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一个人砍翻末世 第224章 五分钟,就只需要五分钟

小说:我一个人砍翻末世 作者:新丰 更新时间:2022-11-13 23:13:16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“我明白了,没有怪罪你们,能理解。”

  方展挥挥手,微笑说着,表示自己能理解。

  临阵脱逃的几位幸存者怀着不安的心转身离开,他们不知道方展到底是怎么想的,有没有原谅他们。

  会不会是看在有人在这里,所以有的话没有说的太直白,有的事情也不好在人家面前表现出来。

  这些都是有可能的。

  刘涛对这群胆怯,临阵脱逃的人很是鄙夷,别的人将信任放在你身上,你却将这种信任踩踏在脚下,将危险转移给所有信任你的人身上,真的是很过份的事情。

  “让你见笑了。”方展道。

  刘涛道:“能理解,只是你想怎么处理?”

  方展无奈道:“还能怎么办,都是在末世中求生的人,他们胆怯,临阵脱逃的确是我没有想到的事情,但我总不能将他们杀掉或者赶走吧,杀掉他们不是我的想法,赶走他们很有可能会让他们对清水镇心怀恨意,丧尸就已经很麻烦,还要被人类记恨着,肯定更麻烦。”

  刘涛没有多说什么,这是对方决定的事情,留着或者不留,都是方展决定。

  低头刨着饭,真的很美味。

  久违的食物,让味蕾得到了满足。

  末世中能吃到热腾腾的饭菜,真的是一件很不可思议的事情。

  “你们有什么打算吗?是想着继续留在这里,还是跟随着我们大部队离开?”刘涛问着。

  他们一路走来,主要不是为了消灭丧尸,而是拯救在末世中的幸存者,很多幸存者凭借着聪明的头脑,艰难在末世中求生着。

  他们始终相信着会有人来救他们。靠着这样的意志,坚强的活着。

  因此,刘涛不愿看到怀着希望的幸存者绝望。

  方展苦笑道:“你看我们清水镇的情况,活着的人大多数都是老弱妇孺,身强体壮的也就那些,我们肯定能坚持得住,但是对老人跟孩子来说,让他们一直在外面奔波着,明显是不现实的事情。

  听着方展说得这番话。

  刘涛仔细想想很是认同的点着头,的确如此,末世的危险超乎想象,就算让那群老弱妇孺都待在车里,以一些丧尸的凶残特性,就算待在车里也是不安全的。

  “这倒也是。”刘涛望着周围的环境,如今末世中,能够形成庇护所的可能就是那些占着较好地势的村镇吧。

  城市早就成为丧尸的乐园。

  数之不尽的丧尸汇聚在城市中,在他的印象里,绝对没有庇护所能够撑得住那种数量丧尸的进攻。

  方展笑着,“多谢你们的相救,如果不是你们的帮忙,清水镇可能已经不复存在了,你们可以在这里好好休息,养蓄锐,我让人给你们准备充足的食物带着。”

  现在的物资说缺也缺,说不缺也不缺。

  但是很多物资都是存放在城市中,想要在城市里找到物资,就需要面对难以估量的丧尸,就算最终得到物资,必然也需要付出惨重的伤亡。

  “好,多谢了。”刘涛没有拒绝,一直在外面奔波的他们的确需要充足的物资。

  随后在方展的带领下,刘涛在清水镇到处逛着。真的是人杰地灵的好地方。

  安全防线极高。

  而且清水镇家畜方面都得到保障,鸡鸭鹅等等一些家畜都活得好好,如果丧尸一直不进攻这里,那么清水镇真的是很安全的地方。

  “真的是好地方啊。”刘涛道。

  方展道:“对,这地方的确很好,和平的时候,生活压力对年轻人很重,娶妻生子的压力很大,年轻人只能离开这养人的地方到大城市打工,如果清水镇的人均收入能提高,又有谁愿意离开这里。”

  刘涛望着眼前碧波的湖面,深吸一口气,空气是那般的新鲜,闻着就感觉舒服的很。

  谁都想有着稳定的生活,稳定的环境。

  但是每个人都有着不同的理想。

  所以注定他不会待在清水镇,将会带着大伙继续在末世前行着,灭丧尸的同时,拯救更多的幸存者。

  不仅仅是他有这样的想法。

  跟随他的那些人都是如此。

  他们都是遭受丧尸迫害的可怜人,对丧尸有着难以语的仇恨,有的人在遇到时候,已经准备在结束自身的性命,是他将对方救下来,将武器交到对方的手里,告诉他,寻死是懦夫的行为,如果你连死都不怕,还怕拿起武器跟丧尸厮杀吗?

