窗外,可能还在想着往后的路该怎么走。

  “末世发展到现在已经过去好几个月,你跟孩子是怎么活下来的?”

  朱贵很好奇,身体强壮的男人都很难在末世中活着,更别说是女人了,而且还带着孩子,简直是匪夷所思的事情。

  女子将经过一五一十的告诉朱贵。

  得知情况的朱贵有点佩服对方的智慧,那间商店有地下室,入口是木板封盖着,她将店铺里的一些物资搬运到地下室,留有一些物资在外面。

  她怕来到这里的逃难者,没有找到物资就开始翻找,发现她跟孩子的躲藏地方。

  在这段期间,陆陆续续有幸存者过来,有收集物资就离开的,也有幸存者因为物资在这里厮杀的。

  更有丧尸游荡到这里,躲在地下室里的她不敢发出声音,直到丧尸离开才敢松口气。

  “能活着就好,我还有三位同伴,我现在就去跟他们汇合,我们收到来自老房山庇护所通知,想着去看看情况。”

  朱贵没隐瞒,在交谈中已经得知对方的名字,杨静。

  别的他也没有多问。

  对方独自带着小孩,说明男方已经在末世中死去。

  这是一件很容易让人回想起曾经过往并不美好的事情,沉默就是最好的询问。

  带着一个女人跟孩子是累赘吗?

  朱贵并不认同这样的说法,末世初期的他同样不勇敢,看到狰狞凶恶的丧尸同样会害怕的双腿发颤,但是渐渐的,他同样勇敢起来,甚至面对丧尸的围堵也能从容不迫的想着逃离的办法。

  “那里安全吗?”杨静小心翼翼的问着。

  朱贵道:“不知道,我们也是知道不久,我们已经决定要去,如果你不想,我可以将你送回去,你继续待在那里也行,如果那里真的安全,我可以过来接你过去。”m..

  杨静摇摇头,还是选择跟随着。

  可能是想……回到那里迎接她跟孩子的就是死亡。

  她不想放过任何一种机会。

  许久后。

  朱贵看到前方停靠的吉普车,行驶的并排停靠,透过车窗,老王他们都在车里等待着他。

  老王他们看到陌生的杨静时,面露疑惑跟警惕。

  好端端的怎么会带着陌生幸存者出现。

  在末世中,就算是女人也不能大意。

  朱贵解释着刚刚发生的事情,老王他们逐渐放松警惕,如果对方是陷阱,朱贵也不可能安全的来到这里,看来是真的遇到无助的幸存者,见其可怜,才将对方带到这里。

  “老王,那就是老房山庇护所的入口吗?”

  朱贵看到在山岩的表面,镶嵌着一扇金属大门,这是将山体挖空形成的庇护所吗?

  如果是这种情况,的确很安全。

  封闭的金属大门可不是普通丧尸能够破坏的,就算是进化型丧尸也不能。

  “对,这就是目的地。”老王打量着这扇巨大的门,想着里面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,生活在里面的幸存者是否已经知道他们来了。

  是不是在一块屏幕前注视着他们,或者这处庇护所有暗门,有幸存者躲在某个角落,观察着他们的一举一动。

  这些都是有可能的。

  朱贵道:“你们先来的时候,就没有遇到丧尸嘛?”

  “没有,一头丧尸的踪迹都没有,可能是这庇护所里的人将附近的丧尸消灭或者引走了吧。”

  老王观察着周围,没有发现丧尸的尸体,甚至连跟丧尸抗衡的痕迹都没有,可能是真的引走了吧。

  老王道:“我先进去看看什么情况,如果我没有亲自出来接你们,你们就走。”

  “老王,没必要,这里要是安全,那是我们的运气,如果你出不来,我们肯定要进去救你,想来想去,我看最好的办法就是咱们一起进去,至少有个照应对不对。”朱贵说道。

  另外两位同伴同样点着头。

  的确如此。

  老王说得的确是好办法,但那是对别的幸存者团队,她们的团队就是共进退,绝对不会出现抛弃的情况。

  一直以来,她们都是相互团结,不抛弃不放弃,否则在这段时间里,以她们遇到的危险来说,早就有人撕掉了。

  “行,那就都小心点,我们还不知道里面幸存者的情况,如果情况不对,我们就立马杀出来。”老王感动的很,大家都是值得信任的伙伴。

  “嗯。”

  朱贵握着手枪,这是他在一具警察尸体上找到的。

  如今就剩下十发子弹,一般在没有遇到绝对情况的时候,并不会开枪,节省子弹是很重要的。

  他们来到金属大门前,抬头望着大门角落的摄像头,摄像头有红光闪烁着,说明摄像头是有用的。

  老王朝着摄像头挥挥手。

  朱贵同样也挥挥手,他挥的那只手里还握着手枪,就是如此明目张胆,仿佛是在告诉对方,看到没有,我手里有枪,你们要是想对我们图谋不轨,还得看你们有没有这样的本事。

  但凡你们有不好的想法,砰砰几枪,给你们送去几枚花生米。

  就在此时。

  咯吱!