  此时此刻。

  在他们所知的末世中。

  也许这里就是唯一能让人稍微静下心的地方吧。

  ······

  距离清水镇不算太远的一座山里面。

  这里的动物好像受到惊吓似的,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  就连翱翔在天空的鸟儿都少见的很。

  在这座山体中,有一座基地,这座基地的大门是镶嵌在山体中的,这可不是在末世中就能搞出来的。往往都是和平时期搞出来的。

  而且花大价钱在山林中搞出这玩意的人,要么是末世狂热分子,要么就是钱多的慌,只能将钱用在这上面。

  末世初期,林凡在网络上冲浪的时候,就看过一个帖子。

  《末世丧尸爆发,注意哪些事项》

  就有一位自称狂热丧尸迷,家财万贯,早年买了一座山,将山体挖空,打造成秘密基地。

  跟现在的情况有点像。

  也不知道这处基地是不是末世最初开始,在网络上嘚瑟的家伙。

  可能是的吧。

  毕竟全国上下能有这种闲心的人,真的不多。原本应该紧闭的大门被某种恐怖的暴力撕裂开,形成巨大的通道,在入口处躺着一些丧尸尸体,地面流淌着粘稠液体。

  仔细听。

  能听到'嗬嗬”的声音。

  丧尸特有的嘶吼声,谁听到都会很慌。

  此时。

  一头丧尸摇摇晃晃的出现在通道口。

  如果看过《丧尸图册》的人看到这头丧尸,绝对会惊呼着······

  这就是监视型丧尸。

  这种丧尸跟普通丧尸没有任何区别。

  如果非要说区别,就是这种丧尸很阴险,看到人类的时候,它不会跟普通丧尸那般,露出狰狞凶狠的模样冲过去。

  而是记住位置转身离开,前去汇报情况。

  ······

  清水镇。

  反抗军们很开心,很是难得的露出笑脸,压抑紧张的心情得到松缓。

  他们第一次感受到在末世中,原来也有如此轻松的时候。

  有的喜欢钓鱼,末世爆发,就没有钓过鱼,而清水镇的环境如此的好,不好好的感受一下都有些对不起这里的环境。

  有的将自己关在屋里,不知道在干什么,但能听到哭泣的声音,可能是在缅怀着至亲,先前跟随着大部队,大家的情绪都很压抑,不愿将负面情绪带给大伙。

  “好好放松吧。”

  刘涛知道他们的身心情况。

  没有想着着急离开。

  享受着难得的宁静放松真的很有必要。

  随后,他将地图铺开在桌面,仔细的看着地图的路线,地图上有很多后面标注的红线,很多地图他们都走过。

  只是看到地图中的城市名字。刘涛只能无奈的摇着头。他们是真的有心无力。

  想着跟他们走散的小队伍,他们在沿途中留有记号,跟随着记号,一定能汇合的。

  天色渐渐暗了。

  皎洁的月光笼罩着这座末世中为数不多宁静的安全地方。

  反抗军的战士们都安心的熟睡着

  这是他们很难有的生活。

  在荒野外,想要有个安稳的睡眠是很难的事情,往往都要注意周围的动静,稍微有一点点的声音,就会瞬间惊醒。

  脑海里想的就是丧尸。在一间民宿里。

  “叔叔,你讲的故事好好听。”

  一名五六岁的小女孩开心的说着。

  “是吧,叔叔讲故事还是不错的,不过你得早点睡觉哦。”

  周晓笑着,他跟这小姑娘也是有缘,在田地间遇到的,就简单的先聊着,得知小女孩的父母都外出打工,留下她跟奶奶一起生活,奶奶变成丧尸,变成孤儿了。

  他安慰小女孩,你的父母肯定在某个地方生活着,会回来看你的。

  小女孩怀里抱着一只小猫,跟他说小猫以前受了很重很重的伤,是她治好的。..

  对此,他就是摸着小女孩的脑袋,夸她真是善良懂事的孩子。

  ······

  清晨。

  咚咚咚!

  敲锣打鼓的声音,伴随着惶恐不安的呐喊声。

  “丧尸来了,很多很多的丧尸来了。”

  一位镇民奔跑着,呐喊着,可能是想到丧尸的恐惧,一时不留神扑向地面,想都没想,爬起来,继续通知着。

  为了让反抗军们能有个稳定的休息。

  巡逻就是镇民们在巡逻。

  镇民们知道这是一群反抗军,专门猎杀着丧尸,拯救着普通幸存者,人心都是肉长的,就算末世让他们很绝望,但是遇到这群无私奉献的人时,镇民们对他们真的是爱戴的很。

  听到声音的镇民们匆匆的跑出来。

  入口防守线。

  刘涛跟方展望着远方的情况,皱着眉,神色表现的很是凝重,远方出现黑压压的丧尸。

  “到底怎么回事,为什么丧尸会主动的朝着清水镇而来?”刘涛疑惑的很。

  虽然他们一直在外面跟丧尸拼命。

  但是从未见过这种情况。

  方展摇头道:“不知道,从末世爆发到现在,清水镇从未遇到过这种大规模的尸潮,昨天属于第一次,怎么会有第二次。”

  他们对丧尸的了解并不深。还是想着普通丧尸不过如此。

  那些比较厉害的丧尸就是力量大点,头脑很笨。

  刘涛知道现在不是想这些事情的时候,丧尸来势汹汹,比起昨天的那一波还要可怕。

  “方展,你让清水镇身强体壮的配合我的人,一起抵御丧尸。”

  这场战争不是一个人的战争。

  而是所有人的战争。

  需要大家团结一致才行。

  “好,明白。”

  方展紧紧握着手中的武器。

  刘涛下达命令,坦克,战甲车部队进入战斗装备。

  战斗的模式很简单,就是碾压式的前进,丧尸都是血肉之躯,在钢铁洪流面前,想要血肉之躯抵挡是有难度的。

  此刻。

  反抗军的战士们毫无畏惧。

  有的快速进入坦克跟装甲车,有的弹夹上膛,神情严肃的望着远方,随时做好战斗的准备。

  “嗬嗬”

  “嗬嗬”

  丧尸低沉的嘶吼声传来。

  数量较多的情况下,密集的嘶吼声听着就让人有种极强的压迫感。

  刘涛目光锁定着,丧尸的数量超出他的想象,更关键的是,他发现这群丧尸中有些竟然是他没有见过的丧尸。

  这让他有种深深的紧张感。

  神秘感是最为恐怖的。

  尸潮已经进入射击的范围中。

  “瞄准,射击。”

  反抗军知道刘涛的‘瞄准射击'的意思,就是必须瞄准,不要浪费子弹,远程有足够的瞄准时间,子弹是有限的,他们没有后勤补给,所有

  的都是靠自己。

  除非运气好,路过军区找到子弹,否则子弹真的是用一发就少一发。

  哒!

  哒!

  枪声响起。

  一排排丧尸被爆头,不敢说都是神枪手,但都是在末世中厮杀出来的,战斗经验都很丰富。

  “好,杀的漂亮。”

  “太霸道了。”

  没见过世面的清水镇幸存者看到丧尸一排排倒地,神情亢奋的很。

  刘涛无奈的很,兴奋是可以的,但是现在兴奋还为时过早。

  丧尸们在奔跑着,它们的速度很快,比正常人跑的还要快,看似好像相隔有段距离,但稍微眨眼,丧尸就已经靠近了很大的距离。

  “继续射击。”

  哒哒哒!

  子弹倾泻而出。

  在前面奔跑的丧尸受到子弹的袭击,断手断脚,还有的直接被打爆身体。

  有如此爆发力的丧尸,谁看到都害怕的很。

  血肉之躯的人类如何跟普通丧尸单挑?