  金属大门缓缓开启。

  入眼的就是明亮的走廊,整体干净整洁,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肯定有人清理,不然不会有这样的环境。

  紧接着有声音传来。

  “你们好,欢迎你们来到老房山庇护所,这里有着充足的物资,请你们往里面走,当你们符合要求的时候,你们将成为老房山庇护所的一员。”

  广播声音传来。

  他们相互对视着。

  对方所说的意思就是还有一道关卡,至于能不能留在这里,还需要经过考验,这倒是让他们感觉稍微靠谱很多。

  末世发展到这种程度,谁敢说遇到的幸存者都是好人。

  这样的庇护所要是什么样的人都招收,他们都在怀疑,这庇护所里的人是不是有所图谋,否则凭啥敢如此的自信将来到这里的幸存者留下来?

  “走,待在这里永远不知道真实的情况,到里面看看。”老王胆量很大,曾经他的胆量就很大,就算面对十几位打手,他都敢冲。

  因此,眼前这种情况,他同样不畏惧。

  大伙朝着里面走去,很是警惕周围的情况,但凡有任何风吹草动,都会让他们的精神紧绷,但是周围的环境出奇的好,真的很像经常有人打扫的模样。

  对他们而,如今遇到一些靠谱的庇护所真的好难。

  知人知面不知心。

  鬼知道对方到底靠不靠谱。

  很快。

  前面出现一扇巨大的玻璃,玻璃镶嵌在墙壁缝隙中,从玻璃的厚度跟质感来看,这不是普通的玻璃,很有可能是防弹的特殊玻璃。

  而在玻璃背面,一道身影站在那里,面带微笑的看着他们。

  那道身影来到墙壁,拿起墙壁上的电话。

  “你们好,我叫金铭浩。”

  声音从墙壁的音响里传出。

  老王他们同样找着电话,但是墙壁没有电话,这如何让他们沟通?

  “你们正常说话就好,我能听到。”

  “我叫王易,他们是我的同伴,我们是听到收音找到这里的,这里真的是庇护所吗?”老王主动跟对方交谈着。

  他眯着眼,想看出对方的真实想法,可惜很遗憾,他看不出任何问题。

  “是的,这里就是你们所想的庇护所,有着安全的环境,同样也有着充足的物资,你们来到就说明你们已经安全了,那怀里是小孩,在末世中能带着孩子,说明你们都是有爱心的人,恭喜你们,你们已经符合了这里的要求。”

  听闻这番话。

  老王他们很诧异,没想到竟然这么简单,就因为有孩子所以就同意了吗?

  这倒是他们没有想到的事情。

  朱贵稍微有那么一点点的得意,看来自己的善举,真的给自己带来了好处,如果他不带着杨静跟婴儿过来,可能还没那么轻松。

  此时。

  防弹玻璃缓缓上升,融入到头顶的墙壁缝隙中。

  金铭浩转身朝着前方走去,“你们是为数不多来到这里的幸存者,一直以来我都在召集着别的幸存者,可惜来的幸存者实在是太少,前段时间,有几位幸存者过来,他们怀着歹毒的心,想要杀掉我,占领这里,但是他们低估了这里的防御能力。”

  老王道:“我们不是那种人,我们只想有一处安全的地方。”

  金铭浩笑着道:“那恭喜你们,真的来对地方了,我先带你们去你们的房间,等你们放好东东西后,我会带你们去见别的幸存者,介绍你们认识。”

  老王他们始终好奇的观望着。

  这座庇护所看着就不一般,绝对不是普通人能够弄出来的,倒像是政府弄出来的秘密基地,在细心的观察中,他发现很多地方都透露着一种科技感。

  就在他们想着这些事情的时候。

  金铭浩来到一扇门前,推开门,里面是不算太小的套间,装修简单明了,有种现代感。

  老王他们走进屋内。

  站在门口的金铭浩微笑道:“你们可以先洗个澡,我让人给你们送来干净的衣服,等所有都准备就绪后,我会来找你们。”

  说完。

  金铭浩转身离开。

  屋里。

  朱贵好奇的张望着,脸上流露出喜色,“真是不错的地方,没想到在末世中,竟然还有这样的地方,以后要是能生活在这里,那感觉是真的棒啊。”

  “我感觉有点不对劲。”其中一直没怎么说话的小琴开口道。

  老王道:“哪里不对劲?”