  正面冲锋,扑来的惯性就无法抵挡。

  数十头,数百头丧尸被击杀,粘稠的血液流淌的满地都是,残肢断臂到处溅射着。

  “碾压。”

  刘涛拿着对讲机通知坦克跟装甲车里的同伴。

  钢铁洪流冲锋,席卷尘埃,浩浩荡荡的碾压而去。

  噗嗤!

  噗嗤!

  钢铁洪流的铁蹄就跟深渊似的,不断吞噬着丧尸的身躯,将它们碾压成肉块,碾压而去后,就是血肉模糊的一堆烂泥。

  第一波碾压冲锋,让丧尸付出极其惨重的代价。

  如果都是一些普通丧尸。

  以人类的智慧跟科技对付这些玩意,是很轻松的。

  但是丧尸不仅仅有普通丧尸,它们有着变态的丧尸。

  此时。

  一头力量型丧尸奔跑着,冲刺,斜着身体,粗壮的胳膊直接撞向坦克的腹部。

  轰隆一声。

  坦克剧烈的晃动着,半边车身都倾斜起来,竟然被撼动了。

  站在防线上的方展张着嘴,目瞪口呆的望着眼前的情况,他有些不敢相信,丧尸中竟然有如此恐怖的存在。

  那可是坦克啊?

  竟然直接撞上去就能撼动。

  刘涛秉着呼吸,他相信同伴们的配合,就在力量型丧尸想要将坦克掀翻的时候,两辆装甲车从两侧行驶而来。

  一辆撞向力量型丧尸,另外一辆则是撞向坦克,就是要形成夹击。

  砰!

  沉闷的声音传来。

  装甲车将力量型丧尸的半截身体撞向坦克,而另外一辆装甲车则是抵着坦克,以防坦克侧翻,很完美的配合。

  力量型丧尸的下半身彻底被撞废,粘稠的血液流淌满地都是。

  失去下半身的力量型丧尸瘫倒在地。妙书斋

  噗嗤!

  装甲车倒退前进,直接将力量型丧尸碾压死。

  “好,漂亮。”

  刘涛很是兴奋的握着拳头,哪怕丧尸很厉害,他始终相信人类之间的配合绝对是天衣无缝的,只要配合,就一定能战胜丧尸。

  虽说这一头丧尸只是丧尸中的冰山一角。

  但他同样为此感到亢奋。

  “射击······”

  丧尸的进攻趋势被分开。

  钢铁洪流在尸潮中碾压着,还有的丧尸则是飞奔的朝着清水镇防线冲来。

  哒哒哒······

  子弹射击着。

  不断的有丧尸倒地,但很快又有丧尸补充上来,数量之多,足以让丧尸无视损伤。

  跟丧尸的战争就是如此的残酷。

  此刻已经进入白热化。

  有坦克跟装甲车被掀翻在地。

  “那是什么丧尸啊?”方展望着远方的情况,一头体型巨大,手臂如镰刀的丧尸,竟然单手撑着坦克的冲撞,低吼着,挥动着镰刀,就能将坦克的表面劈开。

  由于有这样的丧尸加入战斗。

  反抗军的劣势出现了。

  “又是这种丧尸······”

  刘涛的脸色瞬间发生变化,他们先前遭遇的丧尸中,就有这种可怕的丧尸,给他们反抗军带来极大的灾难,如同一尊战神似的,横冲直撞,将他们反抗军冲散,最终好不容易逃离,没想到现在竟然又遇到了。

  一股莫大的压力涌上心头。

  开着装甲车跟坦克的幸存者们,都知道这丧尸的恐怖之处。

  驾驶着坦克的小光头双眼通红,咬着牙,怒气冲冲的驾驶着坦克朝着暴君冲去。

  “老子要撞死你。”

  他的好朋友在先前的那一场冲突中,就是被这丧尸给弄死的。

  他永远无法忘记那一幕。

  他的好朋友驾驶着运输车撞向对方,却被对方撑着,肉镰刀挥砍而出,将运输车劈成两瓣,而他的朋友被肉镰刺穿身体,从车子里拖拽出来。

  想到当时的情况,小光头彻底暴怒。

  砰!

  剧烈的晃动让小光头的脑袋晕乎乎的。

  坦克无法向前行驶,明显是被对方撑住,外面的暴君低吼着,举着肉镰刀想要挥砍下来,而就在此时,一辆装甲车从一旁飞出,狠狠撞在暴君的身上。

  暴君的身体震动着,向着一旁后退数步。

  小光头打开坦克盖,操控坦克机枪,对准暴君就是疯狂射击。

  哒哒哒!

  火力爆炸。

  暴君抬着肉镰刀抵挡着倾泻而出的子弹,身躯别的部位被子弹击破,流淌着血液,但是对丧尸来说,这样的伤势真的不算什么。

  丧尸最重要的部位就是脑袋。

  子弹消耗一空。

  小光头扣着扳机,怒骂着,该死的玩意,子弹怎么会这么少,就在此时,他看到丧尸的肉镰刀朝着他落来。

  惊的他猛地缩在坦克里。

  轰隆!

  坦克摇晃着,坦克的车顶被劈出裂口,坦克的材质很是坚硬的,可就算如此,依旧被暴君劈出裂口,真的太恐怖了。

  远方。

  监视型丧尸静静的看着。

  人类在激烈的反抗着,而周围的丧尸大军依旧源源不断的冲锋着,一旦被丧尸盯着,要么将丧尸全部消灭掉,要么被丧尸灭掉。

  别的没有选择。

  清水镇这边的防线同样面临着极大的压力。

  源源不断的丧尸想要冲破防线,就跟蝗虫似的,消灭一波还有一波,手榴弹炸裂着,子弹击穿着。所有人的神色都很凝重。

  有的一边击杀着,一边怒骂着。

  突然间。

  刺耳尖锐的啸声传来。

  “啊······我的耳朵好痛。”

  有清水镇的镇民捂着耳朵,面露痛苦的神色,脑海一片混乱,心脏更是跳动的很快,有种晕厥窒息的感觉。

  反抗军的战士们同样很痛苦。

  “是那丧尸发出来的。”

  刘涛指着远方那蹲在那里的丧尸喊道。

  尖啸型丧尸。

  没有多大本事的丧尸,但是对普通幸存者而,其发出的声音有着致命性的危险。

  “我去。”

  一位反抗军幸存者直接从防线上跳下去,落在下方的丧尸尸体上。

  “周晓.”

  刘涛喊着。

  落地的周晓竟然被丧尸无视,如果他们看过《丧尸图册》就会知道,这是伪装觉醒者,普通丧尸是不会看到他。

  但是对暴君以上的丧尸而,

  如果能力阶段不高,只要对丧尸动了杀意,就会被感应到。

  周晓没有受到尖啸型丧尸的影响。

  显然这就是觉醒者的好处吧。

  周晓快速朝着尖啸型丧尸那边靠近,在靠近一段距离后他,他直接瞄准开枪,对着尖啸型丧尸的脑袋砰砰就是数枪。

  随着尖啸型丧尸的死亡,声音消散。

  一切恢复平静。

  周晓望着不远处的暴君,暴君简直就是无敌的存在,钢铁洪流难以伤它,继续任由着对方破坏下去,等对方到达防线那里,防线肯定是撑不住的。

  “妈的,老子跟你拼了。”

  他快速的朝着暴君那边跑去,穿梭在尸潮中,躲避着狂奔的普通丧尸,子弹对暴君是没用的,必须得靠大杀伤力的武器。

  就比如他腰间的手榴弹。

  此时的周晓像是一名刺客似的,不断的朝着暴君靠近。

  不断挥着肉镰刀的暴君肆无忌惮的想要将面前的铁疙瘩劈开,还没注意到有刺耳缓缓朝着它靠近。

  周晓握着手榴弹,越来越靠近。

  已经做好准备。

  正在挥砍的暴君猛地停下动作,它感受到了一股敌意,快速的转过身,突如其来的转身将周晓一惊,他知道自己的能力,就是丧尸看见不到他的。

  可是不知为何,他发现眼前的丧尸转动的眼眸时刻透露着一种,已经看到自己的感觉。

  暴君的确没有看到周晓,但已经感受到面前有敌意,有某个东西就在眼前。

  周晓吞咽着口水,慢慢的拉开手榴弹,想要将手榴弹扔给对方。

  突然。

  噗嗤!