  小琴道:“我知道心有善意的人是存在的,但现在是末世,对方随随便便的带我们进来,就给我们安排房间,我总感觉有点不安心,好像哪里有问题似的,还有就算待在这里的人很少,总不能就刚刚那一个人吧。”

  抱着孩子的杨静道:“你们说,如果看到友善的幸存者来到这里,正常人会是什么样的情绪?”

  朱贵脱口而出,“肯定开心啊,现在是末世,活着的人那么少,能遇到同胞,那肯定是一件开心的事情,而对方他……”

  提到这里,话还没有说完。

  朱贵表情变了,“我擦,你不说我还真没在意,他表现的好像很淡然,看我们的眼神看似好像很友好,实则没有任何情感波动啊。”

  老王沉默片刻,直接将腰间的手枪拿出来,“走,我们去看看情况,如果有问题我们能及时发现,如果是我们误会,到时候道个歉。”

  他的提议得到众人的认同。

  收拾收拾,来到走廊。

  走廊很安静。

  除了他们的呼吸声就听不到任何声音。

  刚开始没那种感觉,现在感觉情况真的有些诡异。

  他们顺着方向小心翼翼的前进。

  来到没有来过的走廊。

  周围的情况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。m..

  金属的墙壁上有着痕迹,看着就像是指痕,发现这种情况的众人面面相觑,眼神中浮现出一丝的凝重。

  情况好像真的跟他们所想的不一样了。

  “老王,你有没有嗅到血腥味?”朱贵开口道。

  “有。”

  老王点着头,的确有股血腥味,虽然很淡,但是在这种警惕的时候,空气中弥漫的任何一种味道,都是那么的敏感。

  一步一步,小心翼翼的朝着前方走去。

  来到一扇电子门前。

  还没等他们想着开门,电子门感应到人,自动开启,同时有电子声音传来。

  “培育室”

  听到声音的他们脸色微微一变。

  有点被吓唬到了。

  当他们看到周围的情况时,更是一个个都被吓的愣神在原地。

  周围都是培养舱,里面有各种奇形怪状的人类被不明的液体包裹着。

  “这……这是什么玩意啊。”朱贵被眼前的情况吓的说话都开始哆嗦起来,如此的画面只有在电影中看到。

  往往都是反派研究的画面。

  培养舱里的怪状人类,有的嘴角裂开,撕裂到耳根,密布着锋利牙齿。

  有的身体畸形,胸口长着眼睛。

  有的手臂变成鳄鱼嘴似的,狰狞恐怖,看着就感觉可怕的很。

  “这到底是什么地方,刚刚那家伙到底哪里去了?”朱贵自自语着,眼睛瞪得滚圆,宛如见鬼似的,如果不是亲眼所见,他是真的不敢相信的。

  “走,我们快离开这里。”老王脸色很难看,心里已经骂娘,该死,真的该死,现在末世中的幸存者到底搞什么鬼啊。

  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活着的同胞。

  就不能对同胞友好点吗?

  而就在他们回头想要离开的时候,赫然看到回去的走廊尽头有巨大的黑影出现,那道黑影越来越大,已经占据着整个拐角处的空间。

  所有人都秉着呼吸。

  当一只皮鞋出现的时候,众人的脸色稍微有些松缓,穿着皮鞋,就说明那是人类,很快,刚刚迎接他们的那位金铭浩面带渗人微笑的站在尽头。

  “妈的。”