  他低头看着胸膛,暴君的肉镰刀击穿他的身体,咕噜噜,他的嘴角流淌着大量的鲜血。

  暴君将肉镰刀朝着面前靠近,张开嘴,想要将被肉镰刀击穿的家伙吞掉。

  “周晓······”

  防线上正在击杀丧尸的刘涛看到远方的情况,目眦欲裂,没想到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。

  方展神色惊骇的看着眼前的情景。他知道跟丧尸的战斗是惨烈的。但如今惨烈的情况超出他的想象。

  满地都是丧尸的尸体,但是丧尸的数量就好像没有减少过,远方的镜头依旧有着丧尸朝着这边奔跑而来。

  真的杀不尽,灭不绝吗?

  此时。

  周晓还有意识,成为觉醒者后身体素质得到提升,虽然距离死亡不远,但还能有着神志。

  “妈的,完犊子。”

  周晓已经靠近暴君,看到暴君张开的粘稠大嘴,拉开手榴弹,朝着暴君的嘴巴里扔去。

  他不怕死。

  当末世降临,夺走他所有东西的时候,他唯一的想法就是能杀多少丧尸就杀多少丧尸。

  就算死,也要带着一些丧尸陪葬。

  砰!

  手榴弹在暴君的口腔里爆炸。

  剧烈的冲击直接将周晓振飞。

  落地的周晓大口大口的吐着血,艰难的转移视线,看向暴君,他想知道这丧尸到底如何。

  被手榴弹口炸的暴君,半个脑袋没了,脖子更是裂开,粘稠的血液哗啦啦的流淌着,轰隆一声,倒地不起。

  “呵呵·.”

  周晓松口气,望着天空,看到暴君到底,他彻底的放心了。

  如果连这都杀不死对方,那么就真的太让人感觉到绝望了。

  他想到了在清水镇遇到的小女孩。跟他妹妹一样大的小女孩。

  好好的活着吧。

  “丧尸太多了,请求支援,我这边的防线撑不住了。”

  “涛哥,火力不足啊。”

  反抗军的战士们请求支援,冲锋的丧尸数量实在是太多,火力难以覆盖,刚刚击杀一批,就有另外

  一批丧尸冲来,就连换弹夹的时间都不够。

  “坚持住。”

  刘涛吼着,他知道现在的情况很不妙,他们是打游击的,不是跟丧尸对拼的,这种尸潮进攻,没有绝对的防御体系是根本挡不住的。

  可现在他们根本走不了。

  已经被限制在这里。

  方展吞咽着口水,如果昨天是这种情况,他们清水镇的防线绝对会在一分钟内就被尸潮冲破,根本不可能坚持得住。

  方展望着刘涛,“涛哥,你们还有更远大的目标,你让他们离开吧,就由我们来给你们拖着。”

  “放屁,说什么废话呢,我要是让你们拖着,我们出来救人救的都什么?”

  刘涛怒骂着,他知道方展说得是他们最后撤离的希望。

  但如果是这种希望,他们宁愿不要。

  “嗬嗬”

  “嗬嗬”

  丧尸们的嘶吼声对任何活着的人来说就是一种魔音。

  丧尸们无惧死亡,不知疼痛的冲锋着。

  看到血肉的丧尸们,原始凶性彻底爆发出来,不将血肉啃食到嘴,丧尸们是绝对不会放弃的。

  局势逐渐崩塌。

  现场的坦克跟装甲车已经压制不住尸潮的进攻。

  所能造成的牵制在如何海量的尸潮面前,简直杯水车薪。

  “这或许就是我们最后一战了。”

  刘涛苦笑着,“方展,你让镇民们乘坐渔船走吧,地窖就别躲了,当这里被丧尸占领的时候,躲在那里面就是慢性死亡,乘坐渔船离开,或许还有一线生机。”

  方展望着刘涛,最终点点头,能让一名镇民离开,就说明多一分希望。

  而就在此时。场面出现一些变化。

  “那是什么?”