  老王紧握着手中的枪,准备冲出去,将对方噼里啪啦的打死。

  可就在有这种想法的时候。

  一道巨大的身影出现在金铭浩的身后。

  丧……丧尸。

  而且还不是普通的丧尸。

  更让他们感到恐惧的便是,有无数普通丧尸出现,虽然被电子门隔离着,听不到外面的声音,但如果电子门打开,绝对是‘嗬嗬’的嘶吼声。

  “走,快走。”老王第一时间反应过来,招呼着大家朝着前方跑去。

  退路已经被堵住。

  只能继续前进。

  跟随着他们的杨静双腿微微颤抖着,紧紧抱着怀里的婴儿,仿佛是感受到母亲的害怕,婴儿娃娃的哭啼起来。

  响起的哭啼声将杨静惊醒。

  ……

  此时。

  老房山的附近。

  身穿战甲的黄警官出现,看他走路的造型,如果不看他的脸,不管是谁都会将他当成活着的人类。

  黄警官来到这里,为的就是老房山庇护所。

  他行走在末世中,一直在寻找着幸存者,任何有歹意的幸存者都被黄警官灭掉,黄警官可没有林凡那样的仁慈,错就是错,没有改正的机会。

  就出来的这段时间里,黄警官就严惩很多遇到的幸存者。

  对那些幸存者而,可能觉得是末世,就能为所欲为,不会受到管控。

  但是当他们遇到黄警官的时候。

  后悔已经来不及了。

  所以说,黄市监狱里的幸存者是幸运的,他们被带到黄市的时候,黄警官已经离开,如果没有离开,那群幸存者会很惨。

  而林凡会站在一旁默默的看着。

  警官惩戒罪犯,身为普通市民只能干瞪着眼看着,可不能阻止警官执法。

  黄警官来到停靠的两辆吉普车前,脑袋从车窗里伸进去,闻着味道。

  “五个成年人,一个婴儿。”

  黄警官自自语的说着。

  他来到关闭的金属大门前,金属大门没有自动开启,死死的封闭着,就是想将没有得到同意进入的人封锁在外面。

  黄警官站在金属大门前,抬起手臂,噗嗤,双臂击穿金属大门,猛地朝着外面拉扯,砰的一声,重达无数吨的金属大门被暴力的撕扯掉,随意的扔在外面,狠狠压着地面,荡漾起浓烈的灰尘。

  如今的黄警官已经不是普通的黄警官,而是身穿战甲,得到超强进化的丧尸警官。

  踏入到走廊里。

  “警报!警报!警报!”

  “非法入侵!非法入侵!……”

  原本明亮的走廊闪烁着红光,墙壁自动出现枪口,瞄准的红线对准黄警官。

  哒哒哒哒……

  密集的枪械声响起,子弹如雨点般的倾泻而出,叮叮当当的落在战甲上。

  得到提升的战甲无视这些子弹。

  甚至连一个白点都没有。

  如今的黄警官真的帅,就跟从未来过来的未来战士似的,直接无视这些猛烈的火力。妙书斋

  紧接着。

  有刺耳的声音出现。

  红色的激光交织成方格的大网,快速朝着黄警官而来,显然就是想将黄警官切成碎片。

  黄警官丝毫不惧,手臂猛地锤向旁边的金属墙壁。

  砰!

  咔嚓!

  金属墙壁凹陷,力量冲击扩散,墙壁裂开纹路,不断朝着前方延伸而去。

  一半的红色激光消散。

  还有一半的激光快速的袭来。

  黄警官又猛地轰击另一边的墙壁。

  效果同样。

  这样金属墙壁就算是用铁锤猛地捶打,也不可能有凹陷的痕迹。

  但是在黄警官的力量轰击下。

  直接崩裂。

  说明黄警官如今的力量是有多么的恐怖。

  随着激光消散。

  前方的墙壁出现凹槽,金属的圆形切割片高速旋转,快速的袭来,切割片跟战甲碰撞,火花溅射的到处都是。

  咔嚓!

  切割片瞬间崩裂,这样的东西跟战甲碰撞,简直就是以卵击石,不自量力。

  “警告!警告!警告!”

  随着黄警官的出现。

  走廊中的警报声一直没有停止过,就这样的破坏力,就算是进化型丧尸出现在这条走廊中,都得狠狠的遭受一顿毒打。

  能不能完整的走出去都是一件值得怀疑的事情。

  防弹玻璃挡住黄警官的道路。

  黄警官一拳轰去,防弹玻璃瞬间应声破碎,化作无数碎片散落的满地都是。

  ……

  “可恶,没路可走了。”

  此时的他们已经退到最里面。

  冷冰冰的墙壁拦住他们的去路,已经让他们无路可走,希望是真的彻底破灭,所有人紧张的望着那拐角处,隐隐约约的已经看到密密麻麻的黑影。

  那是无数丧尸的身影。

  而且他们发现走位的墙壁有鲜血,还有散落很凌乱的物品。

  这是重演吗?