  又有人惊呼着。

  瞬息间,防线上的人朝着远方望去。..

  黑漆漆一片的人在冲锋着。

  “我们来了。”

  一群穿着漆黑战甲的反抗军,一手持着直刀,一手持着枪械。

  哒哒哒!

  噗嗤!

  一边开枪,一边挥砍着手中的直刀。

  丧尸面对直刀的挥砍瞬间裂开,丧尸的身体就跟豆腐似的,没有任何抵挡的余地。

  “他们是谁?”刘涛震撼的望着。

  好强。

  那群穿着神秘战甲的人真的很强,无视丧尸的扑袭,直接就是一刀一个,甚至面对数头甚至十几头丧尸的围堵,都丝毫不惧,硬生生的杀出一条血路。

  身穿战甲的反抗军感觉枪械简直浪费时间。

  还是挥砍来的更爽。

  直接就将枪械跨在腰间,双手持刀,左砍一刀,右砍一刀,冲进丧尸群中,直接施展旋风斩,甭管转的头晕不晕,反正拦着的丧尸都被拦腰斩断,血肉飘洒的满地都是。

  情景霸道威武。

  很快。

  神秘战甲幸存者杀到防线前。

  “涛哥,是我,霍奋。”

  霍奋打开面罩望着防线上的刘涛。

  “啊?是你们。”

  刘涛瞪着眼,不敢置信的看着,他没想到这群强悍到极致的神秘战甲部队,竟然是走散的霍奋他们。

  这真的超出他的想象。

  霍奋道:“别急,我们有希望,五分钟,就五分钟,我们就会胜利的。”

  刘涛不明白霍奋说的五分钟到底是什么意思。为什么五分钟就会胜利。

  他想问清楚。

  但是霍奋他们已经开始跟丧尸们击杀起来。

  “他们这段时间,到底经历了什么?”

  刘涛想不明白,哪怕想破脑袋,都想不出来。

  真的只有等到五分钟才能知道真相吧。

  他知道霍奋是很稳重的人,绝

  对不会信口开河。

  随着霍奋他们出现,场面局势逐渐有些好转,数十位身穿战甲的他们加入战局,彻彻底底的缓解了防线的压力。

  “快过来帮忙,这力量型丧尸有点猛。”

  有人喊着。

  他们都看过《丧尸图册》对场面上的丧尸熟悉的很,一眼就看到那是什么丧尸。

  “来了。”

  数人朝着力量型丧尸冲去,没别的动作,就是挥着直刀朝着力量型丧尸砍去。

  砰!

  一位穿着战甲人被力量型丧尸锤中,直接倒飞出去,体内翻江倒海,但还是能够稳住的,如果不是战甲的缓冲,就刚刚那一下,就能将他锤死。

  噗嗤!

  噗嗤!

  人多力量大。

  力量型丧尸看似很强,但也架不住人类的合作。

  腿被直刀砍断,手臂被砍断。

  脑袋被砍掉。

  好端端的一头力量型丧尸就这样被人类在合作间击杀。

  看到这一幕的刘涛瞪着眼,眼珠子都快爆出来了,就刚刚那丧尸,如果他们想要击杀,都需要用坦克碾压,谁能想到他们几个人冲上去,一顿操作就将那丧尸给杀掉了。

  说实话。

  真的已经被彻彻底底的震惊到了。

  “好啊,真的太好了。”

  刘涛已经感受到了希望。

  “兄弟们,杀。”

  刘涛吼着,枪械中的子弹哒哒哒的倾泻而出。

  此时。

  霍奋他们的存在已经吸引了大多数丧尸的注意,只是他们身穿着战甲,无视丧尸的撕咬,就算丧尸的牙齿啃掉光了,战甲都不会破开一层皮。

  霍奋看到一位战友从装甲车里爬出来,竟然有一头丧尸出现,一口咬住对方的手臂,他猛地一惊,快速冲上前,一刀砍掉丧尸的脑袋。

  “我要变成丧尸了,快杀掉我。”

  这名战友知道丧尸的感染能力。

  基本没咬中后,很短的时间里就会变成丧尸的。

  “说什么胡话。”