  不是只有他们这一群人遭遇到这种情况。

  在他们之前,就有人发现有问题,逃离到这里,被困在这里,最终只能绝望的等死。

  老王满脸歉意道:“各位真的不好意思,是我要来这里的,如果我们一直在外面,可能不会遭遇到这种情况。”

  朱贵道:“别这样说,来这里是我们同意的,一直在外面游荡,终究不是一个事情,只是我们都没有想到,这处庇护所的人类竟然跟丧尸勾结。”

  杨静脸色苍白的很,见孩子不断的哭啼着,她轻轻的摇晃着,哄着婴儿入睡,想着等会丧尸就要冲进来,所有人都会被丧尸撕成碎片。

  她不想让孩子看到如此恐怖的画面。

  朱贵道:“抱歉,本以为带着你跟孩子,能带着你跟我们一样到达安全的地方,没想到却是一处陷阱,如果你跟孩子还待在商店里,应该能活着的。”

  杨静摇摇头,“没关系,我早就支撑不住了,死在这里也好,就让所有的事情都结束吧,我不想继续面对这些了。”

  朱贵沉默不语。

  无声的叹息着。

  心里是真的将那家伙的祖宗十八代都骂个遍。

  老王不想这样坐以待毙,看到周围的物品,“搬,我们用东西堵住门口,也许这是多此一举的行为,但就算面临着绝望,我们也要努力的活下去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所有人都行动起来,将身边能看到的东西都往门口堵着。

  他们知道没有用。

  丧尸的数量实在是太多。

  猛地冲击,直接就能将大门冲破,然后冲进来,抓着他们啃食着。

  很多物品堵着门,但是门上的玻璃早就破碎,以丧尸们的习性,绝对会争先恐后的从缝隙里挤进来。

  无数丧尸朝着他们冲来。

  他们心中的压力很大,一股极强的窒息感传来。

  “草……”

  朱贵拿着手枪,疯狂扣动着扳机,将十颗子弹全部打出去,然后将手枪朝着走廊砸去,“你们踏马的一群畜生啊。”

  绝望笼罩着他们。

  所有人的心头都被黑暗笼罩。

  老王拿着项链,看着项链中的闺女照片,亲吻一下,脸上露出释怀的表情,仿佛是想着用不了多久,就能跟闺女见面了。

  想到闺女在逃亡的过程中,跟他说的话。

  “爸爸,你那么厉害,一定要将这些坏蛋怪兽消灭掉,就跟小蓝一样呢。”

  闺女说的小蓝他知道。

  巴拉巴拉小魔仙的中的魔仙小蓝。

  孩子都爱看。

  在闺女的要求下,他还扮演过受欢迎的游乐王子。

  只是他的模样有点格格不入,但是他能从闺女的眼睛里看到崇拜的神采。

  老王入神的望着,紧紧的将照片贴在胸口,眼神凌厉的望着远方走廊中快速冲来的丧尸。

  他已经无惧。

  “朱贵。”小琴突然开口道。

  “啊?”朱贵疑惑的望着小琴。

  “其实我蛮喜欢你的,虽然你看起来有点不太靠谱,但我感觉你不错。”

  类似表白的话说出来,小琴的脸色有点红。

  朱贵傻眼,没想到小琴竟然会跟他表白,这是他没有想到的事情,但想着等会都要死了,有的心里话还是要说出来的好。

  “小琴,其实你人不错的,就是太粗暴,我不太喜欢粗暴的女人,我喜欢温柔点的。”

  “我不温柔吗?”

  “不太温柔。”

  “滚尼玛的……”

  朱贵:……

  而就在此时。

  一道怒吼声猛地爆发出来。

  “吼……”

  声音洪亮的很。

  朝着他们冲来的丧尸,像是受到某种惊吓似的,竟然一个个都老老实实的停了下来。

  突如其来的一幕,让以为要死的老王他们傻眼。

  有些看不懂眼前的情况。

  紧接着。

  一道道沉闷的声音传来。

  同时眼前的情况更是让他们震撼。

  尸群中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  砰!

  砰!

  砰!

  沉闷的声音,像是用脑袋跟墙壁碰撞似的。

  粘稠的血液溅射着。

  他们张着嘴……有些看不懂。

  直到一位穿着漆黑战甲的身影从丧尸中杀出,抓着丧尸的脑袋就往墙壁上砸,一下就破碎,又一巴掌扇去,丧尸的脑袋就跟西瓜似的,直接炸裂。

  神秘的漆黑战甲一路杀来。

  来到他们的门口,背对着他们,挡在他们门口时,他们才彻底的反应过来。

  他们看到神秘漆黑战甲背后的大字时。

  都已经傻眼。

  然后不自觉的念了出来。

  “警察?”

  (本章完)_dou