  霍奋摸向战甲腰部的腰带里,直接掏出血清,猛地扎向战友的手臂,随后带着他快速退到防线。

  “自己爬上去,你已经注入血清,不会变成丧尸的。”

  霍奋说着。

  看到丧尸冲来,二话没说,挥着直刀,直接将冲来的丧尸砍翻在地。

  这样的行为彻底让这位战友傻眼。

  分别短短几天。

  怎么就变成这样了。

  感觉他们是鸟枪换大炮,彻底崛起了啊。

  “吼······”

  狂暴的愤怒吼声传来。

  前方又是一头暴君出来,这头暴君明显已经将目光锁定着他们,知道只有弄死他们,尸潮才能彻底冲破这道防线。

  “注意,全体注意,暴君出现,暴君出现。”

  霍奋吼着。

  刘涛也是第一次得知那样的丧尸竟然被称呼为“暴君”。

  这是他们起的名字,还是这种丧尸就真的叫暴君?

  暴君朝着这边冲来。

  霍奋握着手中的直刀,“三分钟,再支撑三分钟,林凡就会来到这里,我们就有救了。”

  “收到。”

  “收到。”

  “冲啊。”

  身穿战甲的他们无惧死亡的朝着暴君冲去。

  他们知道暴君的恐怖。

  但是唯一能阻拦暴君的只有他们,别的人跟暴君对抗,就是死路一条的。

  砰!

  砰!

  碰撞的片刻间。

  数道身影直接倒飞出去。

  不是觉醒者的他们根本无法跟暴君抗衡,就算身穿战甲也是如此,暴君一个横扫,对他们而,就如

  同一座大山压在他们身上似的,撞的他们体内血液翻江倒海。

  忍不住的将鲜血喷在面罩里。

  “冲啊。”

  可就算如此。

  依旧在冲锋着。

  绝对不会退缩。

  他们只知道支撑三分钟,这三分钟是至关重要的,当撑过去,一切都会好的。

  暴君低吼着,仿佛是没想到这群弱小的蝼蚁竟然还敢朝着它冲来,简直就是找死的事情。

  刘涛望着眼前的情况。

  呼吸变得急促起来。

  三分钟?

  他们为何非要撑到三分钟。

  到底是谁要来?

  看着战友们一位又一位的被轰飞,他的内心真的很痛,那种痛恨不得当场下去跟对方拼命,可是他知道,凭借自己的能力,简直就是找死。

  可能碰面就会被杀掉。

  甚至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。

  战场继续着。场面血腥而又激烈。

  身穿战甲战士能站起来的越来越少,但是暴君也没好到哪里去,它的身上插着很多直刀,粘稠的血液不断的往外流淌着。

  就算不敌又能如何。

  他们只想牵制住暴君而已。

  渐渐的。

  “轰隆!”

  “轰隆!”

  天地间传来惊天动地的轰鸣声。

  声音炸裂。

  覆盖整个世间。

  所有人哪怕是丧尸都抬头朝着天空望去。

  明明没有看到任何东西。

  但是那声音就是如此的轰鸣。

  突然间。

  有人惊呼着,震撼的指着远方的天空,

  “那是什么情况?”

  就见远方的天空出现意向,仿佛那片天空被搅动起来似的,同时大地不断震动着。

  砰!

  砰!

  震动的感觉让他们感觉地面在摇晃,竟然有些站不稳。

  咔嚓!

  咔嚓!

  地面有裂纹浮现,那是震动形成的冲击波动。

  “我来了。”

  一道充满希望的声音在天地间响彻。

  一道身影从天而降,砰的一声,坠落到地面,整个地面都在颤栗着,无数裂纹如同蛛网似的,朝着四面八方扩散着。

  就连清水镇搭建的防线都在崩裂着。

  难以支撑这股冲击带来的震感。

  “终于来了。”

  霍奋望着远方的那道身影,猛然的松口气,比想象中的要更快,好像只要三四分钟而已。

  他转身看向刘涛。

  “涛哥,我们的救星来了,黄市阳光庇护所林凡,只要他出现在这里,那么所有的困境都将不是困境。”

  他只想让刘涛明白。

  我们真的已经彻底安全。

  看······

  那就是末世间最大的希望。_dou